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與亂世佳人(七):佛蘭絲娃‧吉洛】

【畢卡索與亂世佳人(七):佛蘭絲娃‧吉洛】

馬諦斯當初聽到法軍戰敗的消息,匆匆地包了計程車,再轉搭火車,南下尼斯。友人勸他離開法國,他回說:「如果有才華的人都離開法國,國家會變得很窮困。我當初投入藝術時,就過著貧窮的生活,我不怕回到貧窮。」不料,馬諦斯的前妻艾蜜莉和女兒瑪格麗特,卻因祕密協助反抗軍活動,遭到逮捕。瑪格麗特在獄中慘受刑求,並送往集中營。但幸好在聯軍的轟炸攔截下,得以順利逃生。

 巴黎淪陷後,美國大使館強烈建議葛楚和托克拉斯離開法國。她們的猶太人身分加上同性戀關係,是目標顯著的獵物,隨時會遭遇不測。她們本來已聽勸打包,但終究沒有遠離,葛楚灑脫地解釋:「那日子會很難過,何況我對食物這麼挑剔!」

 她們之所以有恃無恐,應與維琪政權的一位高官有關。他曾為葛楚的作品譯成法文,雙方結為好友,因而得到暗中保護。葛楚也幫忙把維琪政府的政策翻譯成英文,爭取英美政府的同情與支持以為回報。

  至於畢卡索,他不可能回到佛朗哥統治的西班牙。雖然美國和墨西哥對他張開雙手,歡迎他移民,但他選擇待在巴黎,也為此付出代價。畢卡索的畫被納粹認定墮落腐敗而禁止公開展出,相關的書籍也不准出版銷售,他的行蹤受到監視,畫室和住處還遭到蓋世太保的搜索。然而,他的作品和財產並未受到侵害,主要可能是畢卡索的名氣太大,納粹有所顧忌,因而沒有過當的舉動。

1943年,巴黎仍舊被德軍佔領。五月的某個晚上,畢卡索、朵拉和ㄧ群朋友在一間加泰隆尼亞風味的餐廳用餐,他突然注意到隔桌的女孩,眼神頻頻停駐在她的身上。他恰巧認識女孩的同桌友人,便主動走過來搭訕。

女孩是二十一歲的佛蘭絲娃‧吉洛(Françoise Gilot),曾在劍橋大學就讀,當時正準備開畫展。畢卡索聽見了,笑著回答他本人也是畫家,邀請她們去畫室參觀,讓她們喜出望外。當時,無人不認得畢卡索。

佛蘭斯娃來過沒幾次,畢卡索就丟一本薩德侯爵(Marques de Sade)的書,問她是否看過。佛蘭斯娃雖沒讀過,但知道是一本什麼樣的書。薩德侯爵是18世紀的貴族,他依自身的經歷,書寫大量的情色小說,內容涵蓋無奇不有的性愛、性虐以及各種荒淫虐殺的故事。英文性虐癖一詞——Sadism,就是從薩德的姓氏而來。至於大家熟知的「SM」——「性虐戀」,則是聯合薩德與另一位奧地利作家薩克-馬索克(Sacher-Masoch)兩人姓氏的縮寫。薩克-馬索克以書寫受虐角色聞名。

畢卡索畫過數百幅與瑪麗-泰雷茲有關的性愛主題,部分作品色慾乖張的程度,與春宮畫毫無二致,不難想像他耽溺此道的習性。畢卡索凌虐成性,不止於逞快的色慾,也表現在對待已分手戀人身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