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畫筆下的希臘羅馬神話 (三)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上)】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是魯本斯取材自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變形記》(Metamorphoses) 的作品。

故事源起於德爾菲神殿 (Delphi) 的一則神諭,預言阿耳戈斯 (Argos) 國王阿克里西俄斯 (Acrisius) 終生有女無子,且最後將死於自己外孫手中。

阿耳戈斯國王因此將其未婚女兒達娜伊(Danaë )囚禁於密室,以為只要女兒不婚嫁即可防患於未然;不料宙斯見其貌美,竟化為黃金雨,進入達娜伊房間與之交歡。不久,達娜伊生下柏修斯(Perseus)

達娜伊(Danaë )
提香(Tiziano Vecellio)油畫
1545-46, 120 cm × 172 cm
那不勒斯 卡波迪蒙特博物館
(Museo nazionale di Capodimonte, Naples)

國王阿克里西俄斯發現後,便將母子裝入特製的木箱中,任其隨海漂流。兩人在宙斯及海神波賽頓 (Poseiden) 的協助下,漂流至賽普勒斯島(Cyprus),受當地漁夫狄克堤斯 (Dictys) 收留照顧,將母子視如己出,柏修斯得以順利長大成人。

島上國王波利德克提斯(Polydectes) 是狄克堤斯的兄弟,因覬覦達娜伊的美貌而想除掉阻礙於其中的柏修斯。 某天國王波利德克提斯在一場宴會上,設計刺激柏修斯,使其自告奮勇立誓取下蛇髮女妖梅杜莎 (Medusa) 的頭顱。

梅杜莎的魔力遠近馳名,只要接觸她的目光,即化成石。此行可說是相當危險。

幸好柏修斯有神的保護;雅典娜 (Athena) 交給他一面光亮如鏡的銅盾,荷米斯 (Hermes) 則送他一柄劍;除此之外,途中幸福國仙女送他三樣重要寶物 : 有翅膀的飛天涼鞋、任意伸縮的皮囊和可以隱形的頭盔,讓他得以順利取下梅杜莎的頭顱。

梅杜莎 (The Head of Medusa)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598, 60 cm× 55 cm
佛羅倫斯 烏菲茲美術館 ( Galleria degli Uffizi, Firenze)

柏修斯完成任務後,騎著雅典娜所贈的飛馬返家。途中經過衣索比亞,看見一名美麗少女被拴在礁石上。

這位女子是衣索比亞國王的女兒,安德柔美妲(Andromeda)。

安德柔美妲的母親因吹噓自己比所有的海洋仙女都漂亮,為此觸怒海神,王國因而遭到洪水及海怪的攻擊。 神諭指示唯有獻出安德柔美妲才能消災,因此她被拴海岸礁石上,做為獻給海怪的祭品。

柏修斯對她一見傾心,解下她的枷鎖,並用劍嶄下海怪的頭,化解了這場危機。

在衣索比亞國王、王后的允諾下,柏修斯娶了安德柔美妲,回到賽普勒斯島。柏修斯藉著履行承諾之名,晉見國王,當時他和大臣在宴會飲酒。於是他帶著盾牌,從皮囊取出梅杜莎的頭,眾人看見梅杜莎,瞬間便成了石頭。

魯本斯在《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這幅畫中,他藉由邱比特串聯出這幅畫的動線,引導觀者由左下角的海怪,一步步進入主題。

柏修斯解救安德柔美妲 (Perseus Freeing Andromeda)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20-1622, 99.7 cm x 139.6 cm
柏林畫廊(Gemäldegalerie)

左下角的海怪正張大著嘴準備攻擊,而柏修斯搶在海怪得逞前,正努力解開安德柔美妲身上的繩索,時間緊迫連邱比特也來幫忙!

此時飛馬仍振翅等待,彷彿也說明一切仍在備戰中。畫面中邱比特穿梭其間,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刻,仍讓人感受濃濃的愛意。

這幅作品非常的典雅優美。魯本斯喜歡運用括弧,或橢圓形的線條來構成畫面。

加上構圖講究左右呼應和對仗,所以看起來柔美而平穩。

有趣的是畫中柏修斯的姿態,彷彿像個正在作畫的畫家。他左手椅著牆正在繪製畫布上有如古希臘雕像的安德柔美妲。

而我不禁自問這代表著甚麼意涵…

<待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