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藝術運動 (九 ) 百花齊放新局面_永恆慕夏(3)】

上次我們聊到慕夏臨危受命,為享譽國際的戲劇名伶-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 1844-1923)創作舞台劇《吉斯夢妲》(Gismonda)海報,自此一舉成名。

1896年,慕夏與莎拉再度合作,以《茶花女, La Dame aux Camélias》又一次驚艷巴黎。

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
阿爾豐斯.慕夏(Alphonse Mucha)
彩色平版印刷 colour lithograph,
1896, 207.3 × 72.2 cm
國會圖書館 (美國)

▎《茶花女》是法國小說家與劇作家小仲馬(Alexandre Dumas fils, 1824-1895)的作品,描述一段巴黎風塵女子與貴族子弟的愛情,在道德輿論和階級歧見的壓力下,女方選擇為愛犧牲,留下一段淒美的故事。

瑪格麗特(Marguerite Gautier)是巴黎知名的交際花;與生俱來的獨特氣質與美麗容顏,成為貴族們競相追逐的對象。由於她幾乎每晚出入劇院或音樂廳包廂,皆隨身帶著一束山茶花,因而人們稱她為「茶花女」

長期罹患肺疾的瑪格麗特,身邊雖不乏愛慕者的追求,但歷經現實的種種磨練,她早已不相信真愛;直至遇見來自貴族家庭的阿芒.杜瓦(Armand Duval),受其真誠所感動,決心遠離巴黎的浮華虛榮,與阿芒至鄉間展開新生活。

然而實際生活遠比想像的困難,經濟的壓力讓瑪格麗特不得不變賣珠寶、華服與馬車等家產償債。 阿芒心疼之餘,決定將母親遺留給他的六萬法郎送給瑪格麗特;與此同時,他與交際花交往的消息,也逐漸傳開至父親耳中。

某日,父親刻意將阿芒支開,單獨去鄉間會見瑪格麗特,懇求她為阿芒的前途著想;同時,阿芒的妹妹也即將成婚,未婚夫方期待迎娶家世清白的女子,盼瑪格麗特能無私成全。

瑪格麗特承諾會離開阿芒後,心碎地遷居,回到巴黎。阿芒誤解她無法割捨過去交際花的奢華生活,傷心憤怒交雜,數度羞辱她的劣性。不久,瑪格麗特的病情急轉直下,在離世前,終未能盼得見到阿芒最後一面。

真相大白後,阿芒懷著無限悔恨與惆悵,為瑪格麗特遷墳安葬,並在墳前擺滿瑪格麗特最喜愛的白色山茶花。

▎慕夏延續舞台劇海報慣用的風格,以真人尺寸創作。

在繁密的星空下,以一襲白衣襯托茶花女高貴的氣質;她閉上雙眼,臉上洋溢著柔和、寧靜的神情,而髮髻則妝點著她最愛的山茶花。

茶花女 局部(La dame aux camélias)
阿爾豐斯.慕夏

慕夏在海報中埋藏不少暗示的喻意。茶花女倚立欄杆,單手捉著披肩摀在胸前,傳達她長期承受肺疾折磨的苦楚;而上方兩側飾塊,描繪著被玫瑰荊棘纏繞穿刺的兩顆心臟,藉以表達雙方在愛情之路所承受的椎心之痛。

除此之外,左下方不知名的手,遞出一株山茶花,或許也暗示著女主角最終的結局,以及男主角在墳前佈滿山茶花的悔恨。

▎《茶花女》是作者小仲馬半自傳式的作品。小仲馬的祖父是拿破崙麾下的一名將軍,而父親則是創作《基度山恩仇記》的法國知名作家,大仲馬(Alexandre Dumas , 1802-1870)

小仲馬在年輕時,曾與巴黎年輕貌美的交際花,瑪麗.杜普萊西斯(Marie Duplessis, 1824-1847)交往一段時間。1845年,他提出分手後與父親前往西班牙。

1847年,瑪麗因肺疾離世,年僅二十三歲。

小仲馬得知瑪麗的死訊非常傷痛,埋首寫作。1848年完成《茶花女》,1852年,更進一步將之改寫為劇本。

1895年,小仲馬離世,葬於蒙馬特公墓,距離瑪麗的葬身之所僅相隔100公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