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藝術運動 (三 ) 百花齊放新局面_光的召喚】

新藝術運動期間,蒂芙尼團隊在鑲嵌玻璃的領域,除了沿襲宗教歷史的傳承之外,更融合大自然的主題,結合光線與玻璃獨有的炫麗色澤,創作出一幅幅光彩奪目的作品。

▎鑲嵌玻璃的歷史相當悠遠,主要與宗教的發展息息相關。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 8:12》
「光」在基督教義中,具有象徵性的意涵,等同是神的類比。在暗黑寧靜的教堂內,藉由玻璃作為光的傳導媒介,是哥德式教堂的重要特徵。
巴黎聖禮拜堂 彩色玻璃窗 (建於十三世紀)
Sainte Chapelle Interior Stained Glass
By Oldmanisold –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8588598
▎鑲嵌玻璃的製作,早期是以「H型」與「U型」的鉛條作為的框架,再將各種彩繪玻璃依事先規畫好的草圖,依序鑲嵌至鉛條中。之後,鉛條與鉛條的接點再以焊接方式連結固定後,針對鉛條再塗漆上色 (多為黑色) 而成。
1_ H型鉛條 (做為銜接兩片玻璃的橋樑)
2_ U型鉛條 (做為外圍邊框使用)
3_ 不同色彩的玻璃片
1886年,一名玻璃藝術從事者桑福德.布雷 (Sanford Bray, 1858-1946) 發明新的專利技術,以金屬箔帶 (一般多偏好銅箔) 取代傳統的鉛條,先在彩色玻璃的周圍以滾邊的方式包覆,再將他們如拼圖般依序拼接後,加以焊接方式固定。
1886, 運用金屬箔帶鑲嵌專利申請書 (局部)
A_代表不同色彩的玻璃片
B_金屬箔帶滾邊 (通常為銅)
E_焊接材料 (通常為錫) / 焊接連結兩片彩色玻璃

 

這項技術的發明,讓拼貼的過程更加自由的適用於各種不規則、甚至更加細碎的彩色玻璃片上。布雷在專利申請書上提到:「我的發明目標是提供一種廉價、簡單、方便、快捷的方法,將彩色玻璃馬賽克連接起來。」

1888年,蒂芙尼取得這項專利的使用權,更加廣泛的運用於鑲嵌玻璃的藝術發展及應用。藉由此技術的改良,作品更加細緻而有層次,幻化出一幅幅美麗如詩的作品。

▎ 1900年巴黎博覽會,蒂芙尼團隊以《四季》(Four Seasons)為主題創作的鑲嵌玻璃窗( leaded glass window),贏得當年博覽會的大獎。奠定了蒂芙尼在新藝術運動的地位,並反映出該新藝術(Art Nouveau)對大自然主題的興趣。

蒂芙尼以馬賽克的方式鑲嵌每扇窗。沒有使用任何油漆來增加裝飾,而是使用不同顏色的玻璃產生微妙顏色變化。

從春天到冬天,每個窗格代表不同的季節,象徵著生與死的過程。我們可以透過「窗中之窗」欣賞永恆的特殊景象。

《春》春暖還寒之際,枯枝融雪仍在,而簇擁的鬱金香已悄然盛開,預示著大地的復甦與生生不息。

四季窗 (春)
路易•康福特•蒂芙尼
1899年-1900年
74.5 x 47.2 cm

《夏》夏日湛藍明亮的天空下,艷麗的罌粟花正綻放滋長

四季窗 (夏)
路易•康福特•蒂芙尼
1899年-1900年
74.5 x 47.2 cm

《秋》金色的玉米象徵大地的豐收,而成熟的果實閃爍著濃郁的色彩

四季窗 (秋)
路易•康福特•蒂芙尼
1899年-1900年
74.5 x 47.2 cm

《冬》松樹枝上的積雪傳達凍結森林的寒冬來臨,大地進入休養生息的時序,期待下一個春天的重生

四季窗 (冬)
路易•康福特•蒂芙尼
1899年-1900年
74.5 x 47.2 c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