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異像生成(四) 塞尚的啟示】

《亞維儂少女》給人的初步印象,無非是擠在扭曲的破碎空間裡的幾何化人體。這種不易一目了然且不夠明快流暢的構圖,必須透過塞尚的啟示來理解。

從秋季沙龍登場之始,塞尚的作品就沒缺席過,普遍受到年輕藝術家的重視。塞尚在1906年逝世後,他的書信流傳開來,其中有關「羅浮宮是我們學習閱讀的一本書。但是,我們不能只是滿足於沿襲前輩畫家的優美畫法。為了研究優美的自然(萬物),我們必須從中學習,努力使心靈得到自由,依據我們個人特質來表現自我。經過時間和反省,我們漸漸地修正眼睛所看到的東西,最後我們終於能夠理解。」 的名言,影響著一心一意創造獨特藝術的畢卡索。

他深刻了解到,塞尚不受限於前人的典範技巧,不安於現狀的觀察方法,讓塞尚成為最具有原創力的畫家。

在《亞維儂少女》中,他實踐塞尚「藉由圓柱形、球形和角錐形來處理自然(萬物),將所有事物或平面的每個面向都適當地呈現出來」 的啟示,畢卡索將女人的身體,簡化為幾何元素,可視為塞尚《婦人與咖啡壺》的幾何延伸。

婦人與咖啡壺(法:La Femme à la cafetière / 英:Woman with a Coffeepot)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95, 130.5 cm x 96.5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而畫面最左邊,女性推開褐色布帘,如同撐開層疊厚重的空間,可說是借鏡塞尚《穿紅背心男孩》對於布帘的畫法。

穿紅背心男孩(法:Le Garçon au gilet rouge / 英: The Boy in a Red Waistcoat)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1888-1890, 89.5 cm × 72.4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亞維儂少女》畫面底部中央,一張銳角的桌子上,擺著酪梨、葡萄、瓜類等水果。有一種說法,稱桌上的水果靜物,是象徵陽具的意象,而它指涉的方向,代表顧客(觀者)的選擇。其實,這說法是否為真,無關宏旨。性的隱喻巧妙,本就在若有似無之中。

重要的是,桌子銳角朝向的兩個女人,看似位置與其他同伴並列站立,但從這兩人盤手於後腦,腳裹著床單的姿態來看,他們應是躺臥在床!這種扭曲視覺的做法,顯然是參考了塞尚突破古典的透視法,在畫布上對同一空間所展現的多重視角。

亞維儂少女(法: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 英:The Young Ladies of Avignon) 畢卡索(Pablo Picasso)油畫 1907, 243.9 cm × 233.7 cm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