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蕩漾的威尼斯畫派 (終 ) 與大地共融的初心】

上週我們藉由提香《詩集》系列作品《黛安娜與阿克泰翁》,引述了一則神話故事,描述獵人阿克泰翁誤闖誓守童貞的女神黛安娜聖地,意外目睹女神胴體。女神在盛怒下將他化為一頭鹿,最後慘遭不識主人的獵犬們撕裂吞噬的悲慘故事。

《阿克泰翁之死》顯然是《黛安娜與阿克泰翁》的續集,交代故事令人遺憾的結局。

阿克泰翁之死 (義:La morte di Atteone/ 英:The Death of Actaeon)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59-1575, 179 cm × 1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1559年6月,在提香寫給西班牙國王,也就是《詩集》系列委託人費力佩二世 (Philip II)的書信中曾提及,他希望完成兩幅進行中的作品,其中一幅被描述為“慘遭獵犬撕裂的阿克泰翁”,推測即為《阿克泰翁之死》。

《阿克泰翁之死》的構圖相當具有巧思,提香以「之」字型的線條引領畫面動線,同時也建構作品景深。

阿克泰翁之死 (義:La morte di Atteone/ 英:The Death of Actaeon)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59-1575, 179 cm × 1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畫中女神位於前景最左側的位置,其比例幾乎占據作品的四分之一,是提香引領我們觀賞的起點。透過她奔跑的方向及肢體的帶動,我們進入畫面右側的陰暗角落。

提香刻意降低兇殘的血腥意象,將故事結局藏於中景暗處,描繪阿克泰翁遭獵犬包圍撲倒的瞬間。同時,藉由阿克泰翁鹿頭人身(變身進行中)的形象,呈現時光流動的感受。

阿克泰翁之死 局部 (義:La morte di Atteone/ 英:The Death of Actaeon)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59-1575, 179 cm × 1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提香畫筆下的黛安娜及阿克泰翁,在比例上顯得相當懸殊,不僅是為了景深的考量,也凸顯女神的強勢及阿克泰翁的孤立無助。

再進一步循線往深處探索,咫尺之外一名騎馬的獵人,應是正在尋找阿克泰翁的同伴之一。

阿克泰翁之死 局部 (義:La morte di Atteone/ 英:The Death of Actaeon)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59-1575, 179 cm × 1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變形記》中有段諷刺的描述,提及他的同伴目睹獵犬撲殺獵物時,抱怨阿克泰翁竟然不在現場,未能親身參與;而無法言語、正承受痛楚的阿克泰翁只能在心中吶喊:「我多麼希望我真的不在現場…」

過去提香承接的委託案多以客戶需求為優先考量,極受客戶喜愛,也因此獲得畫家少有的商業成功。不可諱言的,《詩集》系列的創作亦有相當成分是為了滿足委託人費力佩二世的情慾想像。

然而《阿克泰翁之死》卻顯得相當獨特。

提香降低了情色的慾想與殘殺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追求意境的呈現;風景的描繪並非畫面的陪襯,而是為了烘托作品的氛圍與內涵。畫中厚積的烏雲、湍急的溪水以及昏暗的色彩,與故事緊湊且令人遺憾的情節完美融合。

在蒼鬱陰暗的參天樹林中,黛安娜的追逐、獵犬的啃食、阿克泰翁的無語低鳴,以及遠處同伴傳來的微弱呼喊聲,均淹沒於風聲簌簌、流水瀝瀝之間。原來,追求人物與風景相互融合的意境,才是提香將故事結局埋藏於畫面暗處的深意。

這幅作品無論在構圖或景物融合的呈現,都讓人聯想到早逝的威尼斯畫家喬吉奧尼的作品《暴風雨》

暴風雨 (義:Tempesta / 英:The Tempest)
喬吉奧尼 (Giorgione) 油畫
1504-09, 82 cm × 73 cm
威尼斯 學院美術館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

喬吉奧尼亦師亦友的角色,對於提香早期的繪畫生涯具有深遠影響。一向懂得滿足客戶需求的提香,到了晚年在《阿克泰翁之死》這幅作品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到更多屬於他自己的初心。

《阿克泰翁之死》最終並未送至西班牙宮廷。根據畫中顏料分析,作品繪畫的起始大約是在1560年代,但大部分內容則是於1570年代進行的。普遍認為這幅作品在提香過世時仍留在他的工作室,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學者將這幅作品排除於《詩集》系列之外的原因。

不僅如此,這幅作品是否完成也多有爭議;一方面作品中並沒有提香的落款,另一方面,畫中除了黛安娜手中沒有箭之外,弓上亦沒有弦。

阿克泰翁之死 局部 (義:La morte di Atteone/ 英:The Death of Actaeon)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59-1575, 179 cm × 1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究竟黛安娜的手勢代表著「箭在弦上」或「箭已出弓」? 或許是提香刻意留給觀者的想像空間;又或許是提香自己的猶豫不決。

另外值得一提的,這幅陪伴提香到生命終點的作品,畫家以厚塗的短筆觸,描繪湍急溪水的波紋在微光下瞬間閃爍,這樣的技巧在印象派集大成的三百多年之前,已然清晰可見。

自畫像(Self-portrait)
提香(Tiziano Vecellio)1562, 86 × 65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1576年,提香因感染黑死病而離世,享年八十六歲。這同時也意味著威尼斯畫派到此告一段落。然而,威尼斯畫派的自由與俗世化風格,帶給巴洛克繪畫極大的啟發,也為藝術史開啟另一頁璀璨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