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異像生成(八) 布拉克再次超前】

隨著分析型立體主義的快速發展,畫面日趨抽象破碎,到了繁瑣難解甚至惱人的境地。如果作品形式與內涵,難以引起共鳴,那麼無論各界集結的聲勢如何浩大,終將無以為繼。此時,布拉克又另闢他徑,為立體派再創生機。

1912年夏天,布拉克和畢卡索一道去普羅旺斯作畫。有一天,布拉克路過亞維儂附近的商店,瞥見櫥窗裡的仿木紋紙,喚起他自幼學習父親經營的粉刷、裝潢、裝飾等記憶,因而引發新的創作想法。他暫時不動聲色,想等畢卡索回巴黎處理搬家事宜時,才動手實驗。

水果盤和玻璃杯(法:Compotier et verre / 英:Fruit Dish and Glass) 布拉克(Georges Braque) 結合炭筆及綜合媒材之糊貼作品 1912, 62.9 cm x 45.7 cm私人收藏[1]

布拉克在一張素面的紙上,左右黏貼直條狀仿木紋壁紙,然後畫上豎直的平行黑線。畫的右上方和左下方,分別寫了酒吧(BAR)和麥芽啤酒(ALE)的字樣,代表這幅畫的環境為酒館的意思。畫的中央上半部,有個巨型漏斗狀玻璃杯身,裡面裝著葡萄和其他水果。杯身下方的兩條黑線是杯柱,而杯的底盤則環繞在杯柱左方,像半個貝果的圈。

弔詭的是,這個像貝果的圈,也可能是個盤子,上面擺著反白造型的水果,與玻璃杯中的水果重疊。在杯子的右側,可能是燭台,或小高腳杯、小花瓶之類的器物。畫面底部的木紋上有個鈕把,若非象徵餐廳的門,就是餐桌下的抽屜。

如果我們再仔細一點看,會發現畫面的處理不那麼「精細」,譬如:右上方有塊補白的印記,仿木紋紙上也有些錯線、油漬。布拉克這麼做,是為簡化的素描、意象符號、與拼貼起來的畫,增添主題的現實感。

他運用不同的材質拼貼,以炭筆作畫的作品型態,稱為紙材糊貼( Papier collé)。

這個看來不怎麼起眼的「拼貼」作品,其嚴肅的意涵在於延續立體主義對於物體與空間的互動,做了更具體、寫實的呈現,亦即:在不經意地想到「酒館」一詞的片刻,布拉克的《水果盤和玻璃杯》,把他對於酒館片段的記憶,漂流的意識,巧妙地截取拼貼在這個「作品」上,它再也不是傳統定義的繪畫!從此,綜合不同媒材的拼貼繪畫作品,將立體派從「分析型立體主義」邁入「綜合立體主義」(法:Le cubisme synthétique / 英:Synthetic Cubism )。

[1] 收藏人為Leolard Lauder(1933-),雅詩蘭黛(Estée Lauder)的第二代傳人,他於2013年立下遺囑,死後將其81幅立體派作品(包括畢卡索、布拉克等人在內),捐給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