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斜槓人生 (二)《和平與戰爭》】

1629年4月,魯本斯離開馬德里,路途中獲知英法簽訂互不侵犯協議,讓他憂心忡忡,擔心法國與英國恐形成反西班牙聯盟,因此短暫路過家鄉安特衛普後,又急急奔赴英國。

英國國王查理一世對藝術有相當的涵養,對於藝術大師的到訪相當歡迎,充分把握其停留期間,委請魯本斯以父親詹姆士一世生平為題,為國宴廳(Banqueting House)規劃廳頂繪畫。

魯本斯在倫敦停留數月期間,獲得豐碩成果。不僅英國允諾與西班牙簽訂和平協議,還獲得劍橋大學頒發的榮譽學位;查理一世更授予騎士地位,成為貴族一員。

1630年4月,魯本斯創作《和平與戰爭》作為離開倫敦前,西班牙國王費利佩四世送給英國國王查理一世的禮物,同時也代表兩國對於和平堅定的承諾。

和平與戰爭 (Peace and War /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1629-30 , 203.5 x 298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 (The National Gallery)

畫中人物相當多,魯本斯再次從希臘羅馬神話中取材,藉由故事的寓意,表達和平所帶來的珍貴利益。

綜觀全圖,魯本斯以斜對角線切割了黑暗與光明,用以對比戰爭的瘋狂與和平的繁盛。

畫面中央,處於黑暗面的核心人物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她手持盾牌阻擋戰神瑪爾斯 (Mars) 與復仇女神阿萊克托(Alecto)聯合催生的風暴與戰爭,竭力捍衛光明面,因和平帶來的歡樂與富庶。

和平與戰爭 局部 (Peace and War /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

荷馬在史詩《伊利亞特》中,就曾描述雅典娜與瑪爾斯兩人對戰的場景。
當時希臘聯軍為奪回世間最美的女子海倫,因而遠征特洛伊城長達十年。期間天上眾神也因各種恩怨情仇,各自選擇一方立場,參與了這場人間征戰。

雅典娜支援希臘聯軍,瑪爾斯則協助特洛伊城,雙神一度對戰。書中一段有趣的描述

雅典娜手持圓盾,抵擋戰神直襲的長槍,同時撿起碩大尖石,將戰神擊癱在地。此時雅典娜大笑不止,調侃戰神 「你這蠢材,顯然沒有認真思量。我比你強多少,竟敢來與我比試力量! 」

畫中與雅典娜背對背的是和平女神帕克斯 (Pax,即是希臘神話的Eirene);魯本斯似乎同時賦予她穀神狄蜜特 (Demeter)的特質,象徵母性之愛;畫中她以乳汁哺育財富之神普路托斯(Plutus)。

和平與戰爭 局部 (Peace and War /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

財富之神普路托斯是穀神狄蜜特的兒子,同時在古希臘的雕像中,普路托斯也曾以嬰孩形象,由和平女神帕克斯擁抱著,象徵財富是伴隨和平而來的禮物。

艾琳與普路托斯 (Eirene and Plutus) , 370 BC
慕尼黑 古代雕塑展覽館 (Glyptothek)

和平女神下方,一名半羊人正端著豐裕之角(Cornucopia)由小天使協助將水果分享給一群孩子。 孩子們由婚姻之神海門引領,象徵新生命的繁衍,生生不息。

而豐裕之角的典故來自與宙斯童年相關的神話故事。

宙斯是由克里特島的仙女們以山羊奶及蜂蜜養育長大的。 某次山羊的一隻角被樹枝勾斷了,仙女撿起它以鮮花和樹葉包裹,裝滿各式新鮮水果後送給宙斯。

為了感謝仙女的照顧,宙斯又將之回贈仙女,並對她們許諾可以從羊角傾倒出任何希望得到的東西,而且取之無盡、用之不竭。

這隻羊角後來被稱為豐裕之角,象徵著源源不絕的豐收與富饒。 在藝術的表現上,豐裕之角常與特定神祈一起出現,和平女神帕克斯及穀神狄蜜特都是其中之一。

和平與戰爭 局部 (Peace and War /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

畫中半羊人蹲立於一頭獵豹旁邊,這樣的組合顯見與酒神戴歐尼修斯(Dionysos)有關。半羊人是酒神的隨從,而獵豹是酒神的坐騎;畫面中雖不見酒神本人,但可推測魯本斯企圖將酒神所代表的自由狂喜,縱慾尋歡與節慶喜樂的氛圍帶入畫中。

酒神戴歐尼修斯身邊總是圍繞一群女性,伴隨舞蹈與近乎瘋狂的放縱,因此畫面最左方的兩名女子,極可能是酒神的追隨者。而魯本斯選擇在畫中讓酒神缺席,應該是不想讓主題因而失焦。

最後我們回到和平女神頭上的小天使,他手中拿著商神杖,正俯身傾斜為和平女神戴上勝利的月桂花冠,象徵天意已示,在沒有戰爭的威脅下,和平將帶來商業繁榮、歡樂豐收、生生不息且充滿希望的未來。

魯本斯在1630年4月達成外交任務後,回到安特衛普;查理一世則秉持承諾,於11月簽署了英國與西班牙之間的和平條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