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名作 (11)《愛德華・達里・博伊特的女兒》| 薩金特】

《愛德華・達里・博伊特的女兒》,一幅充滿神秘色彩的作品~

▎約翰・辛格・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以肖像畫亨譽國際的知名畫家,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父母皆為美國人。

《自畫像》(Self-portrait)
約翰・辛格・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906, 70 x 53 cm
烏菲茲美術館 (Uffizi)

他的父親原是費城的眼科醫師,母親則爲業餘的藝術家。由於薩金特的姐姐兩歲早逝,父母為了療癒傷痛而遷居歐洲;除了巴黎有居所外,也依季節變化,在德國、義大利、瑞士等地停留。

1874年,薩金特進入知名肖像畫家卡羅勒斯.杜蘭 (Carolus-Duran, 1837-1917) 位於巴黎的工作室學習,四年期間對他影響甚深。

杜蘭敎他以委拉斯蓋茲的Wet-on-Wet 技法作畫,也就是直接在未乾的油畫上施加油彩,這通常必須運用短而快的筆觸,迅速完成畫作。而這技法,後來也被印象派畫家莫內及後印象派畫家梵谷等廣泛使用。

1879年,薩金特為老師杜蘭創作一幅肖像畫,在巴黎沙龍中展出期間,作品獲得公認好評;自此,年僅二十三歲的他,在藝術之都嶄露頭角,瞬間打開知名度。

《卡羅勒斯.杜蘭》(Carolus-Duran)
約翰・辛格・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79, 116 x 96 cm
克拉克藝術中心 (The Clark Art Institute)

▎《愛德華・達里・博伊特的女兒》是一幅非典型的群體肖像作品

愛德華·達利·博伊特 ( Edward Darley Boit, 1842-1915)是薩金特的好友,本身也是一名藝術家。作品描繪他四個女兒,而場景一般推測是位於巴黎的宅邸。

愛德華・達里・博伊特的女兒(The Daughters of Edward Darley Boit)
約翰・辛格・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82, 221.9 x 222.5 cm
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畫作明顯區隔為明、暗兩個空間。前景明亮的光源來自畫面左側;而後方幽暗空間中,鏡面反射的光源,則標誌了空間的深度。

畫中四個姊妹的關係,顯得相當疏離。除了側身的大女兒,另外三位縱然面對觀者,依然很難從她們瞬間凝結的神情中,判讀心情。

《愛德華・達里・博伊特的女兒》無論在色彩與空間的呈現、人物表情及距離,加上兩座巨大冰冷的青花瓷瓶,均強化了作品的神秘氛圍。

當畫作第一次展出時,包括美國小說家亨利・詹姆士(Henry James, 1843-1916) 等當代評論家,便認為作品受到委拉斯蓋茲《宮女》的影響。

宮女(Las Meninas)
委拉斯蓋茲(Diego Velázquez)
1656, 318 x 276 cm
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del Prado)

就畫面的色彩、空間的區隔及鏡面的運用來看,確實略見端倪,其淵源可追溯至1879年,薩金特曾親至西班牙研究委拉斯蓋茲,並臨摹《宮女》這幅作品。

▎1887年,亨利・詹姆士形容這幅畫「表現一群可愛的孩子,開心地陶醉在他們的遊戲世界。」然而,二十世紀末開始,越來越多藝評家有不同詮釋。

縱然當代孩子有一種『不要動』遊戲,但她們的姿態過於冷靜,應非遊戲中的一景。

或許可以這麼解讀,四個女孩分別代表著她們成長的不同階段。隨著年齡增長,與他人距離愈加疏離,甚至是一種對未來感到悲觀的預言。

令人沮喪的是,在日後現實生活中,畫中四個女兒皆未成婚,而其中的兩個姊姊承受精神疾病之苦。

1919年,四姐妹將作品送給波士頓藝術博物館,以紀念她們的父親。之後,兩座青花瓷真品,也由博伊特家族捐出,與畫作一同展示。

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