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抽象主義開拓先鋒 (七) 聽見色彩的聲音】

『音樂在今天看來是最抽象的藝術形式,輕易就能完成個人內在的表達。所以,當畫家不滿於單純的再現 (景物寫真的臨摹),轉而渴望表達自我時,就不禁羨慕起音樂來。』

(《藝術中的精神 (Concerning the Spiritual in Art)》|  康丁斯基 )

 

相對於繪畫,音樂是康丁斯基更早接觸的藝術型態。在他逐漸邁向非具象的繪畫旅程中,音樂藝術扮演舉足輕重的啟發角色。

他認為藝術家可藉由不同藝術類型,殊途同歸的傳達內在情感與精神內涵。

然而,音樂卻是各種藝術中最好的老師;沒有具象的框架、也鮮少以維妙維肖的複製為目標,而是以表達音樂家的靈魂及樂曲的生命為己任。

▎音樂的純粹性,能夠直接作用於心靈,心靈也因音樂而迴響。繪畫藝術也應如是。

藝術家源於內在的驅力,結合色彩與抽象幾何的和諧運用,亦能夠直接敲擊觀者內心,產生情感共鳴。當具象的描繪愈抽離,引發的心靈激盪也愈純粹。

因此,康丁斯基的抽象作品,往往帶有強烈的音樂性。不同色彩的感受,對他來說,都是不同音質的呈現。如:高亢明亮的大紅色,有如響亮的小號聲;純綠色是平和中性的小提琴;而象徵脫俗的藍,依淺至深,則猶如長笛、大提琴以及管風琴…

除此之外,色彩本身也具有自發性的動態方向。如:暖色是前進色,會趨近觀者;而冷色則是後退色,具遠離的效果。除了水平式的動態,黃色還能產生離心式的向外擴散,而藍色則相反,呈現向心式的向內收斂。

▎《構成第四號》結合鮮明的色彩對比與清晰流暢的線條,是康丁斯基邁向純抽象創作的先鋒代表之作。

構成第四號 (Composition IV)
康丁斯基 (Vassily Kandinsky) 油畫、畫布
1911,159.5 cm x 250.5 cm
杜塞道夫美術館(Düsseldorf. Kunstsammlung Nordrhein-Westfalen)

這幅作品可算是康丁斯基為1910年的創作《哥薩克人》所做的延伸,賦予作品更完整的精神內涵,象徵著從行動的狂瀾至死亡的平靜。

哥薩克人 (Cossacks)
康丁斯基 (Vassily Kandinsky) 油畫、畫布
1910,94 cm x 130 cm
倫敦 泰德現代藝術館 (London,Tate Modern)

在歷史上,哥薩克人所組成的騎兵團,長期以來是俄羅斯帝國重要的武力依仗。依據康丁斯基的說法,《哥薩克人》描繪的是 1905 年至 1906 年,俄國一場反政府革命期間,哥薩克騎兵進入莫斯科的印象。

▎《構成第四號》以《哥薩克人》為基礎,向右方延伸。

構成第四號 (Composition IV)
康丁斯基 (Vassily Kandinsky) 油畫、畫布
1911,159.5 cm x 250.5 cm
杜塞道夫美術館(Düsseldorf. Kunstsammlung Nordrhein-Westfalen)

畫面中央深藍色的圓頂山,是整幅作品的焦點;而藍色傳達著脫俗的寧靜,也是康丁斯基為這幅作品定調的顔色。

藍山之前,三名哥薩克騎兵駐立。康丁斯基以騎兵手中的長矛,將畫面垂直切分為二,呈現左方為動、右方為靜的兩相對應。

左上方,康丁斯基以純然的線條,勾勒兩名騎馬相對的騎兵,騰空躣起,而手中紫色的彎刀,清晰可見。相對右方靜態的描繪,形成強烈的對比。

右邊上下分別描繪傾倒與站立的人形,是否也意味著人間之死將在天上重生。

而作品中的各種色彩,時而噴張、時而舒緩,這交響式的構成,究竟交融出什麼樣聲響,就留給各位好朋友們,細細咀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