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抽象主義開拓先鋒 (終 ) 生命的探索】

1921年,康丁斯基以藝術參訪之名,再次告別自幼成長的家鄉,與妻子回到德國。隔年,包浩斯學院(Bauhaus)創辦人-華特·葛羅培斯(Walter Gropius, 1883~1969)親自拜訪,延攬他擔任基礎設計及高階理論的講師(1922–1933)。

這個工作對康丁斯基來說簡直如魚得水,也成為他施展抱負的新起點。

▎於此同時,康丁斯基知名的藝術理論專書《點、線、面》(Point and Line to Plane),也在這段期間彙整出版。

《點、線、面》起草於一次大戰期間,經過不斷的實踐與驗證,1926年正式出版上市。在自序中,康丁斯基提及此書藴藏「十年之功」,界於理論與實踐兩端,不僅適用於繪畫,亦適用於所有藝術。

藝術元素是任何藝術品的基礎,書中康丁斯基以科學的精神與方法,由「點」到「線」、「線」再到「面」,探究藝術元素的本質、特徵、感受與應用。

▎《構成第八號》以直線與曲線、銳角與鈍角、圓與半圓等為主要構成要素。

構成第八號 (Composition VIII)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油畫、畫布
1923,140 cm x 201 cm
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點」是生命的起點,也是表達的原始形象。是最簡鍊的語言卻又蘊藏無限可能;當「點」重覆或延伸時,便在表面向前推進,佔有了空間並確定了意義。

而「線」則是「點」運動的軌跡。一個點在一種或多種方向的「外在驅力」作用下,依力量給予的輕重緩急,「線」發生各種變化。單一方向與輕重一致的力度,可以形塑直線;而多方向搭配不均衡的外力,則可創造出各種不同走向、不同粗細的波浪、圓弧或不規則的扭曲線條。

除此之外,以直線組合而成的不同角度,是通往平面的橋樑,亦有其各自的內涵、聲音與色彩。

「銳角」:內在意念尖銳而極具能動性,聲音尖銳而活躍

「直角」:舉重若輕的沉著與感情的抑制,聲音冷靜而克制

「鈍角」:帶有弱化的無力感,聲音的表現則遲拙而消極

在色彩的表現上,銳角是黃色、直角是紅色,鈍角則是藍色。

《構成第八號》以大塊的白色空間進行各種元素的組合、對比與研究,表現彼此之間張力的協調、構成與組織;而白色本身則具有誕生的意涵。

▎從《藝術中的精神 》到《點、線、面》,康丁斯基一生致力於理論的探索,而他大量的創作能量,也根基於理論的辯證。那麼支撑他不斷前進的力量是什麼?在《點、線、面》提到

『對藝術元素逐一精心的分析研察,既有其科學價值,亦能架起一座橋樑,通達藝術品內在的生命脈動。』

 

『藝術家必須將「面」視為能呼吸的生靈,並自覺有責任呵護維繫其生命,否則無異於謀殺藝術。』

兩段簡短的文字,呼應窮盡一生的追求。他對於藝術奉獻孜孜不倦,源自生命探索的熱情、以雙手碰觸生命脈動的渴望、用心感受並呵護生命的存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