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抽象主義開拓先鋒 (十) 第一幅「純粹抽象」 畫】

『薄暮正在消失,我剛畫完畫,帶著畫箱回到家裡。我陷入沉思中,仍然想著剛才所畫的作品。這時,我突然看見牆上的一幅畫,異常的美,有一種內在的光輝閃爍著。

 

我愣了一會兒,然後走近這幅神秘的作品,我只看見形狀和色彩,因為我無法辨認畫的是什麼,猛然才發現原來是我自己的畫,只是被顛倒放了。

 

次日清晨,我試圖回憶昨天的印象,但是只有部分成功,甚至再把那幅畫倒掛,我還是能夠認出其內容。

於是我才肯定的發現,是物體的形象損害了我的繪畫。』(《回顧 》|  康丁斯基 )

 

▎康丁斯基在他撰寫的自傳式小說《回顧》中,提及他堅定走向純粹抽象繪畫的親身經歷。

康丁斯基與生俱來的天賦,對於色彩的感受極為敏銳。對他來說,每種色彩都是獨具生命的個體,能夠傳達獨有的語彙與樂音,同時蘊藏各種律動與情緒。

綜觀現代藝術的演進,印象派以大自然為師,描繪稍縱即逝的瞬間,色彩的運用仍以寫實為主;而後印象派則更強調內心情感的展現,縱然以大自然景物為題,色彩的運用卻往往背離寫實,儼然將色彩提升為作品的主角,藉以抒發心境為主要目的。

然而康丁斯基想走得更遠。他逐步排除景物的描繪,抽離物象的干擾,純然以色彩與形式的激盪,展現生命,與觀者產生內心共鳴。因此,康丁斯基的抽象作品,是抒情的、也是帶著內在精神的。

▎《無題,構成第七號初稿 》是康丁斯基第一幅「純粹抽象」的水彩畫;意即在作品中,已無任何可辨識的物象。

無題,構成第七號初稿 (Untitled (Study for Composition VII, Première abstraction)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水彩、墨水、鉛筆
1913 ,49.6 cx 64.8 cm
國立現代藝術博物館 龐畢度中心(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Centre Pompidou )

康丁斯基運用色彩的冷暖雙重體系,從點出發,產生交錯的律動與生命。

有蛛網似的線條,曲曲折折、紋理雜陳。 還有紡錘形、變形蟲、跳躍等圖形,看起來活潑又任性。

 

康丁斯基以水彩描繪,將內心湧現的意象,也就是內在意象呈現出來。

他沒有表現任何自然的物象,純粹是內心的抒發,這也就產生了最早的抽象畫。

這個發現,成為他日後開拓繪畫的出發點,開啟了抽象繪畫的序幕。

畫中的意象,已經有了自己跳動的生命,而在循環的運動中,它們自成一類。

在這裡,康丁斯基發揮了他的創作力,讓他到達了另一個繪畫境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