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光影中的靈魂 (八) 顛峰之作】

氣勢如日中天的林布蘭,1640年底接獲民兵火槍隊的委託,以巴洛克風格創作一幅真人尺寸的群體肖像畫《夜巡》。這是林布蘭現存作品中最大規格的創作,目前保存於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被視為荷蘭藝術的代表,堪稱鎮館之寶。

夜巡 (Night Watch )
林布蘭 (Rembrandt) 油畫
1642, 379.5 cm × 453.5 cm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荷蘭民兵隊的成立歷史久遠;十七世紀中葉,其主要的任務是在荷蘭獨立戰爭期間(1566~1648),以武力捍衛新教徒城市,對抗西班牙迫害;之後隨戰爭進入尾聲,民兵隊不再用於軍事目的,其成員身份也逐漸演變為名譽職位,成為當時最富有、最具權勢的公民齊聚一堂,吃喝玩樂的組織。

1638年,位於阿姆斯特丹的民兵總部全新落成,當時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母親瑪莉梅迪奇,遭兒子流放期間也曾拜訪此處,被視為對荷蘭獨立的支持與認同,受到熱烈歡迎。《夜巡》的委託即是為了裝飾民兵總部一樓的大型宴會廳。

委託人以班寧.科克隊長(Frans Banninck Cocq, 1605-1655)為首共十八人。他們以1,600荷蘭盾為報酬,在當時這算是一筆金額不小的委託案。

作品上方的盾牌,紀錄了十八名委託人的名字,這並非林布蘭原創時的加註,而是約於1715年,作品被移至阿姆斯特丹市政廳時,才被繪製上去的。

夜巡 局部 (Night Watch )

林布蘭的《夜巡》打破群體肖像畫的傳統,屏除一字排開的靜態布局,採以錯落有致的人物分布、搭配生動的肢體語言,並藉由如劇場燈光的明暗層次,營造動態效果,打造一齣彷彿正在上映的舞台劇。

創作時,林布蘭心中已設定好劇情,描繪隊長班寧.科克(Frans Banninck Cocq)率領全體隊員魚貫登場。在即將執行任務的關鍵時刻,每個人各司其職做好準備;裝填火藥、開火射擊、清理槍枝、揮動旗幟及打鼓造勢等不一而足。

夜巡 (Night Watch )
林布蘭 (Rembrandt) 油畫
1642, 379.5 cm × 453.5 cm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林布蘭巧妙運用長槍、旗桿的線條構圖,將畫面切割為三個群組,同時為了達到落次有序的人物呈現與景深,另有一條對角線用以區隔。

前景的中心是作品中兩位核心人物,分別為隊長弗朗斯.班寧.科克(Frans Banninck Cocq, 1605-1655)及副隊長威廉.凡.魯滕伯(Willem van Ruytenburch, 1600-1657)

畫中身著黑衣的隊長正對副隊長交付指令;林布蘭藉由他攤開的手掌,邀請觀者入畫;而副隊長手持的長矛,其逼真程度有如刺穿了畫布,極富臨場感。

夜巡 局部 (Night Watch )

作品人物中,最讓人好奇的是在聚光燈下的神秘金色女孩。她衣著華麗,腰間繫著一隻倒掛的雞,而雞的下方則綁著金色錢袋。

夜巡 局部 (Night Watch )

普遍認同的說法是,由於民兵火槍隊是以禽爪作為徽飾,因此這位神祕女孩很可能是民兵火槍隊的化身。於此之前,以擬人化象徵一個組織的手法,林布蘭並非第一人;魯本斯在繪製《瑪莉梅迪奇生平》的系列作品時,也曾多次運用,將「法國」化身為人出現在作品中。

民兵火槍隊徽飾

再細看,畫中一名男子深藏暗處,露出一隻眼睛,推測很可能是畫家林布蘭本人。

夜巡 局部 (Night Watch )

《夜巡》原本存放在阿姆斯特丹民兵總部,後來遷移到阿姆斯特丹市政大廳時,因空間限制而裁剪,成為我們目前看到的版本。我們從畫家傑里特.倫登斯(Gerrit Lundens ,1622-1686)臨摹的版本得以一窺當時的樣貌。

夜巡 臨摹 (Night Watch )
傑里特.倫登斯 (Gerrit Lunden) 油畫
1642-1655, 66.5 cm × 85.5 cm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1885年荷蘭國家博物館完工後,《夜巡》成為館中最重要的收藏。

荷蘭國家遺產圖像庫Rijksdienst voor het Cultureel Erfgoed

二次世界戰爭爆發期間,為避免館中收藏遭到破壞,1939年9月《夜巡》從其框架上拆下並繞圓柱體滾動捲起,移至在馬斯特里赫特洞穴(caves of Maastricht)存放;直到戰爭結束,作品重新安裝修復,才返回其在國立博物館中應有的位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