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斜槓人生 (一)《歐羅巴的掠奪》】

魯本斯不僅是當時歐洲最受敬重的藝術家,在外交領域的表現也相當令人驚豔。

1627~1630年是魯本斯外交生涯最為活躍的期間,當時歐洲正處於三十年戰爭與荷蘭獨立戰爭的漫天烽火之中,魯本斯以西屬尼德蘭外交使節的身份,代表西班牙數度拜訪英國,期望能為兩國鞏固和平友好的關係。

1628年,聲名如日中天的魯本斯來到西班牙馬德里,報告他赴英國協商和平協議的細節。在這長達七個月的停留期間,五十一歲的魯本斯認識了二十九歲的宮廷畫師委拉斯蓋茲(Diego Velázquez,1599-1660)。

委拉斯蓋茲在西班牙宮廷已待了四年,是國王非常喜愛的藝術天才,魯本斯也很欣賞他的才華。這段期間,委拉斯蓋茲欣然擔任魯本斯的嚮導,帶領他參觀西班牙王室的藝術珍藏;其中,魯本斯對於提香創作的「詩集」(poesie / poems) 系列作品,感到極大興趣。

「詩集」是提香於1553年至1562年間,由當時西班牙王子費力佩二世 (Philip II of Spain,1527-1598) 所委託創作的系列作品。

穿盔甲的費利佩二世 (西: Retrato Felipe II / 英: Philip II in Armour)
提香(Tiziano Vecellio)油畫
1551, 193cm × 111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Prado)

委託當時,費力佩二世給予提香充分自主的創作空間;作品內容無須承載宗教、政治或道德意涵。提香遂從古羅馬詩人奧維德 (Ovid, 43 BC – 18 AD)的作品《變形記》(Metamorphoses)中汲取靈感,依據書中描述的古希臘羅馬神話,創作出七幅宛若詩篇的系列畫作,命名為「詩集」; 由於作品極盡滿足西班牙王子(後來成為國王)的情慾想像,因此「詩集」系列也可說是「情色詩意的聯想」。

魯本斯雖在二十多年前就看過提香的作品,但當他見到這一系列「詩集」(poesie / poems)時,仍然很受震撼。藉此停留西班牙期間,他臨摹不少提香的作品,《歐羅巴的掠奪》是其中之一。

歐羅巴的掠奪 (The Rape of Europa)
提香(Tiziano Vecellio)油畫
1562, 178 cm × 205 cm
波士頓 伊莎貝拉嘉納博物館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根據希臘羅馬神話,宙斯共有五十七位情婦,其中一位就是腓尼基公主歐羅巴 (Europa)。

《變形記》中描述,某日美麗的歐羅巴與一群女子在海邊嬉戲,宙斯為了接近她,將自己變成一頭公牛,混入海邊放牧的牛群中。

宙斯幻化的牛,神情和善、毛色潔白如雪、犄角形狀精巧無瑕;由於牠實在太美了,歐羅巴因而失去戒心。 在她忍不住騎上牛背的瞬間,宙斯迅速朝大海飛奔離岸,將歐羅巴帶到自己的出生地,克里特島。

提香《歐羅巴的掠奪》描繪宙斯飛奔入海的那一刻,周遭愛神雀躍相隨;此時歐羅巴神情驚恐,回望海岸,但陸地卻愈離愈遠,共同嬉戲的女孩們也只能沿著岸邊慌張吶喊。

畫中歐羅巴一手緊握犄角,另一手抓著紅色絲綢,任其在風中飄揚;而她的身型姿態,讓我們聯想到米開朗基羅的作品《黎明》

黎明 (Dawn)
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1524-27, 155 cm x 180 cm
梅迪奇禮拜堂 (Medici Chapel)

六十多年後,魯本斯忠實的臨摹了提香的《歐羅巴的掠奪》。除了色調偏向冷色系外,臨摹的版本無論尺寸比例、構圖配置、人物姿態及所有內容細節,幾乎百分之百尊重原作。

以魯本斯如日中天的氣勢,可以想像提香在他心中的地位,及欲傳達的崇敬之意。

歐羅巴的掠奪 (The Rape of Europa)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28-29, 182.5 × 201.5 cm
馬德里 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Prado, Madrid)

《歐羅巴的掠奪》雖是一則神話故事,卻連繫著真實的歐洲歷史文明。

據說宙斯與歐羅巴來到克里特島後,生下兒子米諾斯(Minos ),成為該島的第一位國王;米諾斯後來卻因欺騙海神波賽頓,導致他的王后生下一名牛頭人。為了安置牛頭人,米諾斯打造了一座迷宮,並定期供俸童男、童女。

將近四千年來,世人多認為這只是純粹的神話故事。
沒想到二十世紀初, 英國考古學家在克里特島陸續發現米諾斯皇宮及許多與公牛、牛頭人相關的壁畫和雕刻,同時還真的找到一座迷宮;而此次考古行動也證實了歐洲最早的大規模文明,稱之為「米諾斯文明」。

牛 (Bull Fresco) 1600-1450 BC
伊拉克利翁考古學博物館 (Heraklion Archaeological Museum)
飛越牛背 (Bull-Leaping Fresco) 1450 BC 78 x 104.5 cm
伊拉克利翁考古學博物館 (Heraklion Archaeological Museu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