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魯本斯遍歷時代 (三)《法厄同的墜落》

法厄同 (Phaeton) 是希臘神話早期太陽神赫利歐斯 (Helios) 和海洋精靈克里夢尼 (Clymene) 的兒子。赫利歐斯屬於泰坦神族,他和宙斯都是最早神祇的孫輩。當宙斯推翻父親統治,建立奧林帕斯的天庭家族後,把太陽給了兒子阿波羅。

到了羅馬帝國時代,希臘早期太陽神赫利歐斯的身分被演化融合成為阿波羅。

有關法厄同的故事就是取材自古羅馬詩人奧維德 (Ovid, 43 BC – 17/18 AD) 的神話作品,《變形記》。

故事緣起於身在人間的法厄同,對同伴聲稱自己是太陽神的兒子但同伴不相信,因而要求母親證明。他的母親遂祈求讓兒子登上天庭,與父親相認。

法厄同因此來到巍峨的太陽神殿,和藹的太陽神親口證實他們的父子關係,並答應實現他一個心願,於是法厄同提出駕駛太陽馬車的請求。 然而,這個願望非常危險,太陽馬車能量超凡,難以駕馭,除了太陽神本尊,連其他的神也不敢接近。

無奈法厄同非常堅持,太陽神也無法反悔,只好讓他嘗試。

不出所料,由於馬匹不習慣駕駛座重量的改變,頓時失去重心,加上法厄同懼高驚慌,導致馬車四處疾駛,引發各地大火,造成許多災難和異象;譬如利比亞燒得寸草不生,成為沙漠;衣索比亞人因此膚色變黑;尼羅河躲得找不到源頭(到了十九世紀才被探險家發現)。

眼見世界陷入浩劫,宙斯緊急召集眾神開會。他說:「除非及時伸出援手,世界末日就在眼前。」

接著,宙斯登上制高點,右手拿出雷霆掂一掂,舉在耳邊推擲而出。閃電擊倒馬車,才終於停了下來,法厄同也因此墜落身亡。當下,他的父親傷慟,他的姊妹也為之哀嚎。

魯本斯並不是第一個以此為主題的畫家。此前,最為人們熟知的是米開朗基羅的版本 (圖一)。

(圖一) 法厄同的墜落 ( The Fall of Phaeton )
米開朗基羅 ( Michelangelo )
黑粉筆素描 1533, 41.3 cm x 23.4 cm
英國皇室 溫莎城堡 (Windsor Castle, Royal Collection)

米開朗基羅曾在信中以黑色粉筆畫下《法厄同的墜落》,送給托瑪索 (Tommaso)。

托瑪索是米開朗基羅的忘年之交,兩人相差三十四歲,彼此存在一種超越朋友的情誼。由於托瑪索常以冷淡疏離的態度折磨米開朗基羅,故他以此畫送給托瑪索表達心境。

魯本斯在詮釋《法厄同的墜落》時,選擇由劇情張力最高點切入,也就是天庭大亂,天體運行的黃道遭到破壞,宙斯召集眾神,擲出雷霆的瞬間 (圖二)。

(圖二) 法厄同的墜落 (The Fall of Phaeton)
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
油畫 1604-05,1606-08, 98.4 x 131.2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畫面從頂端兩個人物開始。 左邊是天后赫拉,她想用繩索控制馬車,但無力回天。宙斯登上制高點,射出雷霆。對!你沒有看錯,魯本斯所畫的宙斯具有女性象徵的乳房,凸顯宙斯曾自腦袋生出雅典娜,具有雌雄同體的特質 (圖三)。

(圖三) 法厄同的墜落 (The Fall of Phaeton)局部

畫的左側是荷賴女神 (Horae)。(圖四)

荷賴女神代表的是正確的時刻。她們來來去去,帶來熟成豐收,維持世界的自然和生活中周期性的規律。她們把守奧林匹斯山的大門,促進地球的生育,凝聚了星星和星座,與美惠女神一樣,也是愛神阿芙蘿黛蒂的侍從。

希臘人最初把一年分為兩季,後來又分為三季,隨著人們對時節的認識,最後才分為了四季,女神的數目也相應的變為四位。

畫中描繪法厄同無法駕馭太陽馬車,搞得四季失序,荷賴女神驚慌不已。

(圖四) 法厄同的墜落 (The Fall of Phaeton)局部

畫的右下是法厄同墜落馬車的情景,更下方則顯示土地上烽火蔓延 (圖五)。遭雷霆擊中的法厄同跌出馬車,正要從空中墜落。在這瞬間,其他精靈或神祇正努力嘗試控制脫韁馬車。

(圖五) 法厄同的墜落 (The Fall of Phaeton)局部

從整體畫面來看,魯本斯運用橢圓形構圖來凝聚整幅畫的韻律感。同時運用數個小橢圓來描繪各自獨立的情境,如: 荷賴女神的驚恐 、法厄同跌出馬車墜落的瞬間。(圖六)

魯本斯熱愛運用橢圓構圖,有其學習參考的脈絡。他以圓形或弧形的人體來表達動態感,可能是從米開朗基羅的西斯汀天頂壁畫得來的靈感 (圖七)。

(圖六) 法厄同的墜落 (The Fall of Phaeton)
橢圓構圖
(圖七_1) 西斯汀天頂壁畫_神創造日月
(圖七_2) 西斯汀天頂壁畫_神創造日月

天頂壁畫完成之初,拉斐爾便覺得驚為天人,因此進一步運用圓形或弧形作為構圖的元素。 以拉斐爾的《嬰兒殉道》為例,從他的草圖 (圖八) 及之後版畫 (圖九) 的成品中,可看出端倪。

(圖八) 嬰孩殉道
(The 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
拉斐爾 (Raffaello Sanzio) 素描
1510 , 24.6 cm x 41.3 cm
英國 皇室收藏 (Royal Collection)
(圖九) 嬰孩殉道 (The 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
拉斐爾 (Raffaello Sanzio)設計 / 馬爾肯托尼歐 (Marcantonio Raimondi) 鐫刻版畫
1512-13 , 28.1 cm x 43 cm
紐約 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Y)

不僅人物線條與構圖可以找到魯本斯向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的效法之處;

在色彩運用上,《法厄同的墜落》這幅畫也讓我們聯想到卡拉瓦喬最擅長的明暗對比法。

 

待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