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的神話奇想《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二)_《公主的教育》】

瑪莉.梅迪奇因與兒子路易十三的權力爭奪,於1617遭到放逐;四年後再度回朝。她以托斯卡尼大公官邸彼提宮(Palazzo Pitti)為本,興建盧森堡宮(Luxembourg Palace)作為御所,最重要的裝潢就是魯本斯受委託的《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

針對這次委託案,瑪莉.梅迪奇並未給予太多限制,魯本斯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但卻是一項敏感棘手的任務。

基於瑪莉.梅迪奇爭權奪利的過往,回朝後與路易十三的關係仍是機關算盡;加上法國雖對宗教採取寬容政策,但私下派系仍然暗潮洶湧;同時歐洲局勢列強爭奪,相互結盟卻各有心機。

魯本斯來自西班牙統治的西屬尼德蘭,西班牙是天主教的堅定捍衛者,因連年征戰國勢日衰,與法國的關係也漸行漸遠。這些政治與宗教的派系傾軋、明爭暗鬥,也讓魯本斯的一言一行更加戰戰兢兢。

因此魯本斯小心翼翼的規畫此次作品內容;他捨棄可能產生爭議的歷史事件,轉而運用希臘羅馬神話為背景,以其寓意來描繪瑪莉·梅迪奇的一生。

這項龐大又浮誇的委託案,以《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為名,包含二十一幅近四公尺高、三~七公尺寬的畫作;另有三幅分別是瑪莉.梅迪奇的雙親與自己的肖像。

根據合約,魯本斯必須親自繪製人物,其他可由畫室工作人員完成。主題分為三個人生階段:孩童、王后和攝政后

《公主的教育》是《瑪莉.梅迪奇的生平系列》二十四幅作品中的第三幅作品。魯本斯結合希臘神話諸神,勾勒瑪莉.梅迪奇所受教育的全面性。

公主的教育 ( The Education of the Princess )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22-25 , 394 x 295 cm
巴黎 羅浮宮 ( Musée du Louvre )

畫面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美惠三女神(The Three Graces)。 根據海希奧德 (Hesiod) 所著的《神譜》(Theogony)中記載,美惠三女神是宙斯和歐律諾墨 (Eurynome) 的三個女兒,代表真善美。她們經常陪伴維納斯,象徵大自然所賜予的快樂、美麗和豐富的創造力;魯本斯藉由美惠三女神象徵瑪莉.梅迪奇的個人特質,同時左邊女神的眼神直勾觀者,也暗喻瑪莉.梅迪奇無可抵擋的魅力。

從天而降的是宙斯與邁亞的兒子,荷米斯 (Hermes)。他是奧林帕斯十二主神之一,被視為神的使者。他腳穿插翼涼鞋,頭戴翼帽,機智聰穎、口才伶俐,為諸神傳送消息,並完成宙斯交給他的各種任務。他經常降落人間,化為凡人,幫助需要保護的人。

公主的教育 局部( The Education of the Princess )

荷米斯手持信使的權杖(caduceus ) ,杖上有一雙翅膀和兩條蛇纏繞,被視為商業和國際貿易的象徵,因此也稱為商神杖。

瑪莉·梅迪奇來自富可敵國,擅長國際貿易的梅迪奇家族,她嫁到法國時,不但免除法國鉅額債務,還奉上豐厚的嫁妝。 因此荷米斯的出現,不僅意喻瑪莉的機智辯才,同時也藉由商神杖,提醒法王和法國人,牢記梅迪奇家族經濟援助的恩情。

荷米斯身型的靈感來源得自卡拉瓦喬 (Caravaggio) 《七慈悲》中天使的形象。

(左) 公主的教育 局部( The Education of the Princess )
(右)七慈悲 局部(The Seven Works of Mercy )
卡拉瓦喬 (Caravaggio)油畫
1607, 390 cm x 260 cm
那不勒斯 慈悲山教堂 (Pio Monte della Misericordia, Napoli)

左下方戴著桂冠的是太陽神阿波羅,他主管詩歌、音樂、哲學和藝術。阿波羅多才多藝的形象,也成為法王路易十四追隨的對象,因而以「太陽王」自稱。

畫中的太陽神正拉著提琴,地上還有魯特琴及哲學家(或詩人)的雕像。

公主的教育 局部 ( The Education of the Princess )

畫面正中央是身型比眾神小的是瑪莉.梅迪奇。藉由地上鑲有梅杜莎頭顱的盾牌,我們可以判斷瑪莉正倚在雅典娜的膝上寫字。

公主的教育 局部 ( The Education of the Princess )

雅典娜是宙斯與聰慧女神墨提斯(Metis)的女兒。因有預言墨提斯的孩子將會推翻父親宙斯。宙斯感到威脅,就把懷孕中的墨提斯吞入腹中。被吞下的墨提斯在宙斯體內為女兒打造盔甲,讓宙斯頭痛難忍,只好召來火神用大斧頭劈開祂的頭顱,於是一個身穿冑甲並挺舉金矛的女神從祂的頭裡蹦出。

雅典娜繼承了宙斯和墨提斯的優點,是力量和聰慧的化身,是宙斯最寵愛的女兒。

《公主的教育》這幅作品,象徵在眾天神的引導下,瑪莉.梅迪奇擁有智慧,她接受藝術、詩歌、哲學的教育,也得自美惠三女神的加冕,以及荷米斯商業之神的祝福,為她未來成為法國王后做好準備。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