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梅爾,細緻的溫柔情懷 (五 ) 堅毅踏實的存在】

維梅爾以日常生活為主題的畫作,描繪的對象幾乎都是富足的中產階級;《倒牛奶的女僕》是唯一一幅以底層人物為特寫的創作,卻成為他最知名的作品。

數百年來,荷蘭人認為《倒牛奶的女僕》展現堅毅且踏實的存在感,最能代表荷蘭國民精神,成為引以為傲的象徵。

不同於一般年輕女子的纖細的體態,維梅爾賦予女僕扎實存在的量感,如同永恆的雕像,展現勞動者的尊嚴;這幅作品蘊藏著文藝復興時期不朽的精神,在風俗畫中是非常罕見的。

倒牛奶的女僕 (Th e Milkmaid)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0, 45.5 cm x 41 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維梅爾藉著光線明暗的引導,帶領我們入畫。視線以左下方,也就是畫面的最暗處為起點,逐漸朝右上方的亮處推展;從前景的麵包籃到青瓷陶罐,再到牛奶傾流入甕,然後是女僕強壯的雙臂、厚實的身軀,最後將視線停留在她堅毅專注的臉龐。

線性透視/ 倒牛奶的女僕 (Th e Milkmaid)

窗櫺的角度告訴我們透視法的消失點落在女僕右手的手腕上方;而消失點所延伸的水平線,正是畫家想要創造的視覺平面;代表著維梅爾期望我們以仰視的角度觀看女僕。這是一個表達尊重的角度,讓觀者感受莊嚴的氛圍;而這樣氛圍,正是整幅作品的核心價值。

《倒牛奶的女僕》的構圖非常精細。

我們以女僕帽子的中線頂端為軸,分別向下往左、右兩端延伸,穿過透視法的消失點、沿著桌面物件及女僕身形的邊緣,左至麵包籃,右至腳爐,可以架構出一個幾乎是等邊的三角形。

三角構圖/ 倒牛奶的女僕 (Th e Milkmaid)

三角形完整框羅了女僕的工作範圍;而她臂膀的暗影與腳爐的深度強化了空間的立體感(虛線)。同時,結合腳爐及其相對應的窗戶與牆上的竹簍、銅壺,不僅定義了空間的界線,也在傾斜的三角構圖中,扮演平衡穩定的關鍵角色。

這些掛在牆上的器具,不僅陪伴女僕的勞動生涯,也是她勤勞工作的最佳見證;而簡樸至極的牆面,遺留著大小不一的釘痕孔洞,則象徵著歲月的流逝。

倒牛奶的女僕 局部 (Th e Milkmaid)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0, 45.5 cm x 41 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針對色彩的展現,紅與綠、黃與藍強烈互補色的運用,是維梅爾的特色之一。

循著維梅爾安排的觀看路徑,在前景厚塗色塊上,包含青瓷陶罐、女僕手持的牛奶瓶口、湯甕及麵包籃邊緣、酥脆的麵包塊上,均點綴了閃亮的光點,展現其深刻而立體的存在感,如同寶石般熠熠生輝。

倒牛奶的女僕 局部 (Th e Milkmaid)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0, 45.5 cm x 41 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很多人認為,《倒牛奶的女僕》這幅作品的高度,堪比達文西的《蒙娜麗莎》。不同於《蒙娜麗莎》的神祕氣質,《倒牛奶的女僕》顯得更踏實。

倒牛奶的女僕 局部 (Th e Milkmaid)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0, 45.5 cm x 41 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女僕身上衣服的質料粗糙耐磨,接縫處的針線痕跡明顯;即使如此,衣袖上的破洞以及四處可見的污漬依然清晰。在明暗對比下,女僕臉上的歲月刻痕更甚於蒼白牆面的時光荏苒。

當我們凝視女僕臉部特寫時,竟然有種錯覺,彷彿在她堅毅神情的背後,隱忍著深沉的悲傷。

這是維梅爾的原意嗎? 又或許只是筆者的一廂情願!

畫中有個小細節還沒提到。牆角的腳爐在不少荷蘭的風俗畫中都可以看得到。一般腳爐裡會有個鐵盤,裝著烘燒過的炭,透過木盒的孔洞讓熱氣得以傳導保暖。

倒牛奶的女僕 局部 (Th e Milkmaid)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60, 45.5 cm x 41 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由於腳爐通常擺放於女性的腳下,甚至裙底,因而在藝術表現上總帶著情慾的遐想。

不同於一般情慾的表現,《倒牛奶的女僕》中的腳爐,擺放的位置與女僕之間有一段距離,很難說腳爐正熱或早已冷卻;雖然背景彷彿有邱比特相關的圖案,但充其量應該也只是營造模稜兩可的氛圍罷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