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本斯定居安特衛普 (七)《魯本斯與伊莎貝拉》】

魯本斯自小接受文藝復興式的人文教育,學習多國語言。旅居義大利八年期間,仔細研究並臨摹古希臘羅馬雕像及文藝復興時期大師的作品,更加豐厚其藝術涵養及人文底蘊。

魯本斯對於義大利的熱愛,不僅止於繪畫、雕塑,也包括建築。

在返回到故鄉安特衛普之後,他於當時鄰近赫倫塔爾斯.瓦阿特運河(Herentalse Vaart)的河岸旁購置一座宅邸,並親自設計,重新改建。他結合文藝復興美學的設計理念,將義式建重現於安特衛普。他所設計的宅邸,不僅止於生活起居的需求,也納進藝術收藏的展覽空間及偌大的工作室,他的學生與助手也都在此創作。

1609年,三十二歲的魯本斯迎娶十八歲伊莎貝拉.布朗特(Isabella Brant,1591-1626)。伊莎貝拉的父親是人文主義學者,在安特衛普市政府擔任要職。兩人在一場婚禮中相識,當時新郎是魯本斯的哥哥;新娘則是伊莎貝拉的阿姨。

新婚不久,魯本斯為兩人畫下這幅雙人肖像畫《魯本斯與伊莎貝拉》。

魯本斯與伊莎貝拉 (The Honeysuckle Bower)
魯本斯(Peter-Paul Rubens)油畫
1609/10 , 178 cm x 136.5 cm
慕尼黑古典繪畫陳列館 (Alte Pinakothek)

畫中情節的安排,彷若兩人正在花園散步,不經意走到忍冬樹下,魯本斯扶著妻子伊莎貝拉緩緩坐下,而雙手依然交握的情景。

作品中魯本斯發揮自凡 ˑ 艾克、小霍爾班以來的傳統,精細刻畫他們時尚華麗的服飾。畫中魯本斯配戴一把劍,象徵中古世紀以來騎士的形象。伊莎貝拉則身著華麗貴氣的服飾,戴著一頂休閒但質感細膩的編織草帽,凸顯其走在時尚尖端的泰然自若。

畫中兩人服飾布料的質地與光澤、紋路與細節、頸部與袖口半透明的蕾絲等,在在展現魯本斯精雕細琢的功力。

魯本斯與伊莎貝拉 (The Honeysuckle Bower) 局部

畫面的安排,魯本斯的位置較高也略為後退,身體微傾靠向伊莎貝拉,不僅營造肖像畫的層次與景深,也讓人感受呵護妻子的體貼。當年的伊莎貝拉雖僅十八歲,但沉穩優雅的神情,展現其成熟的性格。

這幅畫又名為《忍冬樹下》,忍冬花初開為白色,後轉為黃色,因此也稱為金銀花。其花形一蒂二花、成雙成對,象徵愛的牽絆。畫中夫妻兩人雙手交疊,相伴互持的深情也正呼應著忍冬花所代表的意涵。

魯本斯與伊莎貝拉 (The Honeysuckle Bower) 局部
(左)忍冬花 (一蒂二花) (右) 雙手交疊

依魯本斯理念設計的宅邸落成後,夫妻兩人遷入如宮殿般的新居並育有三子,克拉拉 ˑ 塞雷納(Clara Serena, 1611–1623),阿爾伯特(Albert, 1615–1657)和尼古拉斯(Nicolaas, 1618–1655)。

(左) 魯本斯長女_克拉拉 ˑ 塞雷納(Clara Serena, 1611–1623)
(右) 魯本斯兩個兒子_阿爾伯特(Albert, 1615–1657)和尼古拉斯(Nicolaas, 1618–1655)

1623年,長女因病離世,夫妻兩人憑藉堅定的宗教信仰走過傷痛;然而非常遺憾的,三年後 (1626) 伊莎貝拉也因瘟疫逝世。

魯本斯在寫給友人,法國學者皮埃爾 ˑ 杜普伊 (Pierre Dupuy)的信中提到已故的妻子與他的傷痛 :

「…我真的失去了一位完美的伴侶,一位擁有萬般理由值得讓我去愛她的伴侶。她的情緒穩定,沒有任何女性的弱點,屬於她的一切都是善良且真誠的…

…毫無疑問我只能仰賴時間療癒傷口。然而我卻發現,只要活著,一但想起那位我已失去且讓我珍愛的妻子,就無法不感到傷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