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魯本斯的遍歷時代 (四) 對卡拉瓦喬的惺惺相惜(上)

魯本斯來到羅馬,正逢卡拉瓦喬叱吒風雲的年代。

當時,卡拉瓦喬完成聖王路易堂的坎特萊理小堂的委託案,包含《聖馬太殉教》、《聖馬太蒙召》及《聖馬太靈感》三幅作品,成為羅馬收藏家和藝術家競相追逐的畫家。

卡拉瓦喬最擅長的是明暗對比的運用。他所描繪的光,有如舞台聚光燈灑落,透過光的凝聚以及對比暗影的處理,彷彿帶領觀者走入舞台劇場景,進入故事主題。然而當時根本沒有電燈,因此,他的明暗對比法,有如未來劇場燈光設計的先知預言。

這幅《埋葬耶穌》就是很好的例子,畫中傳達對耶穌犧牲的悲痛。

埋葬耶穌 (The Entombment of Christ)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603-04, 300 cm x 203 cm
梵諦岡博物館 (Pinacoteca Vaticana)

畫面後方三位女性由右而左,依序是近乎歇斯底里、無語問蒼天的革羅罷妻子馬利亞(Mary of Cleophas ),用手帕擦拭淚水的抹大拉的馬利亞 (Mary Magdalene),以及神情悲戚靜默的聖母馬利亞。

畫中耶穌的身形瘦骨嶙峋。祂下垂的手,是米開朗基羅式的,具有神性的手。

兩位將祂抱起來的人,分別是福音書作者約翰 (John),支撐著耶穌的上身;另外圈住耶穌雙腳的是尼哥底母(Nicodemus)。 有趣的是卡拉瓦喬運用誰的形象來畫尼哥底母? 是的,正是米開朗基羅!

米開朗基羅 ( Michelangelo, 69 yrs )
伏爾泰拉 (Daniele da Volterra) 油畫
1544, 88 cm x 64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Y.)

要理解卡拉瓦喬的構圖,必須從他設計的肢體動作開始。 有如從觀眾席看舞台劇般,透過誇張肢體表現,辨別劇情的發展。

卡拉瓦喬藉由尼哥底母彎腰瞬間的身體弧線,引導我們的視線,搭配後方三位女性角色的肢體描繪,有如連續動作般由右至左;從對死者逝去的無法接受,因而雙手舉天;繼而悲傷之後擦拭眼淚;最終是面對現實、處理問題,呈現典型的悲傷三部曲。

卡拉瓦喬成功地藉由尼哥底母彎腰的帶動,創造一種帶有故事性的連續律動。

埋葬耶穌 (The Entombment of Christ)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603-04, 300 cm x 203 cm
梵諦岡博物館 (Pinacoteca Vaticana)

當時巴洛克繪畫必須背負傳教的功能,本身就是傳教的載體,

巴洛克藝術的目的之一是要讓所有人,無論識字與否,即使對聖經故事不熟稔,但只要看到畫就能理解故事的意涵。因此卡拉瓦喬的畫都具有這樣的特色。

1612年,魯本斯也畫了一幅臨摹的版本,當時卡拉瓦喬已於1610年,在逃亡的途中離世。魯本斯的臨摹版本並沒有處理連續動作的劇情,色彩的運用比較接近提香的風格,明暗對比不若卡拉瓦喬強烈,雖然降低了戲劇性,但我們依然能感受沉靜深邃的哀痛。

埋葬耶穌 (The Entombment of Christ)
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油畫
1612-14, 88 cm x 66 cm
渥太華 加拿大國立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Canada )

另一幅卡拉瓦喬的作品《聖母之死》,這幅畫是受教皇律師委託,為他所贊助的教堂而畫。在這幅畫裡,他並未刻意將聖母之死的主題理想化以彰顯聖母即將蒙召昇天,反而呈現一般人死亡的真實哀傷。由於缺乏升天的恩典尊榮,加上有人指控卡拉瓦喬以妓女充當模特兒,最後作品遭拒。

之前我們提過,魯本斯來到羅馬,是受曼圖亞公爵維琴佐一世的任用,臨摹大師的作品,以充實公爵的收藏。因此,在魯本斯獲悉卡拉瓦喬作品被拒後,便進一步成功說服曼圖亞公爵收購這幅作品。

聖母之死 (義:Morte della Vergine /
英:Death of the Virgin)
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油畫
1604-1606, 369 cm x 245 cm
巴黎 羅浮宮 (Musée du Louvre, Paris)

除了《聖母之死》之外 魯本斯還介入了另一幅卡拉瓦喬的作品《玫瑰經聖母》。

 

待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