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異像生成(九) 綜合立體主義】

畢卡索看到布拉克的實驗以後,隨即跟著運用。從此,綜合不同媒材的拼貼繪畫作品,將立體派從「分析型立體主義」邁入「綜合立體主義」(法:Le
cubisme synthétique / 英:Synthetic Cubism )。

有藤椅的靜物(法:Nature morte à la chaise cannée / 英:Still Life with Chair Caning) 畢卡索(Pablo Picasso)繩材、油布與油畫的綜合拼貼作品 1912, 29 cm x 37 cm 巴黎 畢卡索美術館 (Musée Picasso, Paris)

在《有藤椅的靜物》中,正上方擺著是個玻璃酒杯,因為是模擬玻璃透明的材質,它的形狀不易辨識,需要來回幾次觀看才能掌握。杯身是鬱金香形狀的葡萄酒杯,正下方是粗的白色杯柱,其下半圓形的是底盤。

在杯身右方,呈木色長方形的,是刀的握柄;在握柄與玻璃杯身之間的梯形物,是刀片。緊鄰刀子下端的是圓形檸檬切片。接著下方有個歪斜的「4」字樣和三片花瓣形狀的,判是折疊的餐巾布。杯身左側,指向11點方向的管子,是煙斗。斗大的「JOU」字樣,是法文「報紙」(Journal)的前三個字母,與「JOU」重疊的四邊形和折起的三角形,就是報紙。至於藤椅的圖案,是畢卡索在一塊油布上畫的,再拼貼到這張畫布上。而圍起整個作品的粗麻繩,應該是象徵咖啡桌邊緣的籐編。

看到這裡,我們不免納悶拼湊糊貼的意義為何?該不會只是故佈疑陣,玩起作弄玄虛的把戲吧?

如果延續立體派對於物體與空間互動的思維,我們或能找到合理的解釋。

首先,桌子為什麼是橢圓形,而非一般的正圓形呢?如果,我們從咖啡桌旁站起來,離開幾公尺後,再往咖啡桌看,就會發現桌子的圓形變成扭曲的橢圓形。其次,巴黎露天咖啡座常見的藤椅,怎麼會搬到桌面上?我推測有兩種可能:一是站在剛剛看到橢圓形桌的位置時,籐椅背部正與玻璃桌面重疊;另一是透過玻璃桌面,看到桌下靠攏的籐椅。

畢卡索從布拉克那裡學來的糊貼作畫,不只是把玩巴黎露天咖啡座的桌景,重複一閃即逝的殘留印象,充作此畫的主題。他的野心不僅於此。畢卡索使用的油布,是廉價餐廳用來鋪桌面,或機械商用來裝械具的包材;此外,模擬籐編代表勞力的繩索取代了文氣厚重的木框。畢卡索運用這些粗劣的媒材,意在顛覆布爾喬亞講究的細緻質材與優美形式,他運用更自由的媒材組合,讓藝術走出中上階級的品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