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蕩漾的威尼斯畫派 (十 ) 維納斯,鮮紅風之花】

相信嗎? 掌管著愛與性的美麗女神,也曾在愛情世界裡心碎。藉由提香的《維納斯與阿多尼斯》,我們一起來感受~~

▎故事來自《變形記》第十卷,起始於一段亂倫悲劇

賽普勒斯公主蜜拉(Myrra) 在無法抵抗命運的安排下,愛上自己的父親。她感到極度的痛苦卻無力扭轉。在奶媽的安排下,數次摸黑的性愛關係後,某日父親好奇的點亮燈光,才發現身邊女子竟是自己的女兒。

蜜拉在父親羞愧盛怒的追殺下,趁夜黑逃離了自己的國度。她懷著身孕在荒野中奔逃,歷經九次月盈月缺,再也無法承受子宮的重量而感到精疲力竭時,她對天神說:

「眾神啊,無論誰聆聽了我的禱告,我都不會試圖為自己的罪行辯駁;無論活著或死去,我都羞辱了生命。請將我從生與死之間驅逐吧! 」

眾神回應了蜜拉的請求,將她化為一棵沒藥樹 (Myrra);儘管身體失去了感覺,她仍然哭泣著,溫熱的淚滴不斷從樹上滴落。不久,一名美麗的嬰孩阿多尼斯(Adonis)從樹中誕生,仙子以母親滴落的淚水哺育他成長。

長大後的他更加俊美,維納斯對他極有好感;在一次意外被邱比特的箭劃傷後,女神深深的愛上阿多尼斯。

維納斯遠離了天神的國度奧林匹斯山,為他流連世間。她裝扮為女獵人,陪伴阿多尼斯遊遍山林。兩人一起打獵時,維納斯提醒他別逞強,務必避開兇猛的野獸。

「維納斯這樣警告阿多尼斯然後坐上她的天鵝車,凌空而去。可是男子氣概聽不進細心地告誡。他的獵狗無意間嗅到足跡,憑氣味直搗野豬窩…被野豬的獠牙刺進他的鼠蹊死亡。」

維納斯聽見了男孩的呻吟,在高處看見阿多尼斯躺在血泊之中;她疾駛而下,懊悔不已的同時,承諾阿多尼斯將永遠成為她悲傷的記憶,並將他的血液融合芬芳的花蜜,幻化為鮮紅的花朵。當風輕拂,花瓣即隨風飄落,象徵著易逝的愛情,稱為風之花。

▎提香以這個故事為背景,為神聖羅馬帝國費力佩親王(Philip II, 1527-1598),創作出一幅極具張力的作品,《維納斯與阿多尼斯》

維納斯與阿多尼斯(Venus and Adonis )
提香(Tiziano Vecellio)1554, 186 × 207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1553年至1562年間,提香接受費力佩二世委託,創作「詩集」(poesie)系列作品;委託當時,費力佩二世給予提香充分自主的創作空間,作品內容無須承載宗教、政治或道德意涵。提香遂從古羅馬詩人奧維德 (Ovid, 43 BC – 18 AD)的作品《變形記》(Metamorphoses)中汲取靈感。

穿盔甲的費利佩二世 (西: Retrato Felipe II / 英: Philip II in Armour)
提香(Tiziano Vecellio)油畫
1551, 193cm × 111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Prado)

依據書中描述的古希臘羅馬神話,提香創作七幅宛若詩篇的系列畫作,命名為「詩集」;由於作品極盡滿足費力佩二世的情慾想像,因此「詩集」也可說是「情色詩意的聯想」。被後人譽為提香的顛峰之作。

▎《維納斯與阿多尼斯》為「詩集」系列作品之一;提香以《變形記》的故事為基底,同時併入自己的想像,將場景設定在黎明破曉之際。當阿多尼斯準備自行出發打獵時,維納斯彷彿預知了此次離別將成永別而極力阻擋,依依不捨。

提香運用對角線的構圖,搭配畫中人物斜張的姿態,營造畫面動態的瞬間凝結。

同時,根據當代劇作家與詩人 (Raffaello Borghini) 的文獻,提香可能從一個仿古希臘的浮雕作品,得到畫中維納斯姿態的靈感。

波留克列特斯的床 ( 義: il letto di Polyclito / 英:Bed of Polyclitus )
16th Century copy
羅馬 瑪帖宮 (Palazzo Mattei, Roma)

畫中維納斯雙手緊抱著執意離去的阿多尼斯,眼神訴說著恐懼與懇求;提香藉由女神扭曲的身軀及阿多尼斯傾斜邁步的姿態,生動刻畫他們彼此的堅持。「極力挽留」與「堅定離去」之間的反向拉扯,成為畫面最動人也最具張力的元素。

維納斯與阿多尼斯 局部(Venus and Adonis )
提香(Tiziano Vecellio)1554, 186 × 207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此時熟睡的邱比特,極致諷刺的凸顯了維納斯的無助。

維納斯與阿多尼斯 局部(Venus and Adonis )
提香(Tiziano Vecellio)1554, 186 × 207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而雲層背後透出的曙光中有個女性形象,推測是黎明女神;也可能是乘駕天鵝車的維納斯。將兩個代表不同時間點的維納斯整合在同一畫面,強化故事的線性發展,而不僅侷限於片段,這樣的做法,在當時並不罕見。

維納斯與阿多尼斯 局部(Venus and Adonis )
提香(Tiziano Vecellio)1554, 186 × 207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提香充滿動感的作品,不僅醞釀了未來的巴洛克風格,在文學上也可以觀察到他的影響力。

莎士比亞《維納斯與阿多尼斯》

1593年,莎士比亞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出版第一本同名詩作,作品也提及了類似畫中的拉扯情節,因此史學家推論,莎士比亞的創作不僅延伸了《變形記》的內容,也從提香的作品中獲得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