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梅爾,細緻的溫柔情懷 (四 ) 真假維梅爾】

維梅爾所有作品中,《窗邊讀信的少女》所營造的氛圍顯得特別安靜;畫中女孩彷彿刻意藏身於無人打擾的時間與空間,只為專注閱讀一封期待已久的信。

窗邊讀信的少女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維梅爾 ( Vermeer) 油畫
1657-59, 83 cm x 64.5 cm
德勒斯登 歷代大師畫廊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維梅爾對於光點的描繪相當細緻;窗櫺的交叉點、女孩頭髮的飾物、側邊落下的髮絲邊際、身上金黃的絲綢外衣與金線,均可看見閃閃發亮的厚塗點。這光點像是在寧靜時刻,仙女棒揮灑出來的細細祝福,映襯內心深處的情緒,也許是忐忑、也許是欣喜。

窗邊讀信的少女 局部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維梅爾 ( Vermeer) 油畫
1657-59, 83 cm x 64.5 cm
德勒斯登 歷代大師畫廊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在構圖上,維梅爾藉由線性透視法,架構窗框的角度,輔以桌子平面、角落暗處的西班牙椅及女孩身形周圍的光影來定義景深。

而針對色彩的運用,畫面左上方的紅色窗簾與下方桌面的紅色土耳其織毯,對比右側的綠色掛簾,強烈互補色的三方交擊下,反而更加突顯畫面中心的主角;而女孩外衣的金黃色,巧妙而完美的調和了紅、綠對比的視覺衝擊。

強烈互補色的三方交擊下,反而更加突顯畫面中心的主角

在西洋繪畫中,尤其針對荷蘭民俗畫,水果與亞當夏娃偷嚐禁果的連結很深,象徵情慾甜蜜的滋味。畫中維梅爾讓水果自傾斜的青花瓷盤中滾落桌面,帶有情慾滿溢的意涵;而切開的水果,則象徵愛情的時機成熟。

因此,我們似乎可以推測,女孩小心翼翼閱讀的是一封情書!

窗邊讀信的少女 局部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維梅爾 ( Vermeer) 油畫
1657-59, 83 cm x 64.5 cm
德勒斯登 歷代大師畫廊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1979年,這幅作品在X光下的顯影提供更明確的證據,顯示女子後方的牆面上,最初曾懸掛著一幅以愛神邱比特為主角的大型畫中畫。

多年來,學者普遍認為,因某些原因維梅爾事後自行刪除了「邱比特」。

這樣的推測在當時確實相當合理,畢竟X光的顯影告訴我們,作品的修改不只一處。

窗邊讀信的少女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1979, X光顯影

畫中女孩頭部的位置與角度也做了調整;原來的規劃應該是頭部更低且更貼近窗扇,這也比較符合玻璃窗扇中女孩映影的呈現;若再細看,映影中衣領的形式也明顯與女孩不同,或許也是修改後的結果。

窗邊讀信的少女 局部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維梅爾 ( Vermeer) 油畫
1657-59, 83 cm x 64.5 cm
德勒斯登 歷代大師畫廊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除此之外,桌面水果的右端,原來還放了一個十七世紀非常流行的大型玻璃酒杯(Roemer),之後也被綠色掛簾所覆蓋。

(左) 玻璃酒杯X光顯影
(右) 玻璃酒杯 (Roemer) 實物

直至2017年,博物館對《窗邊讀信的少女》展開修復專案,在清除畫作表面隨時間流逝而泛黃發暗的亮光漆時,有了驚人的發現,因而推翻維梅爾刪改邱比特畫中畫的看法。

 

修復專案進行的過程中,作品逐漸由昏黃的色調回到維梅爾偏好的白光顏色;然而”邱比特”區域的覆蓋塗料卻依然暗黃。

清除泛黃發暗的表面清漆後,「邱比特」區域的覆蓋塗料依然暗黃

這顯示在刪改覆蓋「邱比特」時,畫作已呈現偏黃色調,而顏色的演變需要好幾十年的時間醞釀才可能發生;維梅爾在完成《窗邊讀信的少女》大約十七年後就已離世,顯然修改者另有其人。

至於何人、何時修改的呢? 至今並無答案。

從博物館留下的史料顯示,《窗邊讀信的少女》於1742由德國德勒斯登歷代大師畫廊購入時,曾被歸屬為林布蘭的作品,而當時的簡述並未提及「邱比特」。

2018年,博物館決定忠實還原《窗邊讀信的少女》,回到維梅爾想要呈現的版本。這是個耗時費工的大工程。2019年中,博物館公開展示進行中的成果。

窗邊讀信的少女 修復進行中之成果發表, 2019

有發現嗎? 除了背後的邱比特外,維梅爾原始的版本還運用了所謂 ”視覺陷阱(trompe-l’oeill)” 的手法為《窗邊讀信的少女》畫了畫框。相較於我們現今熟悉的版本,畫框也已經被修改覆蓋,甚至部分被改為窗框的局部。難怪我們總覺得窗框的寬度,不足以容納打開的玻璃窗扇。

(左) 窗邊讀信的少女 修復中 2019
(右) 窗邊讀信的少女 (提高亮度後)

修復工程的成果,距離上次發表至今,又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從博物館最新公布的展覽資訊來看,《窗邊讀信的少女》將於2021年3月再度展出。屆時揭開序幕時,又會是怎樣的風景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