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與亂世佳人(二):鏡前的女孩】

【畢卡索與亂世佳人(二):鏡前的女孩】

然而,不平凡的日子過久了,會讓人感到索然無味的空洞。畢卡索想找回自己獨立的空間。他在樓上租下一整層,作為自己的工作室,連歐嘉要上去都得經過他的同意。對歐嘉來說,她早已遠離舞者的生活,除了上流生活圈,她只能把心力集中在小孩身上。

畢卡索為歐嘉畫了許多肖像畫。前期的作品,多以安格爾的寫實手法,展現歐嘉高貴冷峻的氣質、優雅洗練的教養。為了塑造永恆的質感,畢卡索在服裝的處理下了不少工夫。他選擇特殊的剪材式樣,呈現自然垂墜的張力;至於布料的皺褶,則採用塞尚的風格,加強厚重感;服裝顏色的選擇與椅子色澤相近,採用類似鐵鏽所呈現的暗褐色;陰影的處理,則接近鐵的鏽斑。於是,這幅1923年的歐嘉肖像畫,感覺就像是一幅綜合石膏與鋼鐵材質的雕像。歐嘉‧畢卡索歷經歲月的沖刷,儘管形象永恆,卻也斑駁。

1927年1月,四十五歲的畢卡索在家附近的拉法葉百貨閒逛,遇見一位與歐嘉截然不同的女孩。她頂著一頭金髮,一雙鈷藍色的眼睛,身材豐腴緊實,全身散發著青春活力。女孩事後回憶他們邂逅的的經過,畢卡索走過來對她說:「妳有張很有意思的臉龐,我想幫你畫一幅肖像畫,我覺得我們可以做些很棒的事。」接著他提高聲調地自我介紹:「我是畢卡索!」他見女孩對這名字沒有特別的反應,便帶她到書店,隨手拿出一本有關於他的書。」之後,兩人陷入瘋狂的熱戀。

這個女孩是17歲的瑪麗-泰雷茲‧華特(Marie-Thérèse Walter)。他們展開長達十年戀情,引爆畢卡索暗流已久的嶄新創作能量,衝出地表,激烈噴發於作品之上。

在綜合立體主義之後,畢卡索毫無限制地採用各種繪畫形式和概念。無論是古典的或是新興的派別,他都能信手捻來地搓揉,產生渾然天成的混血新作。

   《鏡前的女孩》將繽紛的色彩投射在畫布上。畫的背景,裝飾著馬諦斯風格的阿拉伯紋飾,瑪麗-泰雷茲的身體也填滿各種對比的顏色。在左邊為實體,右邊為幻鏡的安排下,畢卡索以粗而簡化的圓弧幾何構成她的身形,以橫條紋象徵X光顯像的骨骼支架,展現童趣的清新感。

   瑪麗-泰雷茲的頭,有兩個面向,透過畢卡索的巧妙組合,她同時朝著畫面右方的直立鏡,觀察鏡中的自己;也朝著觀者右邊的眼際看,引領我們入畫。瑪麗-泰雷茲的手,做出攬鏡自撫的姿態。惟鏡中人的色彩較為灰暗深沈,是暗示鏡子投射內在的情緒,抑或夜晚卸妝後的真實面貌?在《鏡前的女孩》,畢卡索讓實體與幻境交流,延續立體派虛實互動的精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