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畫筆下的希臘羅馬神話 (二) 《潘恩與席琳克絲》】

魯本斯的《潘恩與席琳克絲》,取材自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變形記Metamorphoses》中的一則神話,描述一段淒涼的求愛故事。

潘恩與席琳克斯 (Pan and Syrinx)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17 , 40.3 x 61cm
德國卡塞爾博物館 (Museumslandschaft Hessen Kassel)

這是奧林帕斯神祇之一的墨丘利(Mercury,希臘名:荷米斯 Hermes ) 所說的故事:「在涼爽的阿卡迪亞 (arcadia),許多森林仙女以諾那克里斯山(Mount Nonacris)為家,其中最知名的仙女是席琳克絲( Syrinx )。

席琳克絲是月亮女神黛安娜的追隨者,凡事視她為榜樣,以狩獵為業,立誓終身不嫁,儘管追求者眾,卻都無法擄獲芳心;她一身女獵人的裝扮常會讓人誤認為拉透娜(Latono,即希臘的Leto,樂投)的女兒黛安娜;可是她佩帶的是角弓,而黛安娜佩帶的則是金弓。」

潘恩(Pan)是一位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羊的牧神。他性好女色,經常在森林中遊蕩,據說他的叫聲詭異,令人毛骨悚然。英文”panic”一字即源自於他的名字。

潘恩與席琳克斯 (Pan and Syrinx) 局部

「某天,席琳克絲從律凱俄斯山(Mount Lycaeus)回來,牧神潘恩(Pan)看到很是心動。他頭戴松針冠,上前打招呼。席琳克絲對他的追求毫不領情,直奔沒有人跡的荒野地,直到平緩多沙的拉東河畔(Ladon),水流擋住她的去路。於是她懇求水澤仙女幫她變形。

當潘恩伸手想抓住無路可逃的席琳克絲,抓到的卻是一把水生蘆葦。他失望的長嘆一聲,氣流輕輕震動蘆葦,發出纖柔哀怨的共鳴。這柔美的音調使他動心,彷若席琳克絲的清唱。他說:「我以後就這樣與妳訴說情愛吧!」。

於是他取來長短不一的蘆葦桿,並排後以蠟固定,成為牧羊笛。

牧羊笛也就是我們現在熟悉的排笛(又稱為潘神笛),是一種古老的樂器,英文名為Panpipe或Panflute,又稱Syrinx。 其由來與希臘神話潘恩和席琳克絲(Syrinx)的故事有關。

《潘恩與席琳克絲》這幅畫,我們觀察魯本斯的色彩,他運用大量的紅和金作為主色調,散發高貴、華麗的氣息;他的筆觸鮮明,人物的造型豐潤(女性),肌理鮮明(男性),這些明顯是提香畫風的延伸;但就畫的整體,仍有不同於提香之處,譬如畫裡的自然風景;自然背景的植物和飛禽的描繪相當仔細,這部分則是由魯本斯好友老楊·布魯赫爾(Jan Brueghel the Elder, 1568-1625 )所畫。

潘恩與席琳克斯 (Pan and Syrinx) 局部

老楊·布魯赫爾是彼得·布魯赫爾的次子。這個家族從彼得·布魯赫爾以降,一共出了四代畫家。 由於布魯赫爾早逝,小彼得和老楊兄弟的美術養成教育,由外祖母指導。因此,若包含布魯赫爾岳父母(岳父是他的老師)在內,家族(含妻子)共出了五代畫家。

老楊•布魯赫爾家庭 (Family of Jan Brueghel the Elder)
魯本斯 (Peter-Paul Rubens) 油畫
1613-15 , 121.5 x 95.2 cm
倫敦 科陶德美術館 (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

老楊·布魯赫爾與魯本斯互為摯友近三十年,他和第一任妻子所生子女,都請魯本斯擔任教父。老楊·布魯赫爾年長魯本斯七歲,出道較早,曾長時間在義大利遊歷作畫,後來成為低地國的宮廷畫家。1610年起,魯本斯擔任他的經紀人。

回到畫裡的席琳克斯。她的姿態,很明顯取材自魯本斯熱愛的古羅馬時期,「含蓄的維納斯」雕像。

(左) 卡皮託林的維納斯 (Capitoline Venus)
大理石雕像 4th century BC
卡皮託林博物館 (Capitoline Museum)
(中) 阿芙羅狄蒂 (Aphrodite of Menophantos)
大理石雕像 1st century BC
羅馬國家博物館 (National Roman Museum)
(右) 梅迪奇的維納斯 (Venus de’ Medici)
大理石雕像 1st century
佛羅倫斯 烏菲茲美術館 (Galleria degli Uffizi, Firenze)

之後不少文學家也將此故事詮釋為一段永遠追求不到的淒美愛情。

例如,以抒情詩聞名的奧地利詩人尼古拉斯·雷瑙(Nikolaus Lenau,1802-1850)的詩作《蘆葦之歌》,適切的呼應了這一則神話故事及潘恩悲戚的心情。

《Reed song 蘆葦之歌

Along a secret forest path 沿著秘密的森林小徑

I love to steal in the evening light 我在夜裡漫步

To the desolate reedy shore 到荒蕪的蘆葦岸旁

And think, my girl, of you! 我想妳,我的女孩

When the bushes then grow dark, 當草深夜黑

The reeds pipe mysteriously, 蘆葦笛聲響

Lamenting and whispering, 悲歌悄悄唱起

That I must weep, must weep. 我不由得悲泣

And I seem to hear the soft sound 我似乎聽見柔美之音

Of your voice, 是妳的歌聲

And your lovely singing 妳可愛的歌聲

Drowning in the pond. 沉沒在池中

*原作為德語,在此引用《藝術之歌》一書之作者的英文譯本
Translations by Richard Stokes, author of The Book of Lieder (Faber, 2005)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