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外傳(三)葛楚史坦的春天】

葛楚(Gertrude Stein, 1874-1946)和李奧的感情極好,她依循李奧的步伐,到哈佛大學的女子分校,拉德克利夫學院[1]就讀。進入學校以後,在加州長大的葛楚,不怎麼喜歡這個東岸學府的傲慢與市儈。不過,她在此遇見影響日後寫作生涯的貴人,美國心理學之父威廉・詹姆斯[2]

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1842-1910)

同時具有心理學、哲學和醫學深厚基礎的威廉・詹姆斯,非常疼愛葛楚,認為這麼聰明的女孩,極為罕見。兩人的師生關係非比尋常。

葛楚自述老師對她毫無顧忌的偏心:「在那個令人愉悅的春天,葛楚・史坦每個晚上都去劇院,每個下午還是去劇院。然而,那該是期末考的日子,特別是威廉・詹姆斯的課目。她坐下來,前面躺著考卷,一動也沒動。她開始在考卷上寫了起來:『親愛的詹姆斯教授,很抱歉,我一點都不覺得今天是個考哲學的好日子。』寫罷,她離開教室。隔天,她收到威廉・詹姆斯寄來的明信片,上面寫著:『親愛的史坦小姐,我完全了解你的感受,事實上,我也這麼覺得。』然後,他給了她全班最高分。」[3] 同樣地,葛楚對老師極為崇拜。她曾自問:「日子值得過下去嗎?」接著自答:「我會說一千遍,是的,只要世界還有詹姆斯教授如此偉大的靈魂。」[4]

畢業後,葛楚在詹姆斯教授的極力推薦下,進入全美首屈一指的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但彼時醫學院風氣保守,女學生不事烹飪刺繡,附庸風雅地學詩歌藝術,而跑到科學領域和男性競爭,明顯的「非我族類,其心可議」,因而常遭人指指點點。尤其,葛楚・史坦不拘小節的行事風格,中性化的穿著(甚至不戴胸罩),以及日益明顯的同性戀傾向,更讓她受到排擠。她終於輟學,離開了霍普金斯。隨後離開美國,到歐洲與李奧會合。

1903年秋天,兩兄妹移居巴黎。隔年,麥可和妻子莎拉在李奧與葛楚的催促之下,也搬來巴黎定居。兩家就在轉角不遠處。

[1] 自17世紀創校以來,哈佛大學只招收男生。經過多年的爭取,哈佛在1879年成立拉德克利夫學院(Radcliffe College),讓優秀的女性就讀。1999年,拉德克利夫學院已完全併入哈佛大學,而現址改為拉德克利夫高級研究中心(Radcliff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2] 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1842-1910),美國心理學家、哲學家。重要的著作有:《心理學原理》(The Principle of Psychology)、《宗教經驗之種種》(The Varieties of Religious Experience)、《實用主義》(Pragmatism)等等。

[3] Gertrude Stein (1933). The Autobiography of Alice B. Toklas (p.79). Vintage Books.

[4] Alice P. Albright (Feb 18, 1958). Gertrude Stein at Radcliffe: Most Brilliant Women Student, The Harvard Crimson Newspaper.。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