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光影中的靈魂 (七 ) 石橋風景畫解密】

相較於魯本斯作品的氣勢磅礡,林布蘭的作品很少是喧嘩吶喊的,他的力量來源是「靜」,一種帶有禪意與餘韻的寂靜;在欣賞的同時,往往讓觀者不由自主的屏息內省,沉浸其中。

《石橋風景畫》正是這樣一幅內斂的作品。

石橋風景畫 (The Stone Bridge)
林布蘭 (Rembrandt)木板畫
1638, 29.5 cm × 42.5 cm
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美術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畫中林布蘭運用空間的規劃與暗影的呈現,營造彷若針落有聲的靜謐。

這幅充滿詩意的作品,讓人聯想唐朝詩人孟浩然在仕途受挫時,創作的一首描繪遊子鄉愁的五言絕句《宿建德江》

移舟泊煙渚

日暮客愁新

野曠天低樹

江清月近人

《石橋風景畫》中,拱型石橋是畫面的主要元素,不僅連接左右兩岸,也是天與水的界線。陽光由左上方灑落而右上方卻是烏雲密布,彷彿大雨將至,也因此形塑了畫面的明暗對比。

林布蘭傳記作者帕斯卡·波納福(Pascal Bonafoux)曾如此評析這幅作品:

「林布蘭風景畫採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景物,但不是簡單的寫生,而是透過描繪景物,呈現出生活。這幅風景畫便是例證。

河水從石橋下靜靜流過,橋的一邊是教堂的鐘樓,另一側有小酒館,荷蘭人的生活不脫這兩個範疇。」 《林布蘭 : 陰影中的亮光》

 

然而事實上,林布蘭很少以實景寫生的方式作畫。若我們單循傳記作者的角度欣賞,很可能只讀到《石橋風景畫》的表面感受。

林布蘭一生的創作非常多,涵蓋肖像畫、風俗畫、歷史畫等,主題相當多元;其中又以肖像畫為大宗,並且創作大量的自畫像;相形之下風景畫則屬少數。

被譽為抽象藝術先驅的俄羅斯畫家,康丁斯基 (Kandinsky, 1866-1944)曾說過: 「一般人最大的誤解是以為風景畫是臨摹自然。」

因此,當我們把目光聚焦在《石橋風景畫》右上方的烏雲時,那宛如髮絲的短筆觸,縱然感覺相當不真實,但似乎也變得可以理解;甚至讓我們聯想這幅風景畫的靈感,是否有可能來自他偏好的自畫像?

以1629年《著護頸盔甲的自畫像》為例,這是林布蘭相當典型的作品。

著護頸盔甲的自畫像 (Self-portrait with a Gorget)
林布蘭 (Rembrandt)油畫
1629, 38.2 cm × 31 cm
紐倫堡 日耳曼國家博物館 (Germanisches NationalMuseum)

畫面光源來自左方,以鼻樑為中心線,林布蘭描繪一半迎光、一半背光的自己。

他的右眼直視觀者 (或鏡中的自己) ,而左眼則褪入暗影之中。

頭髮的明暗處理則呼應臉龐,從前額垂墜的一撮頭髮開始,向畫面右方延伸,逐漸暗去。

若我們進一步對照,赫然發現這兩幅作品彼此之間的高度呼應。

《石橋風景畫》以中央高聳的樹叢劃分明暗,彷若《自畫像》鼻梁的角色;而畫中的拱橋則對應林布蘭的右眼;同時天上斜張的烏雲,則與斜披在額頭上的瀏海相襯映;或許我們可以說,《石橋風景畫》是一幅林布蘭心中所見的風景畫。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石橋風景畫》畫面左方,林布蘭描繪一名駝著背的村民,正朝拱橋走去。村民引領好奇的我們,順著他行進的方向,沿亮處走入黑暗;而在黑暗最深處,一座教堂鐘樓直指天際,瞬間我們彷彿因而得到救贖。再一次印證,林布蘭的作品總在暗處埋藏深義,直指人心。

石橋風景畫 局部 (The Stone Bridge)
林布蘭 (Rembrandt)木板畫
1638, 29.5 cm × 42.5 cm
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美術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