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生命中的愛神維納斯 (三) 《帕里斯的評判》(上)】

《帕里斯的評判》是魯本斯很鍾愛的創作主題。他一生以此為藍圖的作品,至少有六幅。故事背景始於一場天界精靈與世間凡人的婚禮。

海洋精靈舍提斯 (Thetis)是宙斯心儀的女子,但在得知舍提斯未來的孩子,將強大到足以威脅父親的地位時,他放棄對海洋精靈的追求,反而極力促成她與凡人色薩利國王佩琉斯(Peleus)的婚姻,悄然將一場浩劫送到人間。

婚禮當天,眾神前來慶賀,受邀者卻獨獨漏了主掌衝突與紛爭的不和女神厄莉絲(Eris / Discordia)。 她聞訊不悅,不請自來,在宴席中不發一語,卻留下一顆刻著「獻給最美的女神」的金蘋果。

金蘋果引發在座眾女神爭奪「最美女神」的的稱號,然而,天界女神在一番掙扎後,紛紛退下陣來,讓位給神力無邊,不敢攖其鋒的三位女神,:天后赫拉(Hera)、愛神阿芙羅黛蒂(Aphrodite,又稱維娜斯)和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

她們要求宙斯當評判人。

宙斯雖統領天庭,但這最美女人的議題實在太棘手,他深知萬萬碰觸不得;在使者荷米斯(Hermes)的提議下,他將這燙手山芋丟給正在牧羊的帕里斯(Paris)。

帕里斯是特洛伊王子,卻在不被祝福的景況下誕生;當時預言家警示,他的存在將導致國破家亡,因此一出生就被遺棄在特洛伊附近的艾達山(Mount Ida)上,所幸當地牧羊人收留而保住性命。

在荷米斯的前導下,天后赫拉、愛神阿芙蘿黛蒂和智慧女神雅典娜一起來到艾達山,請帕里斯評選最美的女神;三位女神為贏得金蘋果,各自提出獲勝的交換條件:赫拉許諾一個偉大帝國的統治權,雅典娜則願意賦予他戰場上所向披靡的智慧,而阿芙蘿黛蒂(維納斯)承諾以世間最美女子海倫的傾心作為回報。

在《帕里斯的評判》這幅作品中,魯本斯畫下帕里斯抉擇的關鍵時刻。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32-35, 144.8 x 193.7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畫面右邊手拿商神杖的是荷米斯,他站在帕里斯身後為這關鍵時刻作見證。

此時帕里斯彷彿心中已有人選,他舉起手中的金蘋果,正準備將它遞出去;而下方的牧羊犬,忠誠靜默的趴在主人雙腳之間,兩眼炯炯有神,彷彿已經洞察未來的危機。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局部
1632-35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畫中三位女神褪下外衣,展現最美姿態。在構圖上魯本斯讓她們一字排開,以不同的角度面向,描繪女性豐腴緊實的胴體。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局部
1632-35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左側樹梢上的貓頭鷹及鑲有梅杜莎頭顱的盾牌,說明最面向觀者的是智慧女神雅典娜;而孔雀一向是赫拉的聖鳥,因此可以判斷最右邊身披暗色長袍的是天后赫拉;愛神阿芙蘿黛蒂 (維納斯) 則被安排在中間最重要的位置,她的兒子邱比特蹲在後方,似乎正要拿出愛神的箭。

我們再回頭細看帕里斯的眼神,此時他正凝視著阿芙蘿黛蒂(維納斯);「最美女神」的殊榮花落誰家,相信已經很清楚。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局部
1632-35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畫中魯本斯安排不少細節,深刻描繪帕里斯抉擇瞬間的不平靜;

他以田園牧歌般的景致為背景,本該寧靜恬適,卻烏雲密佈。

帕里斯的評判 (The Judgment of Paris) 局部
1632-35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復仇女神阿萊克托(Alecto)竄出的吶喊,搭配雅典娜盾牌上梅杜莎的嘶吼,以及赫拉的孔雀,拖著長長尾翼張口悲鳴,彷彿回應了帕里斯的選擇,即將帶來一場災難。

此創作雖不清楚當時的委託人是誰,但可確定是,這幅作品在1844年由倫敦國家美術館收購之前,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首席大臣黎胥留主教曾經是收藏人之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學者指出,作品中側身的阿芙蘿黛蒂(維納斯),是魯本斯依據第二任妻子海倫娜身形所繪製的;1638年,魯本斯畫了生平最後一幅《帕里斯的評判》,海倫娜再次以維納斯的形象,正面出現在作品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