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蕩漾的威尼斯畫派 (五 ) 逆境中慈愛的守護】

《暴風雨》是威尼斯畫派畫家喬吉奧尼極具代表性的創作,由於這幅作品跳脫文藝復興時期傳統寓意的元素,其象徵意涵,成為數百年來藝術學家渴望解讀卻又在見解上極為分歧的作品。

暴風雨 (義:Tempesta / 英:The Tempest)
喬吉奧尼 (Giorgione) 油畫
1504-09, 82 cm × 73 cm
威尼斯 學院美術館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

 

畫中描繪在廢墟與大樹遮蔽的空間裡,一名手持長棍的男子,他側頭望向左方一位近乎全裸、正在哺育嬰孩的女性。 女子神情略顯不安,甚至帶著敵意;她直視觀者並以手腳圍擋嬰孩身軀,儼然呈現防禦捍衛的姿態。 當我們凝視女子雙眼時,似乎還能聽見來自她的警告:「不要靠近! 」

暴風雨 局部 (義:Tempesta / 英:The Tempest)
喬吉奧尼 (Giorgione) 油畫
1504-1509, 82 cm × 73 cm
威尼斯 學院美術館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

幾世紀以來,針對《暴風雨》畫中寓意引發眾多討論。 最早這幅作品中的人物被稱為「牧羊人」與「吉普賽女郎」、也有論者認為男子應是一名士兵;之後學者更試圖對照聖經、希臘神話、荷馬史詩等文學巨著尋求靈感;於是「亞當與夏娃」、「摩西獲救」、「聖家庭逃往埃及」等故事紛紛被延伸引用。

收藏《暴風雨》的威尼斯學院美術館則引述提及,這幅作品應可連結至一首歌頌文德拉明家族 (Vendramin family,為作品委託人家族) 的詩作,循此線索,畫中男子應是指特洛伊戰爭倖存者埃涅阿斯 (Eneas) 的次子西爾維奧 (Silvio),當時在他父親去世後,母親於逃難途中在森林裡生下了他。

《暴風雨》中人物所延伸的推測各有論述,直至1939年首次對這幅畫進行X光掃描,影像呈現喬吉奧尼最原始的構想並無男子這個角色,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名正在沐浴的女子。這個結果反而讓作品寓意更加撲朔迷離。

《暴風雨》X光下的影像

在構圖上,人物罕見的不佔主導地位。喬吉奧尼將他們分置於前景左右兩端,藉由男、女身後緊鄰的廢墟建築及高聳大樹,營造空間景深,也引導觀者循著暗綠溪水,往深處探索。除此之外,女子右腳掌似乎也同時暗示了觀看的方向。

順著溪水,帶領我們穿越木橋,進入一座可能是帕多瓦(Padua)或威尼斯的城鎮。

暴風雨 局部 (義:Tempesta / 英:The Tempest)
喬吉奧尼 (Giorgione) 油畫
1504-1509, 82 cm × 73 cm
威尼斯 學院美術館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

城鎮辨識的線索,主要來自木橋右端拱門牆上的帕多瓦領主卡瑞拉(Carrara) 家族徽飾(四個紅色輪子),帕多瓦在十五世紀初併入威尼斯版圖,卡瑞拉家族也在三十年後消失。

卡瑞拉 (Carrara) 家族徽飾

再往裡走,一座面對我們,似乎是教堂的正面牆上,隱約可以辨識的獅子形象,推測是威尼斯的守護神,聖馬可飛獅 (Lion of Saint Mark)。

畫面深處,喬吉奧尼運用暈塗法的技巧描繪大自然景致,展現天水與大氣融合的氤氳氣質;青藍陰鬱的天色與溪水相互照映,閃電雷鳴則自厚疊的雲層竄出,帶來瞬間短暫的亮光。除了大自然的聲響,整體氛圍蘊藏詭譎的靜謐,呼應前景女子不安的神情。

再仔細看,一隻鸛鳥立於傾斜的屋頂上,在風雨前夕安然屹立。鸛鳥有慈愛的象徵,彷彿是上帝的信使,為危機四伏的風暴來臨之際,帶來希望;或許這才是處於鼠疫猖獗年代中的喬吉奧尼想傳達的意涵,藉由作品帶給人心撫慰,即使逆境依然有來自上天慈愛守護。

暴風雨 局部 (義:Tempesta / 英:The Tempest)
喬吉奧尼 (Giorgione) 油畫
1504-1509, 82 cm × 73 cm
威尼斯 學院美術館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

這幅作品與佛羅倫斯繪畫最大的差異,在於風景絕非是襯托的背景。《暴風雨》呈現人物與景致相互融合的情境,被稱為西方繪畫史第一幅「情境式風景畫」,在文藝復興時期,為人物風景畫樹立新的里程碑。

訴求理性、平衡與永恆的價值,是文藝復興時期常見的創作風格;而喬吉奧尼作品的展現,則更重視自我內心的感受。《暴風雨》散發的模擬兩可、不確定性主題,甚至帶有神祕莫測的特性,也讓作品充滿詩意。

因此,也有藝術史家認為,《暴風雨》是西洋藝術史上的第一幅現代繪畫。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