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飾藝術 (五) 時代的推進與匯流_獨立自主新女性】

之前的數篇文章中,我們聊過不少促成「裝飾藝術 (Art Deco)」發展的關鍵因素,包含立體派與埃及古文明的啟發、科技工業的快速發展,以及伴隨而來的商貿繁榮與都市化的時代背景;除此之外,女性意識的覺醒,也是不容忽視的時代契機。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女性大量投入勞動市場,創造收入與成就感;即使在戰後,她們依然維持職業婦女的身分,以追求經濟自主或家庭生活品質的提升。1920年8月,隨著政府法案的修訂,女性開始擁有選舉權,此舉等同實質回應男、女平等的理念,也讓女性更加落實獨立自主的生活態度。

在此背景下,女性逐漸成為市場的消費主流;追求時尚、參與社交圈、出入娛樂場所,成為新女性的新生活。同時,汽車產業的大規模量產,以致售價更加親民,也成為推動女性獨立自主的關鍵因素。

「飛來波女郎 (Flappers)」即為1920年代,前衛女性的經典形象: 俐落短髮、及膝短裙、濃妝裝扮、屏棄傳統道德枷鎖。溫柔婉約不再是她們崇尚的樣貌,高度自由才是她們想要追求的生活。

▎以肖像畫聞名的「裝飾藝術 (Art Deco)」畫家–塔瑪拉·藍碧嘉(Tamara de Lempicka, 1898-1980 ) ,即以畫筆展現了新時代的新女性。

藍碧嘉生於華沙,父親是俄羅斯猶太律師,母親是波蘭的社交名媛。

1911年,父母將她送到瑞士洛桑的一所寄宿學校,但由於她不喜歡那個環境,不久便裝病離開。後來,祖母帶著她前往義大利旅遊,意外開啟對藝術的興趣。

藍碧嘉自小便立志要和媽媽一樣,成為奢華生活中的社交名媛。十七歲時(1916),她在聖彼得堡嫁給一位波蘭律師,隔年發生俄國大革命,夫妻倆輾轉逃往巴黎,進一步展開她的藝術家生活…

之前的數篇文章中,我們聊過不少促成「裝飾藝術 (Art Deco)」發展的關鍵因素,包含立體派與埃及古文明的啟發、科技工業的快速發展,以及伴隨而來的商貿繁榮與都市化的時代背景;除此之外,女性意識的覺醒,也是不容忽視的時代契機。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女性大量投入勞動市場,創造收入與成就感;即使在戰後,她們依然維持職業婦女的身分,以追求經濟自主或家庭生活品質的提升。1920年8月,隨著政府法案的修訂,女性開始擁有選舉權,此舉等同實質回應男、女平等的理念,也讓女性更加落實獨立自主的生活態度。

在此背景下,女性逐漸成為市場的消費主流;追求時尚、參與社交圈、出入娛樂場所,成為新女性的新生活。同時,汽車產業的大規模量產,以致售價更加親民,也成為推動女性獨立自主的關鍵因素。

「飛來波女郎 (Flappers)」即為1920年代,前衛女性的經典形象: 俐落短髮、及膝短裙、濃妝裝扮、屏棄傳統道德枷鎖。溫柔婉約不再是她們崇尚的樣貌,高度自由才是她們想要追求的生活。

▎以肖像畫聞名的「裝飾藝術 (Art Deco)」畫家–塔瑪拉·藍碧嘉(Tamara de Lempicka, 1898-1980 ) ,即以畫筆展現了新時代的新女性。

塔瑪拉·藍碧嘉(Tamara de Lempicka, 1898-1980 )

藍碧嘉生於華沙,父親是俄羅斯猶太律師,母親是波蘭的社交名媛。

1911年,父母將她送到瑞士洛桑的一所寄宿學校,但由於她不喜歡那個環境,不久便裝病離開。後來,祖母帶著她前往義大利旅遊,意外開啟對藝術的興趣。

藍碧嘉自小便立志要和媽媽一樣,成為奢華生活中的社交名媛。十七歲時(1916),她在聖彼得堡嫁給一位波蘭律師,隔年發生俄國大革命,夫妻倆輾轉逃往巴黎,進一步展開她的藝術家生活…

1925年,在巴黎舉辦的國際現代裝飾暨工業藝術博覽會中,藍碧嘉作品被美國Harper‘s Bazaar 時尚雜誌以專題報導,因而開始受到世人矚目。

1927 年,藍碧嘉以女兒肖像《在陽台上的基澤特》,獲得法國波爾多國際美術博覽會一等獎的榮譽。

陽台上的基澤特 (Kizette on the Balcony)
1927, 塔瑪拉·藍碧嘉(Tamara Lempicka)

1928年,藍碧嘉遇見奧匈帝國貴族,同時也是知名收藏家勞爾·庫夫納 (Raoul Kuffner de Diószegh)男爵。男爵開始收藏她的作品,並邀請她為情婦作畫;之後,藍碧嘉取代對方成為男爵的情人,並與前夫離異。1934年,在男爵夫人去世後,藍碧嘉與男爵結婚,從此活躍於巴黎為主的歐洲達官貴人間。

▎藍碧嘉作品的風格融合晚期精緻立體主義和新古典主義,尤其受到安格爾的啟發;她偏好以一種幾乎沒有喘息空間的近距離來描繪畫中人物,並大量運用陰影的描繪,將人物塑造如雕像般的立體,同時散發力量與性感,展現辨識度極高的個人風格。
除此之外,藍碧嘉在色彩的運用上相當濃郁而熱情,往往與畫中人物呈現的高傲冷漠與不可一世的神情,形成強烈對比。藉由下方圖片,我們一起來感受以「裝飾藝術 (Art Deco)」風格打造的新女性…
開著綠色布加迪的藍碧嘉
Autoportrait (Tamara in a Green Bugatti)
self portrait by Tamara de Lempicka
Cover of the German fashion magazine Die Dame, 1929
戴著手套的女生 (Girl with Glove)
塔瑪拉·藍碧嘉(Tamara Lempicka)
1929, 45.5 x 61.5cm
巴黎現代藝術博物 ( 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