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神話奇想《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三)_《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是《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的第四幅作品,描繪亨利透過肖像認識他未來的第二任妻子,瑪莉.梅迪奇;魯本斯藉由肖像的傳遞,呈現一場成功的相親場景;不僅當事人亨利四世面露欣喜,同時也得到天神的祝福及法國人民的認同。

亨利四世決定離婚再娶時,已四十六歲。當時法國因連年戰爭,積欠大筆軍費。他的第二次婚姻選擇富可敵國的梅迪奇家族成員,不僅期許能夠延續子嗣,更大的冀望是緩解法國的債務危機。

婚前,亨利四世與相差二十四歲的瑪莉.梅迪奇不曾見過面,據說亨利親眼見到瑪莉時,頻頻稱讚她的美貌更勝肖像。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 The Presentation of Marie de’ Medici’s Portrait to Henry IV )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22-25 , 394 x 295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以瑪莉的肖像為中心,成為眾人目光注視的焦點。肖像中瑪莉身著華麗服飾、佩戴寶石首飾、挺立的蕾絲領襯托自信,傳達財力雄厚的家世背景。

手執火炬的婚姻之神海曼 (Hymen)為國王亨利四世獻上肖像,邱比特則在一旁引薦,並有傳遞愛意的意涵;而凝視肖像的亨利四世,表情愉悅,從他撐開的手掌,可以感受他瞬間的驚喜。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局部
( The Presentation of Marie de’ Medici’s Portrait to Henry IV )

那麼站在國王身後,穿著藍袍、頭戴羽毛綴飾頭盔的人物,又是誰呢?

我們可以從頭盔上的鳶尾花徽飾 (Fleur-de-lis)找到線索。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局部
( The Presentation of Marie de’ Medici’s Portrait to Henry IV )
(左)黃鳶尾Iris pseudacorus
(右)鳶尾花徽飾 Fleur-de-lis

鳶尾花為法國的國花,從路易七世(1120-1180)開始,皇家的裝飾就充滿了鳶尾花徽飾,有人稱之為百合花徽飾。

自早期法蘭克人來到法國之前,曾居住於佛萊明地區 (比利時) 的利斯河畔 (Lys)。 由於利斯河的兩岸佈滿鳶尾花,久而久之法蘭克人將之運用為紋章徽飾,稱為Fleur-de-lis,意即”利斯河之花 (Flower of the river Lys )”。 隨時間演進,”利斯河之花”被誤傳為”百合花 (Flower of Lily)”而流傳下來。

魯本斯巧妙運用擬人化的概念,將「法國」化為具體人像,貼身站在國王身後。畫中「法國」輕拍國王,彷彿低語讚許瑪莉·梅迪奇是新王后的理想選擇,同時表達法國人民對此樁婚姻的認可;從她與國王親近的姿態,也說明亨利的勤政親民,受到人民愛戴。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局部
( The Presentation of Marie de’ Medici’s Portrait to Henry IV )

畫面左上方一頭老鷹,爪子抓著雷霆,象徵牠的主人是宙斯(Zeus) ;右上方的孔雀則象徵女主人是宙斯的妻子赫拉 (Hera),被視為婚姻的守護神。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 在《變形記Metamorphoses》中曾提到赫拉在百眼巨人阿爾戈斯被殺後,將其眼珠裝點在愛鳥的羽毛上,遂成孔雀,因此孔雀也被視為代表赫拉的聖鳥。

天上的天神、天后兩兩相倚,雙手交疊,望向凡間;他們面露期待神情也說明一切樂觀其成。 一旁的兩隻孔雀不僅見證宙斯與赫拉的愛情,也見證亨利四世初見肖像時的喜悅,並傳遞神聖的祝福。

一起帶來好消息的還有兩位小天使,他們在亨利四世的頭盔和盾牌邊玩耍,增添歡樂的氣息。

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 局部
( The Presentation of Marie de’ Medici’s Portrait to Henry IV )

此時遠方硝煙冉冉,說明法國正處於的軍事征戰中;不僅強調法國龐大的軍事花費,也再次歌頌瑪莉·梅迪奇對於法國財政上的貢獻。

魯本斯藉由《亨利四世接獲瑪莉·梅迪奇肖像》表達梅迪奇家族與法國王室聯姻,不僅蒙受天神的祝福與守護;同時無論在政治或財務上,對法國也是助益斐然的最佳選擇。

 當婚約簽訂成功的消息傳來,法王對身邊人說:

“以上帝之名,就這樣吧 ! 沒甚麼好說的,因為這是對我的國家和人民都好的一件事,所以我必須結這個婚,我理應如此!”

By God, let it be; there is nothing to be done about it, because for the good of my kingdom and my people, you say that I must be married, so I simply must be.” (英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