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神話奇想《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四)_《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

1600年10月,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的婚禮在佛羅倫斯舉行。當時旅居義大利,擔任曼圖瓦(Mantua)公國宮廷畫師的魯本斯,也隨同公爵夫人 (瑪莉·梅迪奇的姊姊) 參加了這場婚禮。

雖是皇家的盛大婚禮,但亨利四世卻因忙於國政,並未遠赴義大利,成為一場新郎缺席的代理婚禮(proxy wedding)。事實上在當時,對歐洲貴族來說,代理婚禮並不特別;新郎可因距離、安全或健康等因素考量,指派親信前往迎娶。

這場皇室婚禮在樞機主教彼得·阿爾多布蘭迪尼(Pietro Aldobrandini, 1571-1621)的祝禱下進行,由托斯卡尼公爵斐迪南一世(Ferdinando I de’Medici, 1549-1609)以亨利四世之名,為瑪莉戴上婚戒,完成神聖儀式。

斐迪南一世是瑪莉.梅迪奇的叔叔,也是促成此次梅迪奇家族與法國皇室聯姻的最大功臣。為紀念這榮耀的時刻,斐迪南一世委託義大利畫家雅柯波·奇門蒂(Jacopo Chimenti)畫下這場婚禮。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婚禮
(Wedding of Maria de Medici and Henry IV of France )
雅柯波 (Jacopo di Chimenti)
油畫 1600 , 242 × 242 cm
義大利 烏菲茲美術館( Uffizi Gallery )

二十多年後,魯本斯也將這場皇室婚禮納入《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中。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
(The Wedding by Proxy of Marie de’ Medici to King Henri IV)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油畫
1622-23 , 394 cm x 295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兩幅作品雖然風格迥異,但在人物位置的安排,相信魯本斯曾經參考雅柯波的作品。

(左)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婚禮
(Wedding of Maria de Medici and Henry IV of France )
雅柯波 (Jacopo di Chimenti)
(右)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 局部
(The Wedding by Proxy of Marie de’ Medici to King Henri IV)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油畫

畫面中央三位主角分別是,瑪莉、斐迪南一世及彼得樞機主教;左邊兩位主要女士則是托斯卡尼公爵夫人克里斯汀.德.洛林 (Christine de Lorraine, 1565-1637) 及曼托瓦公爵夫人;最右邊是亨利四世的親信,羅傑.德.貝勒加德(Roger de Bellegarde)和協助婚姻談判的西勒侯爵(Marquis de Sillery, 1583-1640)。

有趣的是魯本斯將自己也畫了進來,站在新娘身後,手持十字架,凝視著觀眾。

畫面左下角,魯本斯以婚姻之神海曼 (Hymen) 取代當時年僅十歲的科西莫二世·德·梅迪奇(Cosimo II de’Medici, 1590-1621)的位置。海曼戴著花冠、手持火炬化身為小花童,代表經他認證的婚姻,必將幸福美滿。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關於雅柯波版本中,斐迪南一世項鍊及身上的徽飾。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 局部
(The Wedding by Proxy of Marie de’ Medici to King Henri IV)

這八角形的十字圖騰,常被誤認為馬爾他騎士團的徽飾。其實不然,在此它代表的是托斯卡尼聖史蒂芬騎士團 (The Knights of St Stephen of Tuscany)的標誌。

聖史蒂芬騎士團是在教皇庇護四世的允許下,由斐迪南一世的父親,科西莫一世 (Cosimo I de’ Medici, 1519 – 1574),於1561年所創立的。

聖史蒂芬騎士團徽飾
(The Knights of St Stephen of Tuscany)

當時因地中海域經常有來自北非的海盜做亂,進而威脅托斯卡尼沿岸的第勒尼安海域(Tyrrhenian Sea)。聖史蒂芬騎士團的成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捍衛第勒尼安沿岸港口的安全。

1571年,歐洲史上最大的海戰,勒班陀戰役 (Battle of Lepanto)爆發。這場發生在希臘與義大利之間的愛奧尼亞海域戰事,共計四百多艘船參戰,士兵及奴隸水手高達十萬人之多。聖史蒂芬騎士團加入天主教國家組成的神聖同盟戰隊,共同阻止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對歐洲的入侵。

騎士團的總部設在比薩(Pisa)的騎士廣場,與我們熟知的比薩斜塔,大約十分鐘的步行距離。除了騎士宮(Palazzo dei Cavalieri) 與聖史蒂芬騎士團教堂(Santo Stefano dei Cavalieri) 外,廣場上還保留了科西莫一世的雕像

不同於雅柯波的版本,魯本斯的《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中,斐迪南一世將身上的披風捲起,若不細看,真的很難發現左肩上露出的一小角聖史蒂芬騎士團徽飾。我不免好奇這是魯本斯的不經意或刻意安排呢?

瑪莉.梅迪奇與亨利四世代理婚禮 局部
(The Wedding by Proxy of Marie de’ Medici to King Henri IV)

推測極可能的原因來自宗教因素。由於聖史蒂芬騎士團本身天主教的色彩非常鮮明,而法國又正處於天主教與新教相互敵對後的修復時期。

亨利四世來自新教家庭,登基後雖改信天主教,但因對新教採取寬容自由的態度,才得以平息法國長達三十多年來的宗教戰爭 (1562-1598)。

相信魯本斯此刻並不想觸及關於宗教的敏感問題,因而刻意迴避在亨利四世的代理人身上,加上明顯的天主教印記。

婚禮結束大約一個月後,瑪莉.梅迪奇正式以法國新王后的身分,踏上法國領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