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抽象主義開拓先鋒 (十二 ) 《無題》】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約三年之後,1921年底,康丁斯基取得前往德國參訪的機會。他帶著妻子離開政局動盪的俄羅斯。

或許早已預期社會主義對於藝術自由的限制將越來越嚴重;這次離開,他選擇不再回國,自此永久失去俄羅斯國籍。

他的妻子妮娜曾在書中提及,『1922年,蘇聯以抽象藝術對於社會主義理想有害無益為由,正式禁止任何形式的抽象藝術。幸運的是,我們已經離開了…』

▎《無題》是康丁斯基在莫斯科最後一年的創作。作品中已經沒有任何形象參考,也沒有具體事物或從其延伸的暗示與隱喻。

康丁斯基意圖以純然的色彩、線條與幾何組合,展現各種元素自身的情感、聲響、律動與生命力。

無題 (Untitled)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水彩、墨水、鉛筆
1921,30.4 cm x 24.4 cm 私人收藏

▎就色彩而言,康丁斯基在《藝術中的精神》書中,對於其傳達的感受、音質的呈現及運動方向皆有扼要的闡述。例如 : 黃色偏暖、藍色偏冷。黃色是前進的、擴張的顏色,會趨近觀者;藍色則是後退的顏色,會遠離觀者。

當我們近觀作品中黃、藍色塊,會發現黃色產生向外擴散的離心運動,而藍色塊則呈現內縮或定錨,帶著鎮定和附著的感覺。

藍色色調越深,越是帶著憧憬,讓人感受對於純淨與超脫的渴求,如同畫面右方的藍色色塊。而左上角的藍,相對暗沉而不飽和,則顯得有些憂鬱。

畫中黃色帶狀色塊或線條,則帶著一種不安定、有一點飄揚、一點狂躁的感受。

▎黑色的線條是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如同色彩,與音樂有很強的連結性。

藉由線條本身的型態、位置,帶領我們感受不同的音質、音域與重量;而線條的粗細變化,則帶有方向性,例如 : 右方藍色色塊上的網狀線條,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它正向左上方推進;而下方三條波浪狀的曲線,則正往右上方蔓延。

線條的方向性亦可解讀為時間性。過去人們總認為「繪畫是空間的藝術;音樂則是時間的藝術。」

然而,繼立體畫派以物象分解再重組的方式,在二維平面上展現時間緯度之後,康丁斯基則運用抽象的元素,更自由的描繪時間推進的意象。

藉由這幅作品,我們甚至可以假設,康丁斯基描繪的是心中正在演奏的交響樂章。邀請此時正在閱讀的您,以聆聽音樂會的角度,打開耳朵,重新凝視這幅作品,感受康丁斯基以畫作譜奏的音樂饗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