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光影中的靈魂 (九 ) 生命之光】

林布蘭被譽為荷蘭最偉大的畫家,其高人之處在於他企圖以畫筆揭露的,是深邃心靈的空間,而非具體形象或故事情節的感懷;與其說他畫人、畫物、畫信仰、畫歷史、畫風景,不如說他畫的是生命的反思,一種空谷跫音的醒悟。

1644年,林布蘭自聖經取材,以極致內斂的風格,創作一幅發人深省的作品《耶穌與蕩婦》。

『文士和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叫他站在當中,就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

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他怎麼樣呢?

他們說這話,乃試探耶穌,要得著告他的把柄。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

文士是研究猶太律法的學者,他們負責抄寫經文,並在聖殿和會堂中教導並講解;而法利賽人則是猶太教四大派別中最嚴謹的派系。他們自視對於律法的釋義,最具權威並嚴格遵守。

他們將行淫婦人帶至耶穌面前,蓄意讓耶穌陷入兩難境地。

因為當時統治者羅馬帝國的法律,猶太人並無治人於死罪的權柄。此時若耶穌選擇依循摩西律法,不僅違背羅馬的法律,同時也與他一貫宣揚的「神愛世人」背道而馳。

 面對關鍵時刻,耶穌以指頭畫字。

在《出埃及記》中,曾提及耶和華交給摩西的兩塊法板,就是以指頭寫下的。因而推測耶穌的此時的舉動,很可能是為了提醒熟讀經文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深思上帝話語中的真義;同時也藉由短暫的靜默,冷卻眾人被煽動的情緒,並為自己爭取應對的時間。

『他們還是不住的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 於是又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

他可能寫這些控告者所引用的摩西十誡:「耶和華是你的神,當孝敬父母、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不可殺人、姦淫、偷盜、作假見證、貪婪等」。

『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穌一人,還有那婦人仍然站在當中。

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

他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 8: 3-12)

這段看似平鋪直敘的故事,蘊含許多值得探討的哲理;涵蓋真善與偽善、罪人與聖徒、懺悔與救贖、沉淪與永生等發人省思的課題。

耶穌與蕩婦 (Christ and the Woman Taken in Adultery)
林布蘭 (Rembrandt)木板畫
1644, 83.8 cm × 65.4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在高聳入雲的聖殿中,人物顯得如此渺小;而自詡最虔誠的文士與法利賽人,卻意圖不軌的將女子帶到耶穌面前,要求回應;此時位於士兵背後的男子,將手指放在嘴唇上,凝結了這個等待抉擇的關鍵時刻。

耶穌與蕩婦 局部 (Christ and the Woman Taken in Adultery)

遭控訴的女子跪地哭泣,林布蘭賦予她一身純淨的白,象徵真誠懺悔後的心依然純淨;而聚焦投射在女子身上的光,則貼切的呼應了聖經中的描述: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這道淨化與救贖的光,是對生命內省的指引。

不同於卡拉瓦喬藉由光凝結故事情節的高潮;林布蘭運用明暗,企圖刻畫的是兩極的強烈對比。

耶穌與蕩婦 局部 (Christ and the Woman Taken in Adultery)

暗處金碧輝煌的殿堂中,群眾的朝拜依然行禮如儀;對比下方亮處,耶穌與信徒的衣著樸實,處於充滿挑戰與救贖的情境,呈現明處與暗處是兩個極端的世界;也暗示新的思潮正在醞釀,而華麗的事物對於信仰的虔誠毫無意義。

耶穌與蕩婦 局部 (Christ and the Woman Taken in Adultery)

林布蘭對於信仰詮釋的如此深刻而動人,在於他著重精神與心理的意涵,並賦予沉思的空間。他所強調的不再是人物的表情、肢體的語言或劇情的張力,而是故事本身的內涵,藉由明暗層次的描繪,留給我們諾大的空間,細細咀嚼並捫心自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