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生命中的愛神維納斯 (三 ) 《帕里斯的評判》(下 )】

1638年,魯本斯受西班牙國王費利佩四世委託,畫了生平最後一幅《帕里斯的評判》。

在這版本中,他的妻子海倫娜以維納斯之姿,正面對著觀者。而地上的頭盔盾牌及樹上的孔雀,說明站在女神維納斯左邊是雅典娜,右邊則是天后赫拉。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ement of Paris)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38, 199 cm x 381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Museo Prado, Madrid)

不同於1632年的版本,魯本斯描繪的時間點提早了一些;此時金蘋果仍在使者荷米斯手中,而帕里斯正思忖猶豫著,誰才是「最美女神」?

由於抉擇未明,畫面元素顯得更單純;天上沒有復仇女神,盾牌少了梅杜莎,連孔雀也安安分分的隱身在陰暗樹梢上。唯獨天上的小天使透露先機,彷彿已知天命,正準備為維納斯戴上象徵勝利的桂冠。

由於元素單純,反而讓我們更聚焦於人體的描繪。這個時期魯本斯描繪的胴體,已在典型希臘式人體的基礎上,蛻變並確立出屬於個人獨有的風格,亦即魯本斯式的豐腴——刻意展現具有橫肉線條但仍穿充滿動感的胴體。

我們若比較魯本斯更早期的《帕里斯的評判》即可明顯看出差異。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ement of Paris)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06-1608, 89 cm x 114.5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Museo Prado, Madrid)

魯本斯式的胴體,不僅身形豐腴飽滿,還以更豐富的色彩層次,描繪人體細節,包含白裡透紅的肌膚質感、深刻的肌理,甚至肌肉、脂肪與骨骼之間相互牽扯所形成的凹陷或隆起,也描繪得絲絲入扣;讓我們感受畫中人物的律動、重量與真實的存在。

(左) 1638帕里斯的評判 局部 (The Judgement of Paris) 魯本斯
(右) 1606-1608帕里斯的評判 局部 (The Judgement of Paris) 魯本斯

最後,令人好奇的是,魯本斯多次以《帕里斯的評判》為創作主題,究竟要告訴我們甚麼?

讓我們先回到神話故事的結局。

帕里斯將金蘋果頒給維納斯之後,在某次拜訪斯巴達王國時,如願見到世間最美的女子,也就是斯巴達王后海倫。

當時究竟是帕里斯強擄人妻,還是海倫自願跟隨,各有說法;但無論如何,海倫確實與帕里斯一起離開斯巴達,跨海來到特洛伊;斯巴達國王為挽回顏面,連同哥哥邁錫尼國王,召集希臘聯軍共同圍剿特洛伊。

而最初那場凡人與精靈的婚禮之後,佩琉斯與舍提斯生下一個兒子,阿基里斯(Achilles)。他驍勇善戰、疾行如風,成為希臘聯軍的第一戰士,最後卻因太陽神阿波羅的干預,死於帕里斯箭下;而帕里斯當年因國破家亡的預言,被遺棄在艾達山,最後也在戰爭中身亡;特洛伊戰火延續十年,如預言以全城殲滅告終。

魯本斯的一生,無論是畫家或外交官,都在為和平而努力。他無數次以《帕里斯的評判》為主題,頻頻帶我們回到帕里斯抉擇的十字路口,是否也是為了提醒那些爭奪歐洲霸權的掌權者們戰爭的代價,務必慎思!慎擇!

行筆至此,不禁又聯想起1632版的《帕里斯的評判》,畫中牧羊犬炯炯有神的目光,忠誠、堅定又充滿智慧;而我也自以為是的相信,這正是魯本斯對自己的期許。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局部
1632-35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