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藝術家的使命(一):阿爾及爾女人】

【畢卡索藝術家的使命(一):阿爾及爾女人】

 畢卡索未滿三十歲時,即因繪畫致富;壯年之後,他的家產富可敵國,較諸累積數代家產的財閥,可說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他未因此停歇創作。事實上,把創作視為天職,戮力不懈至生命的最後一刻,幾乎是所有偉大藝術家的共通特質。

   邁入晚年,畢卡索的創作能量依然豐沛,無論是雕塑、陶藝、油畫、素描及版畫,無一不精,質量俱佳。畢卡索最與眾不同卻又令人困惑之處,在於年逾古稀之際,他選擇的題材以及創作的形式,絲毫不見垂暮老朽的斑駁疲態,也不見歷盡滄桑的淡泊與抽離。

   二次大戰後,畢卡索常來探視行動不便的馬諦斯,兩人都住在蔚藍海岸。1954年11月,馬諦斯過世以後,畢卡索對友人提到:「他留給我的遺產,是他的宮女。雖然我不曾去過,但那就是我對於東方的想像……雖然他死了,我要繼續畫他的畫。」兩個月之後,畢卡索以德拉克洛瓦的《阿爾及爾女人》為主題,畫了15幅不同版本的作品。

畢卡索承襲德拉克洛瓦的主題,結合馬諦斯的野獸派色彩及裝飾性風格,創作屬於自己《阿爾及爾女人》。在畫布上,他以直線、交叉線的圖面構成背景;用圓形、梯形、三角形的幾何圖案,組合成人體結構;復以具有立體主義特色的截面,呈現多角度的視點。

畢卡索像老頑童般,在遠處長方格中,畫上鐵塔、圓形飛行器、女機器人;在方格右邊,有三角飛行體。讓畫洋溢著科技風,未來感。但畢卡索避免讓它產生後現代的冷峻疏離。他的方法之一是採用令人愉悅的裝飾性色彩。另外,他將畫面左側的主角,透過細緻而繽紛的描繪,裝扮成撲克牌風的皇后造型,吸引觀者的目光,引領我們進入充滿未來意象的後宮世界。

 畢卡索於1955年情人節完成的《阿爾及爾女人》,在2015年5月的拍賣會上,以近一億八千萬美金售出,創下最昂貴的拍賣紀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