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萊爾與現代藝術 (2) |馬奈 《李子白蘭地》】

每一位古代畫家都曾流露一種現代感,在過往遠昔留下的美麗畫像中,大部分人物都穿著他們那個年代的服飾。

他們流露出完美的和諧,經由服裝、髮式,甚至動作、眼神和笑容(每個時代都有其專屬的姿態、眼神和笑容)形成一個活力十足的整體。

(摘自《現代生活畫家》|波特萊爾)

 

▎波特萊爾強調的「現代感」,具有強烈的時代代表性。它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獨特風情,並體現於日常生活的大小細節。

他習慣在巴黎街頭漫步,記錄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而此時所處的巴黎,無論是政治體制、人文意識、都市樣貌都是急遽變化的年代。

波特萊爾看見的是一個歡樂與痛苦並列的巴黎,感受與這個城市的格格不入。

在《巴黎的憂鬱》中,他這麼寫到:

「人群與孤獨,對於一個活躍而多產的詩人來說,這是兩個詞是一體兩面的。無法以人群填補孤獨,就無法在人群中獨立存在。

詩人享受著這無與倫比的優惠,他可以隨心所欲地使自己成為他本身或其他人。猶如那些尋找軀殼的遊魂,當它願意的時候,它可以附在任何人的軀體上。」

▎馬奈是最能詮釋波特萊爾的現代的畫家,他以畫筆記錄巴黎現代城市的生活與心境。

巴黎的咖啡廳是文人墨客、中產階級,最常流連放鬆的場所,兼具酒吧的功能,有時也結合歌舞表演,代表著社交享樂、時尚生活的城市語言,也是馬奈多次創作的場景。

李子白蘭地 (Plum Brandy)
馬奈 ( Édouard Manet ) 油畫
1878, 73.6 cm × 50.2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李子白蘭地》描繪一名年輕女子,獨自坐在咖啡廳中。她的裝扮俐落而優雅,頭戴蕾絲裝飾的帽子,身穿粉紅色連身裙,完美襯托粉嫩的膚色。

女子的座位是皮製的沙發,她右手托腮,神情顯得疲憊而落寞。大理石桌上的李子酒似乎絲毫未動,手中的香煙也尚未點燃,似乎不自覺的陷入沈思,專注而忘我,時間彷彿也瞬間停止。

馬奈意圖呈現的是時代的縮影,是咖啡廳的一隅,是當時女性的自主與孤獨。

《李子白蘭地》是咖啡廳中女性的單獨特寫。次年,他所創作的《咖啡廳音樂會》,則描繪了喧囂人群中的疏離

咖啡廳音樂會 (The Café-Concert)
馬奈 ( Édouard Manet ) 油畫
1879, 47.3 cm × 39.1 cm
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 ( Walters Art Museu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