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萊爾與現代藝術 (1) |馬奈 《喝苦艾酒的人》】

「美」包羅在萬事萬物之中,不限於文學、藝術、音樂的知性砥礪與追求,也在伴侶、情愛和性的關係之中,甚至存在於墮落的體驗過程~波特萊爾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1821-1867)

▎波特萊爾是十九世紀法國最具影響力的詩人、文學翻譯者、藝術評論家,同時也是巴黎街頭的「漫遊者」(Flâneur)

波特萊爾 1855
攝影師納達爾(Nadar)

他描述的「漫遊者」,不全然是無所事事的街頭遊蕩者,而是更具焦於他們敏鋭的觀察力;用眼睛、耳朵洞悉周遭場景,細看人們日常生活、聆聽他們對話、研究他們的穿著與裝扮⋯

波特萊爾追求的「美」,無關道德真理,他認為即使墮落頹廢,其中也蘊藏詩意。

藉由「漫遊者」的體驗,結合強烈情感及細緻的審美品味,以詩意文字創作現代城市生活的獨特性,他的作品《惡之華》和《巴黎的憂鬱》充分體現纖細的、墮落的感官之美。

▎波特萊爾「漫遊者」的影響力,成為「現代藝術」的催化劑

被譽爲印象派之父的愛德華.馬奈 (Édouard Manet 1832 -1883) ,是十九世紀最早描繪現代生活的畫家之一。1855年左右,他與年長十一歲的波特萊爾往來密切,兩人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直至波特萊爾離世

馬奈, 拍攝於1870年之前, 時年38歲
攝影師納達爾(Nadar)

面對僵化的學院藝術體制,馬奈常自問,在巨變的時代潮流下,現代人怎麼不畫現代事物?為此波特萊爾也曾鼓勵他,走自己的路,不要屈服於批評。

▎《喝苦艾酒的人》是馬奈第一幅提交給巴黎沙龍的作品,畫中描繪的意境與波特萊爾收藏於《惡之華》的詩作《酒醉的拾荒者》有高度關聯,詩與畫彼此交互詮釋呼應。

 

作品以棕、黑色為主要色調,描繪一名經常出現於羅浮宮周邊的拾荒者,在深夜柔和的燈光下,頭戴禮帽、身披斗篷,以半坐半站的姿態,側臉望向遠方。右邊放著一杯未盡的苦艾酒,而腳邊還有一個空酒瓶。

《喝苦艾酒的人》以粗疏的筆觸出發,畫出前印象派驚鴻一瞥的畫面。馬奈顛覆性的賦予拾荒者如貴族般的王者形象,呼應波特萊爾詩中,那位曾心有鴻圖的拾荒老人。

這幅作品最終未獲得巴黎沙龍評委的青睞,除了德拉克洛瓦外,其餘均投以反對票。部分原因來自對於苦艾酒「自我麻醉」與「道德墮落」的既定觀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