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梅爾,細緻的溫柔情懷 (七 ) 心靈的平衡與沉靜】

《拿秤的女人》是維梅爾少數帶有宗教寓意的創作。

偏暗的色彩強化作品靜謐的氛圍。光線層次的鋪陳,是維梅爾引領我們走入畫作核心的途徑。

柔和的光線由左上方窗簾周邊的縫隙穿透進來,逐漸擴散,聚焦於女子寧靜柔美的臉龐及身軀。

拿秤的女人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女子腹部隆起,透露著對於新生命的期待,也完美呼應她充滿慈愛的面容。 她微側著頭、雙眼垂視,順著視線,我們發現她右手正懸著一座天秤;在天秤達到平衡的片刻,女子似乎感到滿意而閉上雙眼,彷彿一切靜止,瞬間凝結而為永恆。

拿秤的女人 局部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平衡」與「沉靜」是這幅作品的關鍵元素與內涵。

女子右手懸空、左手撐著身前的木桌,是一種平衡;而木桌厚實的存在感,提供畫面穩定的重量,則是另一種平衡。

再進一步檢視維梅爾的構圖,「平衡」的概念無處不在。

拿秤的女人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結合光線的層次,左下方的木桌與右上方的畫中畫不僅定義了景深,也扮演平衡的關鍵角色。

沿著桌面邊緣與畫中畫對角線所延伸的交叉點,正好與透視法的消逝點合而為一,不但牢牢穩定了女子手中的天秤,也提供我們視線的焦點。

除此之外,藍色桌巾與女子藍色的外衣,以及左邊牆角黃色窗簾與畫中畫右框迎光面的金黃色線條,也在色彩上形成兩兩相對、彼此呼應的平衡。

由於當時的時代背景,確實會有不肖人士切下錢幣周邊謀利,因此以秤來衡量錢幣重量並不罕見。同時期的風俗畫家彼得.荷克 (Pieter de Hooch,1629-1684) 也曾以此主題作畫

秤金幣的女子 (A Woman weighing Gold Coin)
彼得.荷克 (Pieter de Hooch)油畫
1662-64, 61 cm × 53 cm
柏林畫廊(Gemäldegalerie)

然而維梅爾似乎想告訴我們更多…

牆上的畫中畫佔了整體畫面的四分之一,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拿秤的女人 局部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後人曾試著比對這幅作品,然而至今它是否真實存在、作者是誰,依然是個謎。可以確定的是畫的主題為《最後的審判》。

在學者比對的過程中,發現十六世紀安特衛普畫家,雅各布.德.貝克(Jacob de Backer, 1555-1591)創作的《最後的審判》與維梅爾的畫中畫有相當程度的連結,可為我們提供接近的輪廓。

(左)拿秤的女人 局部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右)最後的審判 (The Last Judgement)
(Jacob de Backer) 油畫
1663-64, 140 x 105 cm
安特衛普 聖母主教座堂 (Cathedral of Our Lady, Antwerp)

《最後的審判》的主題內容取材自聖經,描繪末日到來時,耶穌將審判世間善惡,善者可獲得拯救進入天堂,而惡者則墜入地獄。

畫面大致可切割為三個平行區域,由上而下分別為天堂、凡間及地獄。耶穌位於天堂中心位置,正張開雙臂進行審判;夾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凡塵世間,左方代表審判後受到拯救、得以升天的靈魂,而右邊則是被詛咒的靈魂將淪落地獄。

審判與衡量本就密不可分,因此《最後的審判》與女子手中的天秤有著一致性的高度連結。 問題是維梅爾想要引申的寓意是甚麼? 而天秤兩端權衡的又是甚麼?

拿秤的女人 局部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是珠寶、錢幣的真偽? 或是無形的道德,善與惡的重量?

由於兩端秤盤閃爍著光點,過去不少人誤以為秤盤上裝載著金幣或珍珠;然而近代學者經由顯微鏡觀察後,證實兩端秤盤均是空的。

再一次維梅爾留給我們模棱兩可的空白。

拿秤的女人 局部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2-63, 39.7 cm x 35.5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另一條線索是女子前方牆上的鏡子。在藝術上,鏡子帶有虛幻或是觀照內心世界的意涵。維梅爾是否想藉此表達,金銀珠寶等物質享受,無論真偽,均為虛幻?

而我更相信的是,女子的沉思代表著內心的自省,如同自我審判。她時時衡量檢視的是自己的心是否走在善的道路上,進而達到心靈的平衡與沉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