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畫筆下的希臘羅馬神話 (三)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下)】

上次我們提到《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畫中柏修斯的姿態,彷彿像個正在作畫的畫家。他左手椅著牆正在繪製畫布上有如古希臘雕像的安德柔美妲。這究竟代表甚麼意涵?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 (Perseus Freeing Andromeda)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20-1622, 99.7 cm x 139.6 cm
柏林畫廊(Gemäldegalerie)

從時代的背景來探索,之前我們提過尼德蘭諸省為了反抗西班牙的統治,於1568年爆發荷蘭獨立戰爭(亦稱八十年戰爭,1568-1648)。直到1609年,疲於征戰的西班牙與尼德蘭七省共和國簽定十二年停戰協議(1609-1621),才總算得以休養生息,教堂開始重新裝飾,經濟活動也逐漸復甦。

1610年,魯本斯與老楊·布魯赫爾(Jan Brueghel the Elder, 1568-1625 )共同創作《維納斯卸下瑪爾斯的盔甲》,完全呼應當時的時代背景。魯本斯負責人物的繪製;布魯赫爾畫則負責周邊靜物,也就是槍砲和盔甲。

維納斯卸下瑪爾斯的盔甲 (The Return from War: Mars Disarmed by Venus)
魯本斯和老楊•布魯赫爾 (Rubens & Jan Brueghel the Elder )
1610 – 12 , 127.3 × 163.5 cm
蓋蒂中心 (Getty Center, Los Angles)

此時正值停戰協議簽訂後不久,魯本斯把愛情女神維納斯(Venus)畫得美麗又性感,正為戰神瑪爾斯(Mars)卸下裝備。他們的孩子邱比特(Cupid )也幫瑪爾斯脫下戰袍及鞋子。

當時新婚不久的魯本斯,似乎把自己畫成擁抱愛情的瑪爾斯,而四散的武器也象徵著戰爭付出的代價不斐。

顯而易見的,《維納斯卸下瑪爾斯的盔甲》是一幅歌頌和平的作品,意喻著只要愛情不要戰爭;愛終能戰勝一切。

隨著時間巨輪的轉動,來到「十二年停戰協定」即將到期的關鍵點。

1620年魯本斯彷彿將當年《維納斯卸下瑪爾斯的盔甲》畫中人物原封不動的搬到了《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

(左)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 (Perseus Freeing Andromeda) 局部
(右) 維納斯卸下瑪爾斯的盔甲 (The Return from War: Mars Disarmed by Venus) 局部

當年他將自己畫成卸下武裝、享受愛情的戰神瑪爾斯;而此次魯本斯賦予柏修斯畫家的姿態,表面看來是在解救安德柔美妲,但是否也說明了時局動盪,暗示著他真正想解救的、想捍衛的,也許是他安定的生活、虔誠的信仰以及從希臘美學出發的古典藝術,甚或是他的國家。

1622年,相同的主題魯本斯又畫了一次。此時荷蘭獨立戰爭再度崛起。

《柏修斯和安德柔美妲》有如上一個版本的續集。

柏修斯和安德柔美妲 (Perseus and Andromeda)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22, 99.5 cm x 139 cm
聖彼得堡 艾米塔吉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畫中海怪因梅杜莎的目光已化為石頭;安德柔美妲的束縛解開後,邱比特正為她添上橘色衣袍,而橘色正是尼德蘭七省共和國的代表色。身披紅袍(代表西班牙的顏色)的柏修斯卸下頭盔,柔情的牽起安德柔美妲的手。

是否魯本斯想再一次透過繪畫,表達對和平的企盼,期待愛能夠再次戰勝一切。

荷蘭獨立戰爭在西班牙勢力逐漸式微後, 1648年終於劃下句點。很遺憾的,魯本斯於1640年已然離世,未能盼得和平的鐘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