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光影中的靈魂 (三 ) 第一幅大師風範之作】

1629年,一位受到文藝復興式教育養成的荷蘭菁英,康士坦丁.惠更斯 (Constantijn Huygens, 1596-1687) 到萊頓參訪林布蘭與同門好友共同成立的畫室。

惠更斯擔任過外交官,管理皇室財產並曾擔任兩任荷蘭親王秘書;他通曉七種語言(荷、英、法、拉丁、希臘,義、德),以詩與樂曲的創作聞名,是一名典型的文藝復興全才。惠更斯在荷蘭家喻戶曉;1947年起,荷蘭的一項文學獎,便以惠更斯為名舉辦,每年頒給一位傑出作家。

康斯坦丁.惠更斯肖像 局部 (Portrait of Constantijn Huygens)
揚.利文斯(Jan Lievens) 油畫
1628-1629, 99 cm × 84cm
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參訪當天,惠更斯在畫室中看見一幅林布蘭的作品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引起極大共鳴,大為讚賞。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
(Judas Repentant, Returning the Pieces of Silver)
林布蘭(Rembrandt)油畫
1629, 79 х 102.3 cm
英國 私人收藏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取材自聖經的記載,敘述十二門徒之一的猶大 (Judas), 因貪財圖利而出賣耶穌。 當耶穌遭逮捕定罪之時,悔恨不已;畫中林布蘭描繪自責愧疚的猶大,欲將不義獲得的三十枚銀幣退還,以贖回自己的背叛,然而一切為時已晚。

到了早晨,眾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大家商議要治死耶穌,就把他捆綁,解去,交給巡撫彼拉多。

這時候,賣耶穌的猶大看見耶穌已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們說:「那與我們有什麼相干?你自己承當吧!」

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裡,出去吊死了。《馬太福音 27:1-5》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前景中,林布蘭巧妙安排了背對觀者的暗影,順著他的視野,搭配光影層次營造的空間感,彷彿帶領我們走進一場上映中的舞台劇。

無比悔恨的猶大緊閉雙眼,表情痛苦;他雙腳跪地,手掌強而有力的交握於胸前,其糾結與拉扯,強烈表達情緒激昂的程度,甚至能感覺他身體的顫動。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 局部
(Judas Repentant, Returning the Pieces of Silver)

後方護衛瞪眼怒視,他的目光朝向我們,似乎要我們見證這無可挽回的悲劇;相對的,祭司長別過頭去,以手掌冷酷回絕猶大期望的救贖,訴說悔恨徒然,一切已然太晚。

林布蘭以豐富的肢體語言,演繹澎湃的心理情緒,作品充滿戲劇張力。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 局部
(Judas Repentant, Returning the Pieces of Silver)

牆上象徵財富與地位的徽飾,刻畫得精細卻不浮誇;祭司的衣服和鞋子也極盡細緻,展現林布蘭的繪畫功力。

惠更斯看到這幅畫後,寫下感言:

「我敢說沒有人能想像⋯⋯一個土生土長的荷蘭青年(我不得不說出心中的驚嘆),一個磨坊主人的兒子,一個嘴上無毛的年輕小伙子,竟然有辦法在一個人身上刻劃出如此複雜多端的情緒變化。」

「又能讓這迂迴轉折的情緒潰堤過程,透過猶大一人的肢體動作,如此完整而自然地呈現出來。說真的,我親愛的好友林布蘭,向你致上我崇高的敬意。」

惠更斯能感受如此複雜多變和情緒潰堤的變化,相信與林布蘭呈現的動態手法有關;此外,右後方有兩個人正爬上階梯,也強化動態的呈現。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 局部
(Judas Repentant, Returning the Pieces of Silver)

不僅於此,我認為《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之所以讓惠更斯如此震撼,林布蘭處理光影與空間的構想至為關鍵。

畫中人物雖然不少,但林布蘭藉由暗影的呈現,讓畫面空間更為空曠,為觀者保留自省的空間,有點類似國畫留白的概念。

在光影層次形塑的諾大空間中,他所架構的場景,包含了

  • 權力之柱: 畫面右側掛著銅質盾牌,象徵權柄
  • 時光之柱: 畫面左邊的凸起圓柱
  • 貪婪之地: 四散著銀錢
  • 極右邊空間的迴旋梯
  • 畫面黑影所形成心理空間的深度,令觀者暗自沉思或提醒自己勿犯同樣的錯。

在在令人讚嘆林布蘭作畫安排的層次鋪疊的深意。

林布蘭於二十三歲時完成《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長期以來被認為是他第一幅樹立個人風格的大師傑作。惠更斯更進一步提到:

「我認為《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可以拿來作為討論林布蘭藝術創作的範例。這幅畫可以與義大利所有藝術傑作並駕齊驅;甚至可以與自古希臘羅馬以來流傳下來的所有藝術珍品相提並論。」

懊悔的猶大退還銀錢 局部
(Judas Repentant, Returning the Pieces of Silver)

而當我們的視線再次回到前景暗黑的背影,彷彿還能聽見三十銀幣擲地有聲,那交織著背叛、悔恨與無可挽回的殘響,刺痛人心,迴盪在諾大的空間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