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蕩漾的威尼斯畫派 (六 ) 想望的世外桃源】

1510年,喬吉奧尼的女友感染黑死病後,他也因為堅持陪伴照顧,染疫死去,埋葬在威尼斯東北方的瀉湖小島,也就是當時為抑制黑死病蔓延的防疫隔離站,新拉札雷特島 (Lazzareto Nuovo)。

自畫像 (Self Portrait)
喬吉奧尼(Giorgione) 油畫
1500, 52 cm × 43 cm
布倫瑞克 安東烏爾里希公爵美術館 (Herzog Anton Ulrich-Museum)

在喬吉奧尼三十三年短暫生命裡,留下的創作極少,卻對藝術發展進程有深遠的影響。他的作品融合個人感受、情緒與想像,擅長將主題以曖昧、甚至具衝突性的方式呈現,創造捉模不定的浪漫詩意;加上色彩運用流暢,畫面完全脫離宗教主導的僵固性,也可以說在他畫筆的詮釋下,藝術的世俗性戰勝宗教的權威力量。

因此,藝術史學家黎歐內洛·文杜里(Lionello Venturi, 1885-1961) ,在他的著作《現代藝術四步曲》(Four Steps Towards Modern Art) 中,清楚定義喬吉奧尼是邁向現代藝術的首位重要推手,之後分別是卡拉瓦喬、馬奈及塞尚。

喬吉奧尼的死訊被記錄在曼圖亞侯爵夫人伊莎貝拉.埃斯特(Isabella d’Este)的書信中。1510年10月,伊莎貝拉.埃斯特寫信給她在威尼斯的經紀人,要求購買喬吉奧內的一幅作品;在經紀人的回信中,紀錄了喬吉奧尼離世的消息。

伊莎貝拉.埃斯特 (Isabella d’Este in Black)
提香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34 –1536, 102 cm × 64 cm
維也納 藝術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之後,與喬吉奧尼為同門師兄弟的畫家提香 (Tiziano Vecellio, 1488-1576),成為延續威尼斯畫派的重要人物。

提香出生於義大利北部阿爾卑斯山地區的皮耶韋迪卡多雷 (Pieve di Cadore),位於威尼斯北方一百多公里處。家族為當地望族,祖父擔任公證人,父親是一個城堡的總管,也協助管理主人的礦產事業。

自畫像 (Self-Portrait)
提香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60, 100.1 cm × 77 cm
柏林國家博物館(Staatliche Museen, Berlin)

約十歲時,提香和哥哥一同到威尼斯學習繪畫和鑲嵌(馬賽克)藝術。之後提香進而輾轉進入喬瓦尼.貝利尼畫室學習,成為喬吉奧尼的同窗好友。

提香深受喬吉奧尼的畫風吸引,對他的崇敬更超越老師貝利尼。漸漸地,老師感到兩人已無法管束,因而將之逐出師門。隨後喬吉奧尼成立畫室,提香則擔任助手,也因此後人對於兩人作品的歸屬,常常無法準確區分。

現今蒐藏於羅浮宮的《田園音樂會》, 於1671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收購時,當時標註的作者為喬吉奧尼;之後作者反覆更迭,至今雖未成定論,但近代學者根據畫中裸女的體型,傾向應是提香年輕時期的創作。

田園音樂會 (義:Concerto Campetre / 英:The Pastoral Concert)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09, 105 cm X 137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畫面前景描繪在綠草蔓生的丘陵高地上,兩名男子並肩而坐;左邊身著紅色寬袖外衣、雙色長襪,儼然是貴族裝扮的男子正演奏著手中樂器;右邊與之對望,專注聆聽的男子,打著赤腳,穿著顯然相對樸素,很可能是務農子弟。

田園音樂會 局部 (義:Concerto Campetre / 英:The Pastoral Concert)
提香 ( Tiziano Vecellio) 油畫
1509, 105 cm X 137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畫中兩人相互凝視,忘我的沉浸於樂音相伴的田園景致中,完全無視另外兩位豐腴優雅的裸體女性。藉由人物的互動,提香彷彿營造了兩個平行時空,虛幻想像與真實情境相互呼應,呈現恬適縱情的理想國度,有如古羅馬詩人維吉爾在《牧歌》中打造的世外桃源「阿卡迪亞」(Arcadia)。

書中描繪「阿卡迪亞」為牧羊人的幸福國度,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充滿愛心,他們的存在以音樂和歌曲為中心,成為後人心中的理想之地。

1504年,拿波里詩人與人文主義學者雅可波·桑納札若 (Jacopo Sannazaro, 1458-1530)於詩集《世外桃源》(Arcadia) 中,進一步詮釋了「阿卡迪亞」。出版後成為暢銷書籍,僅在義大利半島就再版六十六次。如此熱烈的迴響,或許也反映了瘟疫猖獗的時代背景下,人們對於恬適生活的渴望。

《田園音樂會》中,提香以暈塗法的技巧讓人物與地形風景自然的融合在氣氳縹緲的環境裡。此外,他刻意選擇粗紗的帆布,巧妙配合昏黃的天光,呈現一種時光荏苒的當下感。

草地上的午餐 (法:Le déjeuner sur l’herbe / 英:The Luncheon on the Grass)
馬奈 (Édouard Manet)油畫
1862-1863, 208 cm × 266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 ( Musée d’Orsay, Paris)

這幅作品被譽為西洋藝術史最有名的早期田園風景畫之一,啟發不少後代畫家,其中最有名的當屬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草地上的午餐》於落選者沙龍中展出時,引發一面倒的輿論負評與道德批判,卻也成為日後開啟現代繪畫大門的關鍵之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