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卡索異像生成(一)解開亞維儂少女的序幕】

在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的系電影《鐵達尼號》,有一段關於畫的情節。蘿絲登上鐵達尼號,進入奢華套房後,她的目光掃過勃根地紅的壁櫃,綴飾著金色花紋的客廳後,臉上露出不甚滿意的表情,似乎還缺了什麼。她差遣女僕打開行李,嚷著要一幅「有很多人物的畫」。

找到之後,她陶醉地端在手中欣賞。未婚夫卡爾進到房間,不解也不屑地看著這一幕,喃喃自語道:「什麼畢卡索的,他混不出什麼名堂的⋯⋯還好這些畫很便宜!」蘿絲則駁斥:「這正是我們品味不同之處。」這幅讓蘿絲自鳴得意的收藏,是《亞維儂少女》。在許多史家眼中,它是二十世紀第一幅現代繪畫,也是畢卡索一生最重要的作品。

亞維儂少女(法: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 英:The Young Ladies of Avignon) 畢卡索(Pablo Picasso)油畫 1907,  243.9 cm × 233.7 cm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從事件發生的序列來看,《亞維儂少女》創作於1907年,鐵達尼號的初航在1912年。詹姆斯・卡麥隆虛構的電影情節,似乎符合事件發生的序列。然而,故事的情節與史實相距甚遠。《亞維儂少女》完成後,一直擱在畢卡索的畫室裡,僅有來訪的好友看過。到了1916年,這幅畫才在薩爾蒙籌辦的畫展上公開露出。蘿絲不僅不可能擁有這件珍品,連複製畫的都不可能。

這幅畫的主題原為《亞維儂妓院》(Le Bordel d’Avignon),但薩爾蒙覺得過於粗俗挑釁,建議改名《亞維儂少女》。亞維儂指的不是法國普羅旺斯的歷史古城,而是巴塞隆納一間妓院所在的街名,《亞維儂少女》畫的是妓女列隊誘惑顧客的景象。

有關《亞維儂少女》的介紹或評論,可謂盈篇累牘;而有關畢卡索的傳記著述中,這幅粗礪鬼魅的畫,總占據最大的篇幅。有評論家博覽跨領域學說,稱謂此畫受到當代科學與物理演變的影響;亦有以史家的精神,對作品的意涵做縱貫古今歷史的串接,視之為人類發展史上的空谷跫音。然而,過度解析演繹的結果,常令人感到龐雜紛亂,不免有牽強附會的嫌疑。反過來說,《亞維儂少女》的確充滿實驗精神,是十九、二十世紀繪畫藝術的重要分水嶺,若欲言簡意該地交代,也確實太過輕挑草率。

我認為,從畢卡索對馬諦斯的叫陣較勁,誓言爭奪藝術霸權的動機著手,是解開《亞維儂少女》密碼的通關捷徑。

在有了心上人,並結交一批以他為核心的朋友後,畢卡索的畫進入溫馨的「玫瑰時期」。然而,當他看過馬諦斯的《生之喜悅》,內心感到惶恐莫名。他自忖不能再迎合市場,繼續畫馬戲團丑角之類的暢銷主題。他必須潛心思考,如何產生革命性概念的繪畫藝術。從此,他作畫的時間愈來越長,也不再那麼漫無邊際地和死黨攪和了。葛楚了解狀況後,出資幫他在洗衣舫租了一間獨立畫室,讓他把工作和生活的環境區隔開來,更能專心做畫。不過,這也為畢卡索另闢一處偷情的掩護所。此後,畢卡索的畫脫離「玫瑰時期」,進入「前立體主義」(Proto-Cubism, 1906~1910)時期。

發佈留言