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遠離塵囂的回眸 (終 )】

1635年,五十八歲的魯本斯已完全脫離外交工作,在安特衛普和布魯塞爾之間買了一座郊區城堡,史廷城堡。在這裡,他與妻子海倫娜度過最後五年恬適寧靜的田園生活。

史廷城堡距離安特衛普約半小時車程,座落於八公頃的公園裡,包含眺望的塔樓、城堡、護城河、湖泊、橋樑和農場。

遷居後的他,在安特衛普的畫室仍然承接來自歐洲各地的委託;但在這裡,魯本斯畫更多自己想畫的主題。

過去他很少以景色、動物、植物和販夫走卒為主題作畫,遠離塵囂後,這些反而成為畫中的要角。他的創作由人物、宗教畫、歷史畫蛻變為自然風景畫。

彩虹大地 (The Rainbow Landscape )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36 , 135.6 cm x 235cm
華勒斯典藏館 ( Wallace Collection)

《彩虹大地》這幅作品,描繪鄉村農莊的日常生活。魯本斯以拱形彩虹橫跨整個畫面,不僅營造律動,也為作品提供一個時間背景,說明此刻大雨初歇,烏雲隨風驅散,而陽光嶄露照耀大地,呈現溫暖、平和滿足的氛圍。

畫中村民各自為了生活而勞動著,牧家將牛群趕至溪邊飲水,而鴨群正涉足嬉戲覓食。

在大自然繪畫裡,大地景觀佔據主要畫面,動物及人物相對顯得渺小。魯本斯描繪天光水澤下的動物和水禽相當生動而富有詩意。

彩虹大地 局部 (The Rainbow Landscape )

畫中鄉村人物的描繪,傳達一種幽默戲謔的氛圍。彷彿是天堂樂園的人間版。人物的細節描繪得相當生動,工作途中的短暫交流,搭配他們的臉部表情,彷彿還能聽見彼此的問候與歡笑。

彩虹大地 局部 (The Rainbow Landscape )

很長的一段時間,有另一幅作品與《彩虹大地》共同懸掛在魯本斯自家宅邸。

清晨的史延城堡 (A View of Het Steen in the Early Morning)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37 , 131 x 229cm
倫敦國立美術館 ( The National Gallery)

《清晨的史廷城堡》描繪一個清新的早晨,太陽由右前方冉冉升起。此時畫家站在暗處,視野由近而遠一一展開。

兩幅作品,陽光一左一右,相互呼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魯本斯畫這些自然風景畫的方式,是一小塊一小塊完成的,然後再逐漸往外推展。因此,筆觸雖然粗疏,但細節相當多。而支撐畫面的木板,也是一塊塊不規則形狀拼湊起來的,可證明這些作品純粹為自己而畫,並非來自委託。

隨時光流逝,魯本斯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

1638至1640年之間,他再次為自己畫了一幅肖像畫,畫中的他已明顯老態,卻依然尊貴。

魯本斯自畫像 (Peter Paul Rubens Self Portrait )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38/40 , 110 cm x 85.5 cm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他回眸望向觀者,也像是回首自己的一生。

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畫家歐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曾說,魯本斯 “ “超越多數傑出畫家難以達到的極限;以極致的自由意志與勇氣,凌駕並戰勝一切”

1640年5月30日,魯本斯因為嚴重的痛風發作,導致心臟衰竭去世。之後安葬於安特衛普的聖雅各伯教堂 (Sint-Jacobskerk )

《乎乾啦 敬存在! 張志龍 Richard Chang 》自去年十一月中起,有系統地介紹魯本斯的畫作,迄今我們一起探索了三十多幅作品。

這段時間,不僅賞析作品本身,也希望能涵蓋更多面向。

帶著大家走入創作的背景、感受畫家的心境與暗喻;同時浸漬於他身處的年代,一起瀏覽了魯本斯的家庭、生平,理解當時宗教、政治等相關歷史因素所帶來的影響。

三十多幅作品,遠遠不足涵蓋畫家一生,卻希望能夠提供讀者一個有跡可循的脈絡,從中找到共鳴,然後繼續探索,成為人生道路上,澆灌心田的養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