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梅爾,細緻的溫柔情懷 (三 ) 欲言又止的訴說】

《軍官與女孩》是維梅爾二十五歲左右時的作品。描繪一名女孩與軍官,兩人坐於桌前愉悅交談的畫面。

從女孩的頭巾推測軍官可能是不請自來,而正在整理家務的她暫停手邊工作,親切接待。光線由左邊半開的窗戶透進來,維梅爾巧妙藉由軍官的視線,引領觀者聚焦停留在女子清新秀麗的臉龐。

笑容甜美的女孩兩頰紅潤,應該是喝了點酒;她身著絲綢鑲有金線的外衣,右手握著精緻玻璃酒杯,顯示家境相當優渥。

軍官與女孩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57, 50.5 cm x 46 cm
紐約 弗里克收藏 (The Frick Collection, NY)

維梅爾對於《軍官與女孩》會面的故事背景並未提供明確線索。

從軍官微幅露出側臉,我們無法解讀其來意;而女孩左手朝上攤放在桌面的手式,也讓人感到模稜兩可。這樣欲言又止的訴說,是維梅爾典型的手法,也留給觀者更多想像的空間。

軍官與女孩 局部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57, 50.5 cm x 46 cm
紐約 弗里克收藏 (The Frick Collection, NY)

《軍官與女孩》的構圖相當科學而縝密。

畫中兩人相對而坐,兩把椅子呈現平行排列;搭配軍官的大盤帽橫切而上,連結桌子平面、獅子椅飾、地圖下緣,牢牢框住視覺焦點,這種技巧稱為框景( repoussoir )。

框景構圖

畫中軍官的比例相較女孩大了許多,更強化框景的效果。

除了框景之外,維梅爾也精確地運用了他非常熟稔的線性透視法。
藉由窗框的線條,我們可以清楚勾勒出線性透視的架構;由於畫面的景深很短,因而線條的角度相當大,消失點 ( vanishing point)則落在軍官與女孩視線中間的位置。這是維梅爾在構圖上精準的計算,也藉此掌握軍官與女孩的比例與相對位置。

線性透視法

同時期的畫家彼得.荷克(Pieter de Hooch, 1629-1684 )也曾創作類似作品《軍人玩牌》。由於時間相近,兩幅畫作常被拿來比較;但若從光線的顏色、景深的長短與構圖上的算計等面相來看,其實差異頗大。

除了構圖的技巧外,《軍官與女孩》另一重要特色是光影。

維梅爾光線的顏色是偏冷(白)的自然光,在作品中,他細緻的描繪光影灑落的亮點反射。從女孩服裝上的金色線條、手掌的迎光面及手中的玻璃杯、甚至細到兩張西班牙椅頂端裝飾的獅子、軍官帽上的裝飾等,都可觀察到陽光照射下的熠熠光點。

軍官與女孩 局部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57, 50.5 cm x 46 cm
紐約 弗里克收藏 (The Frick Collection, NY)

不同於巴洛克的風格,維梅爾的白光給人閒適平靜的感受,而不是溫暖或騷動。

維梅爾對於光源所在的窗戶有非常細膩的描繪;玻璃上光線的反射、窗框明暗的對比以及窗葉外部橫向鐵桿上老舊的鐵鏽等,刻畫得絲絲入扣,非常具有歷史感。

軍官與女孩 局部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57, 50.5 cm x 46 cm
紐約 弗里克收藏 (The Frick Collection, NY)

畫面另一焦點是女孩背後懸掛的地圖,由於景深短的緣故,地圖因而得以大面積的方式呈現,內容也相對清晰可讀。

軍官與女孩 局部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Johannes Vermeer) 油畫
1657, 50.5 cm x 46 cm
紐約 弗里克收藏 (The Frick Collection, NY)

處於「黃金時期」的荷蘭,國力鼎盛、貿易經濟居世界重要地位,地圖對於當時高階家庭來說,頗受歡迎。不僅具教育意義,也帶有愛國或政治色彩,不少荷蘭民俗畫家,如剛提到的彼得.荷克,也曾多次將地圖作為室內裝飾納入作品中。

維梅爾描繪的地圖是依據威廉.布勞(Willem Blaeu, 1571-1638)發行的版本繪製,原設計人為範.伯肯羅德 (Balthasar Florisz. van Berckenrode)。威廉·布勞是荷蘭黃金時期知名的地理學家與製圖師,自己也從事出版並發行地圖集;同時也是天文學與數學的愛好者。

(左) 荷蘭地圖修訂版本
範.伯肯羅德 (Balthasar Florisz. van Berckenrode) 原設計於1620,
威廉.布勞 (Willem Blaeu) 出版發行
(右) 軍官與女孩 局部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維梅爾

地圖乍看之下彷彿有點難以辨識。主要原因在於它是以西方朝上的方向繪製,與我們習慣的北方朝上有所不同。

另外,維梅爾畫中地圖是以陸地為藍、海洋為棕的顏色呈現,與一般直覺上的認知恰好相反,也常讓觀者感到混淆。

維梅爾一生留存下來的作品雖然不多,然而其鉅細靡遺的描繪卻為後世學者提供不少研究的素材及考證依據。 不僅地圖,不少元素在維梅爾日後作品將重覆出現;我們也將在未來章節中逐一探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