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神話奇想《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六)_《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 》(上)】

亨利四世來自新教家庭,原是喀爾文教派的信仰者,登基法國國王後改信天主教。登基之初,法國宗教戰爭已持續超過三十年;此時的法國,無論是內政、外交或經濟都是困難重重,百廢待舉。亨利四世首先平撫宗教衝突帶來的傷痕,他改信天主教,同時也保證新教徒的信仰自由。

在他任內,不僅安定內政、致力經濟的重整、償還三分之一的巨額國債,更進一步提出「天然疆界」(National boundaries)的政策,訂定法國領土的疆界必須東北抵萊茵河、南達庇里牛斯山(Pyreness);而這政策很顯然直接挑戰哈布斯堡家族領土,意圖稱霸歐洲。

1610年初,法國、西班牙戰爭一觸即發,導火線為尤利希(Jülich)領土的繼承問題。

當時隸屬神聖羅馬帝國的尤利希·克利夫斯-伯格聯合公國 (United Duchies of Jülich-Cleves-Berg) 位於現今比利時、荷蘭與德國交界之處,戰略地位至為重要。

1609年,因公爵約翰.威廉(Johann Wilhelm, 1562 –1609) 逝後無嗣,引發甚多合法繼承者意圖爭奪,而爭奪者背後又包含了新、舊教聯盟的勢力。

西班牙國王不願尤利希.克利夫斯-伯格聯合公國領土落入新教諸侯手中,因而從西屬尼德蘭派兵強佔此地。亨利四世一面要求西班牙撤軍,一面與新教聯盟聯合,企圖反制哈布斯堡王室。1610年4月底前,亨利已集結五萬法軍備戰,法、西大戰一觸即發。

此時法國國內多數天主教徒,卻私下懷疑開戰動機,認為國王有背叛天主教的嫌疑,許多地方因而抗繳戰爭稅,抵制爭議性的出兵。

1610年5月14日,亨利四世遇刺身亡,兇手是一名狂熱的天主教徒。當時長子路易十三年僅九歲,瑪莉.梅迪奇因而成為攝政后。

魯本斯以此為背景,進而創作《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這幅作品。

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
(The Apotheosis of Henry IV and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Regency)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22-25 , 394 x 727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畫面可切分為左右兩部分;左邊描繪亨利四世遇刺升天的情節,右邊則是瑪莉在眾星拱月下,繼任為攝政后的場景。

魯本斯在此幅作品中,納入多位希臘羅馬神祇並暗藏寓意密碼,值得細細欣賞,相當精彩。

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 局部
(The Apotheosis of Henry IV and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Regency)

從左半邊開始,魯本斯描繪在順應黃道及眾神的見證下,亨利四世離世升天。帶領他離開的兩位天神分別是有老鷹隨扈的眾神之首宙斯及宙斯的父親克洛諾斯(Cronus)。

克洛諾斯是天空之神烏拉諾斯和大地之神蓋亞的兒子。為推翻父親暴政,他與母親聯合,以鐮刀閹割並趕走父親。鐮刀因而成為克洛諾斯的形象表徵。

亨利四世由眾神之首宙斯親自前來帶領,代表其一國之君的地位與榮耀;而克洛諾斯希臘文的意思是「時間」或「時機已到」。因此,他的出現也意味著亨利四世的離世符合天意。

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 局部
(The Apotheosis of Henry IV and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Regency)

此時,天庭眾神也凝神觀望,由右而左可辨識的分別是天神之后赫拉 (Hera)、抱著邱比特的維納斯。她們望向瑪莉·梅迪奇,默默給予祝福。

接下來的站立者,我們可從他帽子上的羽翼,知道他是諸神的使者、商業之神荷米斯(Hermes);而最左邊盤坐雲端、披著獅皮的則是大力神海克力斯(Heracles)。

海克力斯是宙斯的私生子,天后赫拉因此對他充滿恨意。

在他嬰孩時期,赫拉曾將毒蛇放在搖籃中企圖殺害他,海克力斯卻一手抓住毒蛇將之活活掐死。之後又因赫拉的詛咒,海克力斯在瘋狂下殺死自己的孩子;為了洗清這個罪孽,他完成了被指定的十二項偉業,獲得不朽名聲並成為永生之神。

海克力斯完成的第一項偉業就是殺死涅墨亞獅子(Nemean lion)並帶回獅皮作為證物,因而獅皮成為海克力斯的形象表徵。

大約1600年,亨利四世的宮廷畫家圖森.杜布羅伊 (Toussaint Dubreuil , 1561–1602) 也曾以海克力斯的形象繪製亨利四世的肖像。

亨利四世如大力神殺死九頭蛇
(Henry IV as Hercules Slaying the Lernaean Hydra)
圖森.杜布羅伊 (Toussaint Dubreuil)
油畫 約1600 , 91 x 74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因此,畫中海克力斯於天庭等待著迎接亨利四世,絕對是魯本斯的巧意安排,也意味亨利四世的豐功偉業,與海克力斯等量齊觀。

再仔細看,亨利四世腳下纏著一尾被箭刺穿的蛇,也讓人聯想到海克力斯嬰孩時期搖籃內的蛇;然而亨利四世並不如海克力斯般幸運,未能倖免於難。

亨利四世升天 攝政后繼位 局部
(The Apotheosis of Henry IV and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Regency)

而跌坐在地,仰首拱掌、帶著崇敬神情目送亨利四世的女性又是誰呢? (待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