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藝術家的使命(三):早地上的午餐】

【畢卡索藝術家的使命(三):早地上的午餐】

畢卡索的「挑戰大師系列」還有後續發展。譬如,在馬奈完成《草地上的午餐》近一個世

紀以後,畢卡索也依此主題畫了二十七個版本的油畫。

在學習繪畫的過程當中,藉由臨摹大師作品學習其技巧風格,或以新的詮釋角度創作變異主題,達到與大師對話的目的,幾乎是每個畫家登入藝壇所必經的歷程。畢卡索離開美術學院後,他「要畫自己的畫」,一開始是以竇加、羅特列克、梵谷、高更為師;之後,當卡薩吉瑪斯死去,畢卡索陷入困頓的狀態,恰恰提供獨立創作的養分,他畫自己憂鬱的心境和社會底層的觀察,開啟了藍色時期;接著,在費爾南德進入他的生命,雅各布、阿波里奈爾、薩爾蒙等相繼成為他的死黨後,愛情和友誼為他注入新的能量,而進入玫瑰時期。

之後,馬諦斯以秋風掃落葉之姿,在畫壇掀起野獸派的巨浪,畢卡索眼見自己可能要被淹沒之際,他身邊一夥睥睨群雄的文學家友人,為他提供最新的跨領域知識,為他的作品挺身辯護,再加上布拉克的並肩作戰,聯手開創立體主義。從立體主義發展的過程來看,我必須說,沒有布拉克,就可能沒有立體主義的問世。這段時期,可說是畢卡索最具有原創力的輝煌時期,他與布拉克合力推展立體主義,並一起完成的所有蛻變與轉折,其無遠弗屆的穿透力,幾乎讓20世紀所有的新興流派,都直接間接地受其衝擊與啟示。

當一次世界大戰重創了歐洲,立體派也偃旗息鼓之際,瑪麗-泰雷茲的出現,激發他對性愛的裸露描繪,開啟情色畫作的奇想空間。而歐嘉的反抗報復,則引發深層的恐懼,創作出超現實主義的作品。這個時期,他吸納野獸派的色彩和超現實主義的形式,產生絢麗明亮的作品。

畢卡索在古稀之年,從事大量的主題變異創作。他致敬(或挑戰)的對象,包括西班牙三大畫家:委拉斯蓋茲、葛雷柯和哥雅;影響法國藝術發展的普桑、安格爾、德拉克洛瓦、馬奈等等。但像畢卡索儼然位居二十世紀最偉大藝術家之列,卻仍沿用前人的主題,套入反覆運用的繪畫形式,實在讓人困惑。他這麼做不會產生新的藝術語彙,也不會衍生新的藝術概念。事實上,無人能要求畢卡索在藝術史的進程上不斷地推動創新,畢竟,一個新的藝術概念和形式,通常需要一個或數個世代的努力與突破,才有可能造就一番局面,畢卡索在這方面的成就已令人驚嘆連連,鮮有人能與之匹敵。那麼,畢卡索晚年一再重複演繹經典主題,是否代表他面臨題材匱乏的窘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