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抽象主義開拓先鋒 (四 ) 定居莫爾諾小鎮】

1908年,康丁斯基與孟特於歐洲及北非旅行多年後,兩人回到德國,在一處景緻如畫的巴伐利亞小鎮,莫爾諾(Murnau)定居下來。

莫爾諾位於阿爾卑斯山山腳下,距離慕尼黑約七十公里之遙,其連綿起伏的壯濶山景、傳統巴伐利亞的紅瓦尖頂建築,皆為康丁斯基提供豐富的創作靈感與素材。

一直以來,康丁斯基透過不斷的實驗創作,探求新的可能性。他嘗試結合各種現代畫派的特色,融合呈現自我獨特的樣貌。

來到莫爾諾小鎮之初,他的作品多以大自然為主,跳脫寫實顔色的描繪,色彩強烈而純粹,明顯受到梵谷及野獸派的影響;藉由主觀的色彩傳達內心情感,是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的重要特徵。

除此之外,康丁斯基將繁複而不規則的自然景觀,簡化為單純的幾何圖形,如此直接而簡潔的呈現,則可追溯自高更的啟發,也成為未來抽象畫作的開端。

▎《莫爾諾街道上的女人》是一幅結合野獸派,同時展現強烈主觀情感,帶著表現主義特質的作品。色彩揮灑相當大膽而率直,運用對比鮮明、筆觸強勁的色塊及長短不一的線條,勾勒小鎮的街道、房舍、人物與山景。

莫爾諾街道上的女人 (Murnau Street With Women)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油畫、畫布
1908,70 cm x 95 cm 私人收藏

康丁斯基畫筆下的《莫爾諾街道上的女人》,對於人物的描繪雖未刻劃細節,但相較野獸派的作品,卻更具個人主觀情感。

法國野獸派畫家安德烈.德朗 (André Derain, 1880-1954) 的作品《曬船帆》,為我們提供很好的對照;作品中粗具形象的往來人群,沒有五官、與觀者亦無互動、其存在為景致的一部分、不涉情感,呈現相對客觀的描繪。

曬船帆 (Drying the Sails)
安德烈.德朗 (André Derain)
1905, 82 x 101 cm
普希金博物館 (Pushkin Museum)

▎《阿拉伯人之墓》不僅保留野獸派的濃郁色彩,更融入新藝術運動的裝飾風格。

康丁斯基以橫向與縱向的深色輪廓線條,將畫面切割為大小不一、交互堆疊的矩形幾何結構;而人物的安排,則依前景、中景與遠景左右配置,做為平衡畫面視覺的關鍵角色。

阿拉伯人之墓」(Arabs Cemetery)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油畫、畫布
1909,71.5 cm x 98 cm
漢堡美術館 (Förderstiftung Hamburger Kunsthalle)

相較於《莫爾諾街道上的女人》中,康丁斯基以長、短線條清晰呈現的直率筆觸,《阿拉伯人之墓》則顯得更加柔和。

無論是畫面的結構或色彩的層次,均帶有新藝術運動時期,彩繪玻璃的色澤與拼貼感。而遠景樹木所運用的流動性曲線,其強烈的象徵性與裝飾性,後來也成爲康丁斯基藝術演變過程中的特色之一。

不斷在形體與色彩力求突破的康丁斯基,接下來又會帶給我們甚麼樣的驚喜? 我們下次再聊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