【波特萊爾與現代藝術 (3) |馬奈 《彈奏鋼琴的馬奈夫人》】

『終於,我可以使自己沈浸在這昏暗之中了。首先,用鑰匙在鎖孔裏轉兩圈,我覺得這一轉更增加了我的孤獨,加固了把我和這世界分離的圍牆。』

摘自《巴黎的憂鬱》|波特萊爾

▎波特萊爾是約瑟夫-弗朗索瓦·波德萊爾(Joseph-François Baudelaire, 1759-1827)與第二任妻子唯一的兒子。父、母兩人相差三十四歲。

父親原為神職人員,之後轉而從政,任職於參議院;本身受啟蒙運動思潮影響,具有繪畫與詩賦天份,是波特萊爾在藝術領域的第一位啟蒙者。

1827年2月,父親因病離世,為母子留下豐厚財產。這段期間,年幼的波特萊爾與母親居住在巴黎郊區,兩人相互倚賴,成為他童年時期最深刻的記憶。直至1828年11月,母親改嫁~

波特萊爾四十歲時,在一封寫給母親的信件中曾提到:始終記得那段「我的生活永遠只有妳,而妳也完全屬於我」的日子。

▎詩集《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 1857)及散文詩集《巴黎的憂鬱》(Le Spleen de Paris 1869),是波特萊爾短暫生命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他的詩作不僅是對周遭各階層生活的深刻描繪,同時流露內心與世間的疏離,帶著愛與被愛的熱切渴望與斷然的孤獨。

《巴黎的憂鬱》中,他以《瘋子與維納斯》為題,有這麼一段描述:

『 在這萬物的享樂中,我瞥見一個傷心的人。

在一尊巨大的維納斯雕像下,

一個人為的瘋子、自願的小丑⋯

他穿著怪里怪氣的衣服,可笑而扎眼

頭上戴著犄角和鈴鐺,蜷縮著趴在石像座上

抬著滿含淚水的眼睛,望著永恆的女神

他的眼睛在說:

我是人類中最無能、最孤獨的人了,

得不到愛情和友誼,

在這方面,我連最不完善的動物還不如。

可是我卻像所有人一樣,生來就是為了

懂得和感覺美的呀!

女神啊!可憐可憐我的憂傷和狂熱吧!』

▎《彈奏鋼琴的馬奈夫人》是馬奈以妻子蘇珊娜·馬奈 (Suzanne Manet, 1829-1906) 演奏的情境所創作的作品

彈奏鋼琴的馬奈夫人(法:Madame Manet au piano / 英:Madame Manet at the piano)
馬奈(Édouard Manet)油畫
1868, 38.5 cm × 46.5 cm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蘇珊娜來自荷蘭,是一位出色的鋼琴家。大約1850年左右,受到馬奈父親的邀請,成為馬奈兄弟的鋼琴老師。

蘇珊娜柔美溫和的形象,曾出現在馬奈多幅作品中。

閱讀(The Reading)
馬奈(Édouard Manet)油畫
1868, 61 cm × 73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因馬奈的關係,她與波特萊爾也相當熟識。1867年,她曾多天為病危的波特萊爾演奏,陪伴他走完人生旅程。

藉由這幅作品,願雋永琴音,撫慰世間所有孤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