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光影中的靈魂 (十二 ) 自省的告白】

林布蘭年輕時,就曾立下心願,要成為一名歷史畫家。

上週我們提過,在他完成顛峰之作《夜巡》後,因部分委託人對作品不滿而引發的爭議,也間接導致之後的委託案明顯減少;這段期間反而讓林布蘭有更多機會從自身出發,創作以聖經故事為主題的歷史傑作。

1648年,林布蘭的作品《以馬忤斯的晚餐》,描述復活後的耶穌,在以馬忤斯小鎮遇見兩位門徒,便與之同行。行間他們未能認出眼前已然復活的耶穌,直至三人共進晚餐,耶穌擘餅遞給他們,兩名門徒才恍然大悟。

『門徒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子去;這村子名叫以馬忤斯,離耶路撒冷約有二十五里。他們彼此談論所遇見的這一切事。正談論相問的時候,耶穌親自就近他們,和他們同行;只是他們的眼睛迷糊了,不認識他。

 

耶穌說:什麼事呢?

 

他們說:就是拿撒勒人耶穌的事……祭司長和我們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釘在十字架上。但我們素來所盼望、要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不但如此,而且這事成就,現在已經三天了。

 

再者,我們中間有幾個婦女使我們驚奇;他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裡,不見他的身體,就回來告訴我們,說看見了天使顯現,說他活了。又有我們的幾個人往墳墓那裡去,所遇見的正如婦女們所說的,只是沒有看見他。

 

耶穌對他們說:無知的人哪,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他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嗎?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

 

將近他們所去的村子,耶穌好像還要往前行,他們卻強留他,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吧!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

 

到了坐席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

 

他們的眼睛明亮了,這才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路加福音》24:13-31

以馬忤斯的晚餐 (Supper at Emmaus)
林布蘭 (Rembrandt van Rijn)
木板畫 1648, 68 cm × 65 cm
巴黎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

《以馬忤斯的晚餐》是不少藝術家鍾愛的主題,在1648年林布蘭完成這幅作品之前,卡拉瓦喬也曾以真人尺寸創作兩幅相同主題的畫作。

以馬忤斯的晚餐(Supper at Emmus)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601, 141 cm x 192 cm
倫敦國立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1601年,卡拉瓦喬以典型巴洛克的風格,運用誇張的肢體語言展現動感姿態,營造戲劇效果;同時藉由劇場般的光影,凝結這個充滿奇蹟的瞬間。.

以馬忤斯的晚餐(Supper at Emmus)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606, 141 cm x 175 cm
米蘭 布雷拉畫廊 (Pinacoteca di Brera)

五年後,三十五歲的卡拉瓦喬再次以相近的尺寸創作相同主題,卻產生耐人尋味的差異。

此時的卡拉瓦喬,正處於經歷磨難、顛沛逃亡的時期。

相較於五年前的作品,畫中肢體動作相對低調而收斂,而耶穌的面容也更顯莊重具智者形象;少了炫技的細節,卻深刻描繪周遭人物臉上的皺紋,彷彿也呼應了卡拉瓦喬飽經風霜的心境。

劇場的光依然存在,但已不強調光影的奇幻,反而以更強烈的明暗對比,刻劃深沉的內心世界,表達對絕對真理的追求。。

顯而易見的,人生經歷是如何直接影響藝術家的作品呈現,若卡拉瓦喬不曾早逝,他的創作將是何等不同的風景?

若說作品誠實映創作者的心境,那麼四十二歲的林布蘭又如何詮釋《以馬忤斯的晚餐》呢?

以馬忤斯的晚餐 (Supper at Emmaus)
林布蘭 (Rembrandt van Rijn)
木板畫 1648, 68 cm × 65 cm
巴黎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

如同過去林布蘭許多作品一樣,他擅長將人物置於畫面的遠景,形塑偌大的空間感;藉由創造空間的自體,也就是運用空間本身的迴盪,與觀者對話,進而感受主題與自我觀照的心靈空間。

畫中耶穌的目光並未直接與觀者接觸,也沒有看著使徒;林布蘭以孩子般天真純淨的神情,形塑耶穌形象,而畫中包覆耶穌身形的溫柔光芒,象徵復活後耶穌所代表的神性及神愛世人的溫度。

以馬忤斯的晚餐 局部 (Supper at Emmaus)

這段期間,林布蘭也曾依此心中理想的形象,創作數幅耶穌的肖像。

(左) 耶穌頭像 (Head of Christ)
林布蘭 (Rembrandt van Rijn) 木板畫
1645-55,25 × 21.7cm
柏林畫廊(Gemäldegalerie)
(右) 耶穌頭像 (Head of Christ)
林布蘭 (Rembrandt van Rijn) 木板畫
1648-54, 25.5cm × 21.3cm
美國底特律藝術中心 (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

對於經歷人生顛峰又瞬間跌下神壇的林布蘭,在面對妻子離世、經濟拮据的人生低谷,他的作品不若舞台劇般熱鬧喧雜,反而以一種寧靜祥和、包容萬物的意境來詮釋《以馬忤斯的晚餐》;同時也引領我們經歷一場面對自我、與神對話的過程,包含了自省的告白及救贖的企盼;只要依著光,終將得到撫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