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神話奇想《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八)_《昂古萊姆的和平協議》】

1619年,路易十三為了不讓政變逃離後的瑪莉.梅迪奇在昂古萊姆持續凝聚她的反動勢力,他決定與母后和談。 藉由黎胥留的居中協調,終於促成昂古萊姆的和平協議。

昂古萊姆和平協議 (The Negotiations at Angouleme)
魯本斯(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22-25 , 394 x 295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昂古萊姆和平協議畫面右邊是神的信使荷米斯(Hermes),他呈現疾行的姿態,為國王路易十三傳達信息並遞出代表和平的橄欖枝。

在荷米斯身旁的是國王特使拉侯什傅科(François de La Rochefoucauld, 1558-1645)主教。他看著瑪莉.梅迪奇並伸出右手,魯本斯運用前縮透視的技巧將手指向觀者,似乎也將國王的善意訴諸大眾。

昂古萊姆和平協議 (The Negotiations at Angouleme) 局部

瑪莉.梅迪奇伸手接下橄欖枝的同時,眼神犀利冷峻,彷彿看穿對方心思;從她微張的左手掌,可以感受她提高警覺的戒心。

昂古萊姆和平協議 (The Negotiations at Angouleme) 局部

此時身旁的瓦萊特主教 (Cardinal de la Valette, 1593-1639),也就是埃佩農公爵的第三個兒子,伸出左手彷彿試圖阻攔;站在一旁代表預見未來智慧的普羅登斯 (Prudence,手上的小蛇是她的表徵) 也顯露猶豫思索的神情;下方代表忠誠的狗正對著國王特使吠叫。魯本斯畫筆下的這一切,都暗藏著來者不善的隱喻。

昂古萊姆和平協議後,法國的路易十三將安茹(Anjou)的統治權讓給他的母親,但禁止她返回朝廷議會。1620年8月,瑪莉.梅迪奇發動第二次政變,路易十三意識到只要母親流亡在外,政變就無法避免。

1621年,路易十三與母親再度和解,並迎接她重返巴黎。黎胥留在此次調停過程中,再次扮演重要角色。

1624年,瑪莉.梅迪奇把心腹黎胥留推薦到國王的參政院中,成為路易十三的首席大臣,後來卻發現黎胥留效忠國王多過於聽從她的建議,於是又使用各種方法想把他搞下台。

1630年,瑪莉再次因企圖推翻黎胥留而失敗,被迫逃往巴黎東北邊的康比涅(Compiègne);1638年,他流亡到西屬尼德蘭的布魯塞爾,之後又去了英國、德國,再也不曾回到法國。1642年7月,瑪莉在德國科隆去世。

無獨有偶,瑪莉離世後幾個月,她曾經最信任的首席大臣黎胥留,因病逝世;而與她纏鬥半輩子的兒子路易十三,不到一年的時間(1643年5月) 也因騎馬落水,引發肺炎離開人間。

黎胥留主教 (Cardinal Richelieu)
尚帕涅 (Philippe de Champaigne)
油畫 1635 , 260 x 178 cm
倫敦 國立美術物館 ( National Gallery)

黎胥留擔任首席大臣,正值「三十年戰爭」期間 (1618-1648)。

在內政上他協助國王路易十三,節制皇親國戚及外藩諸侯的勢力,集中統治權力於王室,形成一個令出即行的專制政權;對外,他資助神聖羅馬帝國的反動勢力,企圖牽制敵方。他雖身為天主教國家的樞機主教,但不惜為法國的利益與新教國家同盟,幫助屬於新教的荷蘭獨立。

黎胥留任內最著名的事蹟之一,是在1635年成立法蘭西學術院 (Académie française)。這是法蘭西學會的前身,之後設立的法蘭西學會繪畫與雕刻學院等,讓法國文學、哲學與藝術獨步歐洲。

黎胥留與路易十三最後雖無緣在生前看見「三十年戰爭」的結束,但由於他們的謀略,神聖羅馬帝國及同盟的西班牙王國逐漸踉蹌不起,為法國成為歐洲新霸主的新世代,奠定基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